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1. 今年的第一个台风来袭,刚好在礼拜天。 我心里还在担心换教室的事,窗外轰然作响的雷吓了我一跳。 窗外风雨交加、乌云密布,我心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校门口的相思树! 校门口附近有株相思树,传说中偶尔会掉下相思豆。 很多学生要走进学校上课前都会低头,不是因为对知识谦卑, 而是为了寻找是否有掉落的相思豆。 只可惜校门口总是人来人往,除了学生会进出外,还有附近的居民。 如果地上有相思豆,早就被捡光了。 我还没听说有哪个同学捡到这传说中的相思豆。 但现在不同,台风天又逢星期日,没有人会跑去捡相思豆。 而且外面狂风暴雨,应该会打落一些相思豆吧? 我立刻拿起伞,冲出家门,在风雨中摇摇晃晃来到校门口相思树下。 虽是下午两点左右,但四周一片昏暗,根本看不清。 刚刚太心急了,应该带着手电筒才对。 我在地上摸索着,树下一片狼籍,残红碎绿还有树枝。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雨伞也早开花,浑身都湿透了。 终于在落叶堆中找到一个半开的豆荚,掰开一看,有两颗豆子。 一颗通体红透,另一颗还带着一小点绿。 我得意万分,不禁仰天长笑,喉咙进了雨水也不管,反正四周没人。 我将这两颗相思豆包好,星期一早上带去学校。 我上学时很开心,边走边吃吃地笑,等红灯时也是。 虽然这东西没什么了不起,但据说女孩都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嘿,送你一样东西,昨天在校门口的相思树下捡的。』 「是相思豆耶,谢谢。告诉你哦,我有一条相思豆手链,垦丁买的。 豆子是饱满厚实的心型,颜色鲜红,而且豆子内圈又有心形曲线, 可谓内外双心、心心相印。人家都说相思豆质地坚硬,色泽红艳, 历久不褪,是永恒爱情的象征呢。」 看她的文字语气,应该是很兴奋,但我却丝毫没有兴奋的感觉。 她已经有条闪闪发亮的相思豆手链了,我竟然还送她一颗色泽暗红、 另一颗还未完全成熟的相思豆。 蠢啊,真是蠢。我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你的相思豆手链一定很漂亮。』 「再怎么漂亮,也比不上你送我的这两颗相思豆。」 『你不用安慰我。』 「安慰?为什么这么说?」 『没事。这个话题就到这里吧。』 「喂,我想起了一首诗。 笑问兰花何处生,兰花生处路难行。 争向鬓际插花朵,泥手赠来别有情。」 『我资质驽钝,不懂。』 「一般人会在花店买漂亮的兰花,并深情地将花插在女孩子鬓发上。 但有些笨蛋会亲自走了崎岖的山路去摘兰花,于是双手沾满污泥。 因为怕自己的手脏,便不敢把花插在女孩子的鬓发上,只能用沾满 污泥的手献上兰花。你在台风天里还特地到校门口为我捡来这两颗 豆子,虽然豆子不漂亮,但可贵的并不是豆子,是你的『泥手』。 我很感动,真的。还有,你没淋湿吧?」 看到这些文字时,我应该脸红了。 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写下: 『我只是台风天闲闲没事干,走到校门口刚好看到地上有两颗相思豆 而已。身上也不怎么湿,你别放在心上。』 「我会好好收藏这两颗相思豆。对了,相思树结的豆子不叫相思豆, 相思豆是孔雀树结的豆子。所以相思豆又叫孔雀子。」 『孔雀树结的豆子叫相思豆,那相思树结的豆子叫什么?』 「笨,当然叫孔雀豆呀。这叫易子而叫。」 『原来如此。』 「我随便说说你也信。我不知道相思树结的豆子叫什么。」 相思树结的豆子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捡了两颗相思豆送她。 而且她喜欢。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在台风天跑去捡相思豆的冲动; 也不知道原来校门口那棵树不叫相思树,而是孔雀树。 