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且说蒋爷问邢如龙、邢如虎,早看出那番意思来了。蒋爷说:“你们二位不必着急,咱们大家认真探访就是了。”众人点头答应。蒋爷告诉韩节、杜顺,那一厅二州十四县差人到来时节,你们就告诉明白他们一个月限期,大家认真探访。说毕,蒋爷拉着展南侠,到展爷屋中。各人单有各人的屋子,邢家弟兄在东跨院住,王、马、张、赵住东屋,冯渊住耳房。蒋、展一走,大家散去。

到了展爷屋中,蒋爷说:“展贤弟,你看出点意思没有?”展爷说:“没看出来,四哥你看出点缘故没有?”蒋爷说:“看出来了,就是邢家弟兄。”展爷说:“可别血口喷人哪。”蒋爷说:“我到后头听听,他们背后什么言语,你在这里等着,听我的回信。”蒋爷就到了东院。邢家弟兄住的屋子,是个大后窗门。蒋爷就在后窗户那里,侧耳一听。邢如龙说:“蒋老爷问你时节,你怎么变颜变色的?我只怕你说出来。”邢如虎说:“依我的主意,不如说出来好哇。”邢如龙说:“胡说!你不想想,他是咱们的什么人?咱们若说出来,把咱们钉镣收监,还不定把咱们剐了呢?”邢如虎说:“他是要咱们的命呢。小五义要在城里头,拿他还算什么!要是那时候将他拿住,相爷升堂一审,他看见咱们在两旁站着,他一恨,还不拉扯咱们哪?”邢如龙说:“审他的时节,咱们不会躲躲,总是不说为是。”蒋爷一扭身子,来到南侠屋里,把邢家弟兄所说之后,学了一遍。展爷吩咐家人,把邢家二位老爷请来。家人答应,去不多时,就把邢如龙、邢如虎二人请到,蒋爷说:“二位请坐。”邢如龙说:“不敢,有二位大人在此。”蒋爷说:“咱们这差使,就是一台戏。谁是大人,谁是小人?你们往上再升一步,咱们就是一样。这私下,就是自己哥们。我请你们二位问问,你们懂得当差的规矩不懂?你们这差使,应办什么事情?”二人说:“不知,在大人跟前领教。”蒋爷说:“应当捕盗拿贼。大内这个贼可说是要紧案子,一个月拿不住,天子一怒,相爷要罢职。相爷就答应咱们了么?咱们的官职,焉能还在?我怕二位不懂,但是能够知道贼的一点影儿,可是说出来为妙,要是知道不说,日后查出,可是罪上加罪。若要是至亲至友,一家当户,不怕就是亲手足,亲叔伯父子,若要先说出来,可免自己无祸。我怕你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当时害怕,隐匿不说。若要拿住贼的时节,叫他拉扯出来,那时谁也救不了谁!”邢如虎说:“哥哥你可听见了没有?”如龙说:“我听见了,这可怎么好哪?”如虎说:“咱们说了罢,该怎样,怎样就截了。”蒋爷说:“这不对了吗?你们二位要有什么罪名,我与展老爷要教你们担一点罪名,叫我不得善终,这你还不敢说么?”二人一齐说道:“我们说将出来,这个罪名不小。实对你们二位大人说罢,这个人姓晏叫晏飞,外号叫竹影儿,又叫白菊花。”展爷说:“他是晏子托之子,陈州人,对与不对?”邢如龙说:“对。”蒋爷说:“你们慢慢的说来。”邢如龙说:“这个人是我们师兄,我们师兄弟共是四个人,他是大爷。我二师兄,有个外号叫神弹子活张仙郑天惠,陕西人。连我们哥俩共是四个。我们虽是师兄弟,与仇人一样。”蒋爷说:“你们不用先推干净,没你们事情还不好么?”邢如虎说:“不是我们推干净,提起来话就长了。我们师傅是鹅峰堡的人,姓纪叫纪强,外号人称银须铁臂苍龙。我有个师妹,叫纪赛花,一家就是三口。我们师傅收了他,把自己平生武艺一点没剩教与他,他方肯养活我们师傅一家三口。我们师傅后来又收了我们三个,他不许师傅教给我们本事,怕我们学会了,压下他去。我们师傅一生,就是耳软,不敢教给我们本事了。若不听他的言语,怕他不给银子,一家三口难以度日。又皆因我们师傅双目失明。我们有个师叔,是扬州人氏,外号人称花刀纪采。头年来师傅家里拜寿,见着我们三个徒弟,问我们学会了什么本事,我们说任什么不会,就嘱咐我们好好的学本事。到第二年,又来拜寿,又问我们,仍是任什么不会,皆因多吃了几杯酒,与我们师傅闹起来了。一赌气,把我们三个人带往扬州去了。我们三个人的本事,都是跟师叔练出来的。教我们二师兄暗器,打弹子。我们两个人太笨,教给我打八步电光锤,我们始终不会。这就是我们师兄弟是仇人的意思,这是已往从前的言语,该我们什么罪名,求大人施恩。”蒋爷说:“你们休提罪名二字,儿作儿当,爷作爷当,何况是你们师兄,更不干你二人之事。”蒋爷又问:“这白菊花到底有什么本事?”邢如龙说:“他的本事,可算无比。头一件,有一口紫电宝剑,切金断玉,兵刃削上就折;双手会打镖,百发百中;会水,海河湖江 ,在里面能睁眼识物。”蒋爷说:“现在哪里居住?”邢如龙说:“在徐州府管辖,地名叫潞安山琵琶峪。山后有一湖,名曰飘沿湖。”蒋爷说:“只要有了他的准窝巢,就好办了。”邢如龙说:“还有一件,若要拿他,至潞安山琵琶峪,找姓晏的不行。”蒋爷说:“改了姓了?”邢如龙说:“他早就改了姓了,他姓他外婆家那个姓,复姓尉迟,单名一个良字,就在琵琶峪里,起造了一座庄户,连庄客都是他自己招来的。人家也都不知他细底,都称他叫尉迟大官人。都知道他上辈作官。他出去作一趟买卖,满载而归。他对人家说:山南海北,山东山西,全有他的大买卖,他去算帐去了,人就信以为实。他又拿着钱不当事,乡下人见不得有点好,所有他们那些庄客,无不敬重他。要拿他时节,千万别打草惊蛇。”蒋爷听毕说:“那事我自有主意。你们二位说出了他的住处行迹,还算一个头功,跟着我们见相爷去。”邢家兄弟点头。展爷、蒋爷、邢家弟兄,全到里面见相爷。至书房,先叫包兴回将进去。说:“请。”展、蒋、邢家弟兄到里面,与相爷行礼。蒋爷将邢如龙说的话对相爷说了一遍。邢校尉过来,与相爷行礼请罪。包公摆手:“二校尉何罪之有,如今说出贼人的窝巢,本阁还要记你们二人大功一次。”二人谢过相爷,垂手在两边侍立。包公着派南侠、蒋爷,上潞安山捉拿贼寇,所带什么人,任他们自己挑选。蒋爷说:“回禀相爷,卑职带定邢校尉、冯校尉,数十名马快班头,讨相爷一角公文,到那里见机而作。”包公教二位护卫到外面自己挑选班头。蒋、展二人答应一声,四人出来,叫班头韩节、杜顺挑选了十二名都是年轻力壮的差人。蒋爷又问韩节、杜顺,开封所属一厅二州十四县的班头,可曾到来。韩节、杜顺说:“回禀大人得知,自从大人吩咐衙役之后,他们一厅二州十四县,马快班头俱都到此处听差。长班告诉他们,也无论远近,他们自己与自己州县送信。”蒋爷说:“这就是了。”仍回校尉所。

