宗教

我国是拥有多元宗教信仰和深厚宗教传统的国家。建国60多年以来,我国的宗教政策经历了风风雨雨,有过不少经验和教训。新中国成立后,“无神论”成为国家主流意识形态,[1]随着上世纪下半叶以来的全球宗教复兴,中国宗教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迅猛发展态势,使我国的宗教生活出现了“大起大落”的变化格局。[2]尽管我国宗教政策根据宗教的发展趋势作出了种种相应的甚至是重大的调整,但其实质仍然坚持了中国共产党一贯的原则立场和基本路线,呈现出特有的规律性变化。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宗教工作创新推进,宗教领域持续保持稳定向好态势。在这一过程中,党的宗教政策发挥了关键作用。

对于我国的宗教政策,国内外有种种不同的解读。本文选择统战和安全的双重视角,试图揭示建国以来我国宗教政策演变的内在逻辑,并为我国宗教政策的制定提供某种理论思路。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宗教工作创新推进,宗教领域持续保持稳定向好态势。在这一过程中,党的宗教政策发挥了关键作用。

一、我国宗教政策两条主线的形成

党的宗教政策的历史演进

宗教一直在我国的国家安全考量中占据重要地位,或者说长期以来被安全化。在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由于与西方帝国主义、国民党政权和其他“封建反动势力”在组织上、思想上、经济上和人事关系上的密切联系,更由于朝鲜战争爆发后我国国际安全形势的恶化,未经改造的各种宗教势力基本上均被视为异己力量。不仅如此,建国初期的马克思主义政治意识形态把宗教置于落后甚至对立的地位,这也强化了宗教问题安全化的认知和实践。解放初期,教会主权归属问题在基督教和天主教方面尤为突出。[3]教权问题说到底就是主权问题,解决教权归属问题自然成为新政权的一项主要安全考量。

自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宗教政策可大致分为4个阶段,即政策恢复期(1978-1990年)、政策确立期(1991-2004年)、政策拓展期(2005-2011年)和政策创新期。以上4段分期并无明显的政策转向,总体上都隶属于拨乱反正以来的政策重建和深化。每个阶段均有标志性的政策文献和核心政策内涵,呈现出各自的特点。

长期以来,党的建设、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被誉为党的“三大法宝”,其中,党的建设是对内(体制内)方针,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是对外(体制外)战略。与武装斗争强调“硬实力”不同,统一战线更多体现的是党的“软实力”。中国共产党在其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团结了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为各个阶段的革命事业服务,逐步形成中国共产党宗教政策中的“统战传统”或“统战主线”,建国初期的《共同纲领》确认了党的宗教政策为我国的基本国策之一,明确将宗教界人士定性为新中国爱国统一战线的对象,在某种程度上以“统战”方式确立了宗教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应有的合法地位。[4]

第一阶段,宗教政策恢复期(1978-1990年)。这一时期的重要政策文献是1978年中共中央转发中央统战部的《关于当前宗教工作中急需解决的两个政策性问题的请示报告》以及1982年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关于当前宗教工作中急需解决的两个政策性问题的请示报告》指出,认真、全面地贯彻执行宪法所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加强对宗教活动的管理。其核心是拨乱反正,恢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是中国宗教政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奠基石,既是新时期宗教政策的新起点,也是新时期宗教理论的新创造。它总结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宗教工作正反两个方面的历史经验,指明了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是党对宗教问题的基本政策。这是一项长期的政策,是一直要贯彻执行到将来宗教自然消亡的时候为止的政策。它阐明了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一定阶段的历史现象的一般规律和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特点,论述了解决宗教问题唯一正确的根本途径,即只能在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下,通过社会主义的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事业的逐步发展,通过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逐步发展,逐步地消除宗教得以存在的社会根源和认识根源。这一时期宗教工作的重点是,平反宗教界的冤假错案,恢复宗教活动场所,恢复和建设宗教团体,建立健全宗教工作机构。