我只知道她是真的开心,而我也因她的开心而开心。 这种开心,比数学考一百分还开心。 我相信她一定会好好珍藏那两颗相思豆,因为她说她会。 她也说相思豆是永恒爱情的象征,但我和她都只是17岁的高中生, 「永恒」离我们太遥远;「爱情」对我们而言又太陌生。 我不由得感到好奇,我和她之间是友情?还是爱情? 而且,会永恒吗? 「明天就要开始期末考了。你猜猜我昨晚为你弹什么曲子? 是一首爱尔兰民谣,《Dannyboy》。 OhDannyboy,thepipes,thepipesarecalling Fromglentoglen,anddownthemountainside Thesummer'sgone,andalltheflowersaredying 'Tisyou,'tisyoumustgoandImustbide……」 噢,丹尼男孩,笛声正在召唤。 穿越山谷之间,到山的另一边。 夏天已经走远,花儿也已凋谢。 你必须要离开,而我只能等待。 她比我早一天期末考,让我略感惊讶; 但令我更惊讶的是,她曾说过不为我弹悲伤的曲子, 而《Dannyboy》在我听起来是首悲伤的曲子。 《Dannyboy》的旋律悠扬凄美,如果在寂静的夜里细细聆听, 很容易被歌词打动,甚至会有掉眼泪的冲动。 难道我和她对这首歌的认知不同? 虽然纳闷,虽然隐隐觉得不安,但期末考对学生而言太重要了。 所以我全部的心思还是放在期末考上,我认为她应该也是如此。 于是我在纸条写下: 『我明天才开始期末考,比你晚一天。我们都加油吧。』 然而当你在夏天来到草原上的时候回来, 或是在山谷一片寂静,且因雪而白头的时候回来。 不论在阳光下,或在阴影中,我都会在这里等你。 噢,丹尼男孩,我是多么爱你。 「期末考考完,你就升上高三了。就像你说过的,你即将进入地狱的 最下层。但我还是想提醒你,心不要让课本和参考书占满,在心里 留些空间给自己。」 只要一想到即将升上高三,整个人便觉得血脉贲张。 一旦升上高三,我想我一定随地随地都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 但眼前期末考这关得先过,暂时无暇想到其他。 想了一会后,我写下: 『嗯。我尽量。如果我开口闭口都是联考,也请你劝劝我。』 如果你回来时,花儿全都凋谢了。 而我已经死去,或许死得很安详。 你将会前来,找到我长眠的地方。 跪下来跟我说声再会。 「虽然这样说你可能会不高兴,不过我还是想说。在我心里,你就像 钻石一般闪亮,而我这个补校生却只像铁锈。所以你要加油,将来 一定会金榜题名。」 她用了JoanBaez的《DiamondsandRust》做比喻。 听过这首歌故事的我,不免觉得脸红心跳。 在我17年来的青涩岁月中,从未有过像现在这种心跳虽然加速, 但心却很柔软的感觉。 『不要看轻自己,别再把自己比成铁锈。你知道吗?其实在我心里, 你也像钻石一样,而且你的克拉数还比我多。』 我会倾听,即使你只是很轻柔的踩在我上面。 如果你没忘记低声跟我说你爱我, 我所有的梦将会更温馨而且甜蜜。 那么我会在平静中安息,直到你来到我身边。 「或许将来某天,你突然心血来潮想看看高中的你写些什么东西。 所以我把我们这段时间内所写的纸条,影印了一份给你。」 期末考最后一天,抽屉内的纸条这样写着。 而且纸条下面放了一叠纸,约有40张。 我拿起那叠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第一张纸左上角的空白处。 她写下: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擦肩而过。 我相信,我们前世一定回眸超过五百次。 所以我不要跟你道别、也不要跟你约定。 将来某天,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她大概忘了,我们从未见面,根本不需要「再」。 