忽然见帘儿一启,从外头进来两个人。蒋爷一看,是张龙、赵虎。原来赵虎贪功,他知道蒋爷奉相谕上潞安山,对张龙说:“三哥,你看见没有,如今这官多少好作!先前卢、徐、蒋他们倒还钻山扒杆,下河拿蛤蚂,这如今倒好啦,行刺的也作了官了。现在你我看守御刑这些年,咱们这校尉就老了。如今他们新收了当差使的,这一趟又是好事,这一去焉有不把白菊花拿来的哪,这一拿住白菊花,所去之人准是加级记录。”张三爷说:“人家本事比咱们强。”赵虎说:“咱们也不甚弱,见相爷讨差,叫他们将就着点,咱们沾他们一个光儿罢。论拿呀,你我如何拿得住,总得是他们拿住,进京见相爷,递折本时节不能说没有咱们两个人。”张三爷无奈,被赵虎拉着见相爷。赵虎讨差,包公明镜,知道他两个人无能,又料着有展、蒋二位,绝不教他们吃苦。包公应允,故此二人出来,见四老爷回话。蒋爷见赵虎、张三爷进来,让二位落座。赵虎随说道:“相爷方才把我们两个人叫进来,吩咐我二人,说你们拿白菊花人太少,把我们两个人派出来,跟随你们二位听差。”蒋爷说:“此话当真?”老赵说:“谁还为这个撒谎。”蒋爷说:“我们的人足用,我见相爷问问去。”老赵一把将蒋爷揪住,说:“蒋爷不是那么回事情,是我们自己讨的差使。”蒋爷说:“这不结了。我这个人,一生就怕人与我撒谎。”又见公孙先生托定一角公文进来,大家迎接先生,让坐。先生说:“你们拿着这角公文,见徐州府知府。此人姓徐叫徐宽,是相爷门生,有什么事他好去办。”蒋爷把文书交 给展爷,吩咐外面备马。蒋爷、展爷、邢如龙、邢如虎、冯渊、张龙、赵虎,带定从人,由马号中备了十几匹马,把大众的东西扎在马上,告诉那十二名班头自己领盘费银两,教他们与首县祥符县要马去。王朝、马汉送将出来,说:“你们几位多辛苦罢,我们在京都耳听好消息。”众人一齐答言说:“托福!托福!”大众上马,往徐州府投文,拿白菊花。且听下回分解。

其他新闻
  • 第一次世界大战刚间,荷兰的女间谍玛塔·哈莉来到法国巴黎。这个舞蹈明星利用她那迷人的容貌、健美的身材和高明的手腕,很快就和一个名叫莫尔根的将军搞到了一起。 导读: 提起...
    2019-11-27
  • 巴里翁医生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子贤惠,孩子可爱,可他家的女仆奥尔茄不明个白地死了。他为了排除自身的嫌疑,凭着高明的医术,很快弄清了奥尔茄的死因:她的肠子里有一种像...
    2019-11-27
  • www68399.com皇家赌场, 300多年前的一天,意大利物理学家、天文家伽利略(1564—1642年)在威尼斯的一所大学里教书。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体温表已是非常普通的东西了,不仅医院广泛...
    2019-11-27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