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www68399.com皇家赌场,其实,我并不喜欢人潮汹涌的地方,那让我觉得是在凑热闹。但是若待在家,也许我会邀AmeKo一起看电视。而元宵节时的电视节目,通常是猜灯谜的那种。我恐怕还得费神去跟她解释何谓“灯谜”?并为谜底提供一套她可以理解的说辞。万一碰到我不懂的灯谜时,我这个中文老师的颜面岂不荡然无存?所以,还是带她去看烟火比较保险。我载著AmeKo沿著滨海公路往土城圣母庙的方向骑去。滨海公路的两旁并无住家,感觉非常荒凉。虽说时序算是入了春天,但农历正月的天气仍是寒冷刺骨,尤其是今晚。当海风从脖子的衣服空隙透进身体时,更是冷得让牙齿直打颤。路上并没有明显的指标,但只要顺著车潮前进的方向便不会迷路。而夜空中明亮的烟火,更像北极星般,指引著我们。一路上,AmeKo不断地跟我谈笑著。“你知道吗?理论上中国过年要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算过完。”“是吗?那么元宵节就是快乐的分水岭了。”“快乐的分水岭?你的文法有问题。”“不,我的意思是如果过年很快乐的话,那么过了元宵节後就不该快乐了。”“不该快乐?AmeKo,你说话很玄。”“没什么,随便说说而已。”AmeKo又微微一笑。土城圣母庙的广场,早已挤满了人。这时台南市长施治明也刚鞭完春牛。人潮拥挤的程度,比起欧阳修的北宋时期,一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幸好看烟火是往上看,而不是往前看,因此倒也没有太多不便。人潮的嬉闹声夹杂烟火冲天时的爆裂声,到处充满著欢乐嬉闹的气象。红的、黄的、绿的、蓝的烟火,在黑色的夜空背景下,更显得璀灿。“你看,好漂亮哦!”AmeKo的手遥指著天空四下飞散的七彩烟火。“嗯,的确很漂亮。”我仰望著天空,在视线回到她被烟火映红的双颊时,也称赞了一句漂亮。“烟火在天空散开後,好像是在下雨哦!”“嗯,而且是彩色的雨喔!”我再度仰起了头,欣赏夜空中的这场烟火雨。我不禁怀疑,漂亮的是天上的烟火雨?还是站在我身旁的小雨?我带著她四处走走,告诉她庙祀奉的各尊神明。AmeKo在妈祖圣像前,先用力拍手两下,然後闭上眼睛低头祈福。她祈福的动作是如此虔诚,於是我停下脚步,望著她∶“你祈求什么呢?”“我希望明年的元宵节,我还能来这看烟火雨。”AmeKo张开眼睛,别过头来,很坚定地告诉我。走出了庙门,AmeKo嘴里轻轻哼著歌,我纳闷地问她∶“AmeKo,许愿最好许那种不太可能做得到而你却又很想达成的愿望,这样叫神明帮助才有道理。容易达成的愿望又何必借助神明呢?”“我许的这个愿望的确很难达成。”“怎么会呢?我明年一定还会再带你来。所以,根本不用求妈祖娘娘。”“蔡桑……”AmeKo停下脚步,沈默了一会。在我快开口询问前,她接著说∶“我下个月就回日本了。”“砰”的一声巨响,在毫无预警下,又有一团烟火突然往天空炸开。AmeKo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靠近我的怀并拉住我的衣角。我顺势地揽住她的腰,轻拍她的肩膀安抚。其实我也吓了一跳,不过令我震惊的,不是突如其来的烟火,而是AmeKo刚刚的话语。烟火只是炸开了黑色的夜幕,但AmeKo的话语却炸掉了我所有的喜悦。我终於知道刚刚AmeKo在抄写《生查子》时,为什么会流泪的原因。“希望妈祖娘娘保佑。”AmeKo在我怀抬起头望著我,轻声地说著。“嗯…我也希望妈祖娘娘能帮助我完成心愿。”“你祈求的是什么呢?”“我不能说。因为愿望说出来後就不容易达成了。”“那你刚刚还问我?”“我以为你求的是希望日本继续富强啊!”Ameko愣了一下,笑著说∶“你好狡猾。”趁著这阵嬉闹,我们技巧性地轻轻挣脱彼此的拥抱。也顺势避开了即将分离的问题。“我买个灯笼送你吧!”“我怎好意思让你破费?”“不简单哦!连“破费”也会讲了,看来我真是教导有方。”“呵呵,蔡桑本来就是个好老师呀!”既然分别在即,我希望送AmeKo一样东西,并奢望她在以後的每个元宵节,偶尔会想念起我。