而且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即使将来有缘碰面甚至产生恋情, 但只要我们都没提及那段通纸条的往事, 谁晓得谁是谁? 我脑中背得滚瓜烂熟的数学公式,突然变得模糊。 我没时间细看,立刻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白纸,在纸上用力写下: 『我可以见你吗?』 字体比平常的字体大三倍。 钟声响了,考试要开始了,我却还呆坐着。 邻座同学摇了摇我肩膀,提醒我该把书包拿到外面走廊。 我站起身,发觉腿有些软,又颓然坐下。 在那瞬间,我觉得期末考一点都不重要,也没有意义。 考完试回家,照理说应该可以稍微喘息,因为明天放假。 但我无法喘息,呼吸更加急促。 我整夜播放《Dannyboy》当背景音乐,像着了魔似的。 我一张张细看那40张影印了我和她对话的纸,内心激动不曾平静。 看到涂黑的部分,那是「万一我们没有见面」的伪装,我开始悔恨。 根本不是万一啊,只要不把握,所有东西都会离开。 虽然已放假,虽然知道机会渺茫,我隔天一早还是跑进教室。 教室内空无一人,我走到座位缓缓坐下,低头一看, 抽屉内的纸条,只有『我可以见你吗?』,没有她的字迹。 我拿出笔,在纸上不断写着:『我可以见你吗?』 一遍又一遍,写在纸条上任一处空白。 纸条写满几乎看不见空白后,我停下笔,静静看着纸条。 我突然觉得整着世界在飘动、在摇晃。 然后从心底涌上一股浓烈的悲伤,源源不绝,几乎把我淹没。 我想,我应该哭了。 ※注: 《DannyBoy》的演唱版本太多,歌词也不尽相同。 附上DeclanGalbraith这个小男孩的演唱版本。


  母亲的房里有一床古琴,母亲只要有些闲暇,总会在古琴的旁边点燃一盘檀香,让那股淡淡的香烟,在那床暗红色的古琴上飘渺缭绕。檀香烟里浓郁的香气,会慢慢慢慢沉下去,最后全部沉入了那床古琴。于是,无论什么时候,母亲房间里那床古琴,总是散发出一股香气。
  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听母亲在屋子里弹琴,那犹如高山流水般“叮咚”的琴声,带着童年的我,在大海里听浪涛,在高山上闻松啸,在蓝天白云的大草原欣赏万马奔腾,在清风明月里仰望苍穹繁星点缀。不过母亲弹奏最多的曲子,还是《相思令》。
  我——连相思,是在母亲香薰古琴的古曲声中长大的女子。
  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在古琴熏陶下长大的我,似乎没有多少母亲大家闺秀的恬静、温柔、端庄的气质,反而有许许多多男孩子古灵精怪的淘气。每当我做出那些匪夷所思的行为时,母亲却只是含笑摇着头低语。我听不懂那些话的涵义,却发现母亲的明眸里含着泪滴。然后,就回到她的房间,隔了一会儿,她的房间传出了幽怨的琴声,总是那曲《相思令》。
  昨夜奏相思子,风雨恨无情。无奈韵生幽怨,唯恐梦中惊。
  岁岁翘首南庭,醉无眠、弦断悲声。可怜红豆谁家,阑珊玉颜凝。
  我在琴声里变得安宁起来,坐在她房间外面的台阶上,托起腮帮子,静静地听。我没有父亲,至少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二
  大约是两岁的时候,曾经吵着要“爸爸”。母亲抱着我走到古琴旁边,轻轻弹拨着琴弦,对我说:“宝贝,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大了,他就回来了。”
  二十年过去了,我已经长成了大姑娘,父亲还是不见踪影。这二十年里,我几乎再也没有在母亲面前提到过“父亲”两个字,那是因为在我十二岁那年,从母亲的房间里找到了关于“父亲”的秘密。
  那天我从学校回家,发现母亲不在家里,便走进了她的房间。我在那床香香的古琴旁边发现了两颗相思豆。这东西我认识,我家庭院里就长着一棵相思树。到了季节上面结满了豆荚,成熟以后那些豆荚会爆裂开,从里面滚出几粒黑红相间的豆子来,这就是相思豆。母亲曾经拉着我的手站在相思树下面背过一首唐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当她吟诵这首诗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泪水。