20世纪50年代初,在各宗教内开展了表现形式不一的“宗教控诉”、“宗教革新”、“民主改造”和“社会主义教育”等政治性运动后,执政党以尊重宗教信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为主线的宗教政策得以确立,并且在此后的长期实践中得到加强和完善。然而,反对帝国主义利用宗教侵华、取缔和镇压反动会道门、废除宗教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揭露和打击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防止外来宗教势力渗透、打击三股势力(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恐怖主义)以及四个维护(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5]等斗争实践和政策目标,构成了执政党宗教政策的另一条主线,而防止外来宗教渗透、打击三股势力和“四个维护”业已成为近几十年来我国政府在宗教安全领域的基本方针。[6]上述中国共产党宗教政策的两条主线(即统战主线和安全主线)相辅相成互为表里,成为解读党和政府宗教政策缺一不可的两大路径。[7]

第二阶段,宗教政策确立期(1991-2004年)。这一时期的主要政策文献是199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1993年江泽民同志在全国统战工作会议的讲话、1994年国务院发布的《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2001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形成的《论宗教问题》、2002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2004年国务院发布的《宗教事务条例》。1993年全国统战工作会议的重要成果是提出了宗教政策的3句话,即一是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二是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三是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2001年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将“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与1993年的3句话并列,形成了宗教工作的4句话。2002年十六大报告完整地表述了4句话,自此形成了现在宗教政策的4句话。2004年通过的《宗教事务条例》是我国第一部宗教方面的综合性行政法规,是对1994年《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的进一步完善,标志着中国宗教政策的制度框架形成。这一阶段的宗教领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境外敌对势力不断对我进行渗透和破坏活动;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也利用宗教破坏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少数敌对分子同我们争夺寺观教堂领导权;有的非法开办经文学校、修院、神学院,同我们争夺青少年;有的寺庙恢复了被废除的宗教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在对待宗教问题上,也存在着两种不正确的认识:一种是简单地把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区别等同于政治上的对立,甚至把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视为异己力量,对宗教采取简单粗暴的态度;另一种是忽视宗教对社会的消极影响,放弃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和对宗教人士的教育引导。有鉴于此,1991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和2002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强调了我国宗教的社会作用仍然具有两重性,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我们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要大力加强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的团结,把他们的力量凝聚到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目标上来。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是为了使宗教活动纳入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范围,不是去干预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宗教团体的内部事务。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是指政府根据宪法和有关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对宗教方面涉及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关系和行为以及社会公共活动涉及宗教界权益的关系和行为的行政管理。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要旨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犯罪。同时指出,妥善处理与民族、宗教有关的突发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避免把发生在不同民族之间的矛盾和纠纷都归结为民族、宗教问题。要把由某一宗教因素引发的事件同这一宗教本身严格区别开来,把借宗教问题制造事端的极少数人与多数信教群众严格区别开来。这一阶段宗教工作的重点是,针对宗教领域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加强了宗教法制建设,加强了宗教事务管理,加强了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

与上述宗教政策相对应的,就是长期以来国内政学两界关于我国宗教政策的论述。与安全主线和统战主线相对应,宗教政策(对策)研究领域相继出现了“鸦片论”、“迷信论”、“稳定论”以及“反渗透论”等“宗教安全”主张,尤其在处理具有西方背景的基督宗教方面。“反宗教渗透”至今仍为讨论宗教问题的基调之一,围绕宗教渗透的种种关于宗教与国家安全的论述构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反渗透学”,[8]取代了“鸦片论”等主张而成为国家宗教政策领域的标准话语。在另一方面,“协调论”、“适应论”以及“和谐论”等“宗教统战”主张也相继提出,反映在先后出台的政府有关宗教政策和重要文献中。这些“宗教统战”的主张,是党的统战政策在宗教领域的运用,即把爱国和社会主义国家建设作为“最低公分母”或“最低纲领”,在充分保障宪法规定的宗教自由的前提下,来争取和团结广大信教群众,把无神论者与信仰有神论的教会和信众紧密连接在一起,为社会主义社会建设和祖国统一大业等国家的基本利益而共同奋斗。[9]