  我拿起相思豆很小心,因为母亲很认真地告诉我“千万不要随便触摸相思豆,它们是有毒的。”
  我在想,这两颗相思豆是不是和古琴相关,在古琴与相思豆的后面,应该就是母亲和父亲的故事吧?我很想在母亲屋子里再找到一些关于父亲的线索,结果在墙边那尊观音像的莲花宝座底下,找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英姿勃发的青年军人,那是一个国民党中校军官。我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他就是我的父亲。我把照片轻轻放回,退出了母亲的屋子,终于明白母亲缄口不提父亲的事。
  那是1960年。
  
  三
  转眼又是十年了,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那种形势下,谁又敢和海峡对岸沾上什么关系?幸好母亲的先见之明,早就把古琴和观音像一同藏进了天花板的隔层里。否则,我们家一定会和那床古琴一起遭遇灭顶之灾。只是,家里再也闻不到檀香熏琴的香味儿,听不见古琴悠扬的乐声了。伴随在母亲身边的,只剩下装在鹿皮口袋里的相思豆。
  母亲在这二十年里老了许多,似乎连神智都变得恍惚起来,总是看见她搬着一张藤椅,坐在那棵高大的相思树下面,手里捧着打开的鹿皮口袋,上面静静躺着两颗黑红相间的相思豆发呆。在一个宁静的月圆之夜,母亲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样,给身边的我,讲述了关于相思豆和古琴的故事……
  
  四
  欧阳平山小心翼翼地采撷下一个豆荚,然后两个孩子一起蹲在地上。欧阳平山轻轻剥开了那个黄绿色的豆荚,“啪”的一声,四粒红豆跳出来,滚到了花径铺着的鹅卵石缝隙里。
  “哎呦。红豆豆跑了。”小连翘尖声叫起来。
  “没关系,我们分头找。”
  两个孩子分头找起来。
  “欧阳哥哥,我找到一颗了。”连翘兴奋地大叫起来。
  “我也捡到了一颗。不是两颗。我已经捡到两颗相思豆。”欧阳平山也很开心地回答。
  “欧阳哥哥,你不许再找了,剩下一颗我来找。”连翘尖声细气的在那里撒娇。
  憨厚老实的欧阳平山,答应了一声,直起身子,眼睛却依旧在那些鹅卵石缝隙和路边的草丛里梭巡。突然,欧阳平山的眼睛一亮,那颗黑红双色的相思豆,就躺在一丛书带草的根部。
  他没有走过去,而是走到连翘身边去提示她。
  “连翘妹妹,你觉得它会不会滚到了那边草丛里?”
  欧阳平山故意用手指着相思豆躲藏的那丛书带草。
  小姑娘果然朝那里跑过去,接着发现了那颗相思豆,欢声叫起来:“欧阳哥哥,我也找到了第二颗。”
  欧阳平山憨憨傻笑着说:“好啊,好啊,咱们每个人都找到两粒。”
  两个孩子重新回到相思树下。
  欧阳平山把手里的两粒相思豆一起递给了连翘,说:“给你,连翘妹妹,四粒都给你。”
  连翘摇摇头,说:“不,我们一人保存两粒。”
  “他们是一家子兄弟姐妹,为什么要分开啊?”
  连翘却俏皮地眨眨眼睛,说:“暂时分开,以后会在一起。”
  欧阳平山懵懂地问:“为什么?”
  连翘突然抱住了欧阳平山的脸,亲了一口,然后天真地说:“等我长大就嫁给你,它们就会在一起了。一粒是我,一颗是你。”
  “还有两粒啊。”
  “那是我们的孩子。”
  欧阳平山的脸红了。
  “哎哟,我大小姐。欧阳少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找得大家好苦。”
  几个连府的使唤丫头,慌慌张张地找过来。
  “什么事啊?吴妈。”连翘若无其事地问着,随手将两粒相思豆收藏起来。
  “快跟我去书房吧。老爷到处差人找你。”
  欧阳平山也小心翼翼收好了相思豆,追问:“叔父什么事儿找连翘妹妹?”
  另外一个小丫头抢过去回答:“欧阳少爷,你跟我去前厅吧,欧阳大人在前面等你。”
  连翘不耐烦地问:“梅雪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府里乱哄哄的。父亲找我去书房,怎么不叫欧阳哥哥一起去?欧阳叔叔不在书房吗?为什么在前厅等欧阳哥哥?要带他去哪里?”
  梅雪忙陪着笑说:“我的连翘小姐,梅雪只是个欧阳府里跟着少爷的下人,真的不知道详情。是欧阳将军叫梅雪来找少爷的,将军刚刚从连大人的书房里出来,此刻在前厅等少爷回府的。”
  连翘虽是不满意,毕竟是个12岁的孩子,拗不过大人,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吴妈去了书房。欧阳平山则跟在梅雪后面朝前厅方向走去。
  连翘撅着嘴跟在吴妈后面走进父亲的书房。看见倒背双手在书房里踱步,知道定是父亲有心事了。
  看到这等情景,连忙走过去,说:“父亲,我来了。你看这是我和欧阳哥哥在庭院里采的,好看吗?两个颜色的果子。”
  连翘懂得用自己的方式来让父亲高兴。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连仲辅满腹新愁云消雾散了。他低下头,看见在连翘的小手心里,有两颗奇异的种子,半黑半红的相思子。
  连仲辅拿起其中一颗,仔细看看,发现这颗相思子的外壳非常完整,便放心了。
  他把相思子还给女儿,说:“连翘,你知道这是什么种子吗?”
  “知道,欧阳哥哥说,这是相思子。”
  “是的,这是相思子,又叫相思红豆。你要记住这种红豆的果仁是有毒的,毒性非常大,千万不能误食!就是把外面的壳弄破也不行。一旦发现壳子破损就马上丢掉它。明白吗?”连仲辅极认真地嘱咐女儿。
  连翘点点头,说:“我会很小心。我有两颗,欧阳哥哥也有两颗。我和欧阳哥哥说好啦,将来我们结婚,再生一对孩子。所以四粒相思子就是象征未来。”
  连翘天真地把自己的愿望告诉父亲。
  听了女儿这些话,反而让连仲辅沉思起来。他觉得是应该告诉孩子了。自从连翘出世,连仲辅就产生了让连家和欧阳家结成秦晋之好的打算。欧阳家和连家是世交,欧冶玉树和连仲辅是结义兄弟,今天,欧阳玉树带来了欧阳家祖传古琴作为聘礼,正式替自己的儿子来求婚了。如今国事艰难,中日两国之间的战事一触即发。一旦开战,国事难料,谁也说不清会是个什么局面。欧阳是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第90军军长,已经接到命令调防华北准备应变。他马上要携带妻儿北上,特地赶来辞行,同时带来了古琴为聘,也算是对后事留下个交代。兄弟二人刚才在书房,欧阳玉树弹琴,连仲辅高歌岳飞的“满江红”为他壮行。
  最后连仲辅端着一杯酒,深沉地说:“玉树兄,你此一行山高水远,国事艰难,日寇占我东北,窥视华北,中日大战随时爆发,望兄多多保重。”
  欧阳玉树接过酒杯,抓紧连仲辅的手,说:“仲辅老弟,你也要多多保重。你虽一介书生,却性格耿直,如今世道多变,千万不要太过执拗了。再有就是小儿平山与令千金的婚事算是定下了。孩子尚小再过几年,我亲送平儿来迎娶连翘。”
  连仲辅连连点头道:“一言为定,古琴为聘,你我兄弟亲定的婚事断不会变。”
  连翘见父亲一直在沉思,便上去拉住他的一只手摇起来。“父亲,你在想什么?”