第三阶段,政策拓展期(2005-2011年)。这一阶段的重要政策文献是2006年全国统战工作会议讲话、2006年十六届六中全会决议、2007年十七大报告、2007年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讲话。在2006年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胡锦涛同志指出,要正确认识和处理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把统一战线建设成为坚持以人为本、具有强大凝聚力的统一战线,具有空前广泛性和巨大包容性的统一战线。胡锦涛同志的讲话第一次将“宗教关系”提升为影响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五大关系之一。2006年十六届六中全会指出,加强信教群众同不信教群众、信仰不同宗教群众的团结,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2007年十七大报告要求,全国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十七大通过的新《党章》也指出,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团结信教群众为经济社会发展作贡献。2007年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主题为“当前世界宗教和加强中国宗教工作”,胡锦涛指出,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全面认识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将长期存在的客观现实,全面认识宗教问题和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等方面因素相交织的复杂状况,全面认识宗教因素在人民内部矛盾中的特殊地位,努力探索和掌握宗教自身的规律,不断提高宗教工作水平。这一阶段的宗教法制继续完善,出台了一系列宗教行政法规,包括:2005年4月《宗教活动场所设立审批和登记办法》、2006年6月《中国穆斯林出国朝觐报名排队办法》、2006年12月《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办法》《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任职备案办法》《宗教事务方面部分行政许可项目实施细则》、2007年7月《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2007年8月《宗教院校设立办法》、2010年1月《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办法》、2010年10月《藏传佛教寺庙管理办法》。这一阶段宗教工作的重点是,初步形成宗教法律法规体系,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水平迈上了新台阶;宗教的积极作用得到了充分发挥,宗教慈善事业有了新的发展,宗教对外交往工作不断加强。

二、中国宗教政策“两条主线”的互动及其演变

第四阶段,政策创新期。这一阶段的重要政策文献是2012年十八大报告、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7年十九大报告、2017年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十八大报告指出,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十八大报告承接了十七大报告关于宗教工作的论述。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提出,处理宗教问题的基本原则就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指出,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必须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必须辩证看待宗教的社会作用,必须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作用,引导宗教努力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服务。2016年4月,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指出,宗教问题始终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的重大问题,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关系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关系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出发点和落脚点是要最大限度把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团结起来。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要引导信教群众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维护中华民族大团结,服从服务于国家最高利益和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文化,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自觉接受国家依法管理;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2017年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2017年通过的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修订主要着眼6个方面:“两维护”“两明确”“两规范”。两维护,即维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界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和谐。两明确,即明确宗教活动场所法人资格和宗教财产权属、明确遏制宗教商业化倾向。两规范,即规范宗教界财务管理、规范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这一阶段宗教行政法规进一步细化完善,出台了2012年11月《宗教院校教师资格认定和职称评审聘任办法》《宗教院校学位授予办法》、2015年7月《藏传佛教学衔授予办法》等法规。同时,针对具体问题,国家宗教事务局出台了相关的规范性文件,如《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宗教临时活动地点审批管理办法》、《全国殡葬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行动方案》。这一阶段的突出特点是,宗教理论有了重大创新,宗教工作法治化取得了历史性进展,宗教工作进入新时代。

国家安全是任何国家生存和发展的前提,也是任何国家制定其政策的首要关切,维护包括宗教安全在内的国家安全是我国统筹一切工作的准绳。[10]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包括广大信教群众在内的力量为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和经济发展目标服务,则是我党进行各项工作的基本和一贯的立场,尤其为当前我国国家建设的既定战略目标。显然,宗教安全和宗教统战是党和政府宗教政策和工作的两项主要考量。对任何国家而言,再没有什么比主权安全更重要的事了,并且再也没有比经济繁荣和社会昌盛更关键的治理目标了。宗教安全与宗教统战路径虽异,但目标相同。不过,在建国60多年的历程中,宗教安全与宗教统战工作之间的关系并不总是被处理得十分顺畅和平衡的。在国内外政治大环境影响下,两条路线的发展此消彼长,不同历史阶段的宗教政策也因此呈现出种种差异,甚至是重大的差异,对中国的宗教发展产生了显著不同的影响。

党的宗教政策的创新

(一)宗教安全线和统战线的形成期(1949-1957)

党的宗教政策的历史既有延续性、继承性和稳定性,也有创新性。就政策主旨而言,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是中国共产党在宗教政策上的核心主张。而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宗教政策不断丰富和完善,在政策的基本价值、基本目标、基本方向、基本原则、基本途径等多个方面,均有新论述、新思想、新举措、新创造。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