  连仲辅回过神,笑笑说:“没有什么,父亲只是有件事要和你说明。”
  “父亲找连翘商量什么?请明示就是。”
  连仲辅看着连翘这副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心中很是欣慰,微笑着说:“是这样,今天你欧阳伯父亲自来给平山提亲了”
  连翘顿时小脸绯红,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低语:“连翘一切听凭父亲安排。”
  连仲辅指着书桌上的那床古琴,说:“你刚才拿给我看了你们两个拾到的相思子,这床琴的名字恰巧就叫相思子。此乃欧阳家传家之宝,相传是南宋年间制作的古琴。琴长三尺六寸五分,宽六寸、厚二寸。此琴为九霄环佩上,有梅花断纹,是一床非常名贵的古琴。”
  连翘跑过去触摸着相思子,笑着说:“好漂亮的古琴。还有一股檀香的味道。”
  连仲辅说:“翘儿,此琴需要常用檀香熏去污秽之气,故而一身檀香的气息。现在为父就把它交于你好生保管,好生习琴。今天欧阳伯父就要带平儿去华北了,过几年等国事平稳回来接你完婚。”
  ……
  没有人想到国事非但没有稳定,反而是战事波及到了全国。先是“七七事变”爆发,点燃中日全面战火,然后华北沦陷,上海沦陷、武汉沦陷……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间,连远在东南的福建南平,也被战火波及,就在连仲辅准备合家躲避战祸,移居重庆之前,已经晋升为集团军总司令的上将欧阳玉树,带着儿子率部退守福建。
  他领着儿子欧阳平山来到了连府。
  一身戎装的欧阳平山,陪着连翘在花园里。连翘低着头,一只手里抓着一支相思子的藤条,脸上呈现出一种复杂的表情。藤条上缀满了相思子的豆荚。时令还有些早,那些豆荚尚未青绿色,里面的果实还没有成熟。连翘顺手摘下一个青绿色的豆荚,拿在手里玩着。轻轻一捏,豆荚裂开了,里面躺着4颗尚是青色的相思子。她把四粒青涩的相思子放在手心里,举到了平山的面前。
  “欧阳哥哥,你安心去打鬼子吧。我会等你回来的。你看见它们了吗?现在还是青青的颜色没有成熟。爸爸说过,相思子只有熟透了才会变成黑红两色的,在嫩的时候是一样的青色,就好像我们小的时候。你放心去吧,无论等到哪一年,我都会等你回来娶我做妻子。”连翘说得很认真,一点不像15岁的小姑娘。
  “连翘。”欧阳平山把连翘搂紧在自己胸前,说:“我对着这些相思树上的相思豆,还有那床相思子古琴发誓:欧阳平山此生非连翘不娶!你随着叔父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听父亲说,福建恐怕也守不住。为了保卫重庆,恐怕会有一场血战。”
  连翘仰起头,低声说:“平山哥,你是军人,有保家卫国之责,我懂。连翘只求哥哥为我多多杀敌的时候,也要多多保重自己。我等着你杀光这些强盗,然后回来娶我。”
  欧阳平山和连翘又一次劳燕双飞。一别又是五年,艰苦的八年抗战终于结束了。连仲辅也带着已经20岁的女儿连翘返回了老家南平。就在那年已经晋升为中校的欧阳平山,奉父命来与连翘完婚,却在婚后第三天又上了战场,这次是内战的战场。
  临别之际,连翘说:“欧阳哥哥,你走吧。记住不许回头看,要一直朝着前面走下去。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你走,一直看到你的背影消失。我只想说,这就是你我的命运吧。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赶走了日本鬼子还要打战?”
  欧阳平山紧紧抱着新婚的妻子,说:“我也想不明白。可我是个军人,军人的天职是服从。”
  中国的局势迅速发生着变化,不过三年时间国民党在大陆兵败如山倒,只有少数残部逃亡孤岛台湾。欧阳平山都来不及返回南平告别,已经在广州被送上了赴台的飞机。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父亲,有了一个女儿叫青萍。
  ……
  
  五
  在妈妈喃喃自语般叙述里,我终于第一次认识了自己的父亲,他叫欧阳平山。原来我应该姓欧阳,叫欧阳青萍。可我不知道自己该去爱他、思念他,还是该恨?恨他一走了之,让我的母亲一生一世,在痛苦的翘盼与无奈的思念里煎熬着一生?恨他是个国民党军官,害得我自幼不知道父亲,被人当做私生子,遭人白眼……可他终究是我的父亲。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