我在庙旁的摊贩,买了一个红色的猪型灯笼。今年是猪年,红色的猪看起来很可爱,虽然大部分的灯笼照型是蜡笔小新。“蔡桑,谢谢,A-Ri-Ga-Do,thankyou。”“不客气,就当做是我孝敬板仓老师的“束修”吧!”AmeKo抱著那个红猪灯笼,很高兴地笑著。“可惜今年不是虎年。”我望著AmeKo的虎牙。“我像老虎吗?”“你的牙齿像老虎,个性像猪。”“那你呢?”“我跟你相反,个性像老虎,牙齿像猪。”“呵呵…你真爱开玩笑。”晚会的最高xdx潮,大概就是山钛公司所施放的高空烟火。山钛公司在前两届国际烟火大赛都得冠军,他们的高空烟火特别灿烂漂亮。同时又有旋转烟火在空中自由流窜,宛如千百条七彩飞蛇凌空乱舞。在最後一丝光亮被黑暗吞噬时,我看了一下手表∶“AmeKo,该回去了。”“嗯。今晚过得好快,就像烟火一样。漂亮的东西,总是短暂。”AmeKo叹了一口气,又接著说∶“Sakura也是,只要风一吹,雨一淋,便毫不恋栈地四下落尽。”

窗外的雨已经转小,打开窗户,雨滴轻触树叶,彷佛为刚刚粗暴的行为道歉。而模糊在书桌上的那一滩水,不知何时,竟已模糊在我的眼睛。为了让愿望实现,我始终没有告诉AmeKo,平成7年的元宵夜我在土城圣母庙许的愿望。其实我跟她一样,对於许愿的技巧,都很笨拙。我也是祈求妈祖保佑,希望明年元宵节,还能让我和AmeKo一起来看烟火雨。不过我比较贪心,连後年的元宵节,也先预了约。只可惜平成8年的元宵夜,我变成独自逛花市的欧阳修。後来每年的元宵节,我都会躲在家里看电视猜灯谜。屈指一算,今年已经是平成11年了。这几年的改变是很大的,信杰毕业後继续念博士班,仍然单身。陈盈彰当兵时结了婚,新娘是他的台南女友,结婚6个月後孩子就出生了。虞姬的婚期在今年7月,如果6月的新娘最幸福,那7月呢?虞姬的男友偷偷告诉我,7月的新郎可能最可怜。我想也是井上在前年回去日本,而和田跟她的香港男友则仍然耗著。因为她男友的母亲坚决反对儿子跟日本人在一起。至於我,则开始喜欢雨天。尤其是那种连绵一两星期的梅雨季节。我总会将雨声联想到AmeKo的歌声。我特地买了张美空云雀的精选CD,只为了听“大阪季雨”。每次听到“大阪季雨”,就会回忆起和AmeKo在阳台听雨时的温馨。偶尔我也会跟著哼∶“Yu-Me-Mo-Nu-Re-Ma-Su,A…OsakaSi-Gu-Re……”(梦也会淋湿的。啊!大阪季雨)收到AmeKo那封信後的三个月,也是一个像今天这般雷阵雨的夏日午後,我曾拿出这件紫红色的雨衣准备穿上。却不小心抖落了一封尚未寄出的信。信在空中轻轻飞舞著,像被雨打落的樱花瓣。信尾的日期是平成7年6月23日,那是AmeKo结婚的日子。信的内容我不太记得了,我甚至忘了我有没有写出“祝你幸福”这类言不由衷却大方得体的话。我只记得我署名∶加藤智。信写完後,雨也停了。於是我便没有寄信的理由,或者像AmeKo所说的寄信的勇气。就把信放入雨衣的口袋里。平成8年的4月底,信杰要到京都大学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他说他会顺便去大阪找AmeKo。我把那封未寄出的信封缄,收信人写上∶雨姬。然後拜托他把这封信,带到加藤和雨姬殉情的那个悬崖,抛到悬崖下。信杰说那时刚好是落樱时节,信件伴随著樱花瓣,无声地飘到悬崖底。就像他身旁AmeKo的沈默一样。只不过AmeKo在信抛出後,便转过头去。信杰并不知道加藤和雨姬的故事,当然更不知道AmeKo家乡的传统。因为AmeKo只告诉他悬崖下有一对殉情男女的坟墓,还有一间小神社。不过她并没有带信杰到悬崖下面。听他说她那时坚持要单独到悬崖下面,过了很久,才又回到悬崖上。我一直希望这封信能飘落到加藤和雨姬的坟墓前,虽然这机会微乎其微。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坚持不穿雨衣。因为我总觉得雨衣一定要跟AmeKo一起穿。为了这种坚持,我常常是“每当下雨日,便是感冒时”。既然不穿这件紫红色雨衣,我乾脆就把它锁在档案柜。按下收音机的PLAY键,又响起五轮真弓“恋人Yo”的旋律……恋人啊再见了虽然四季转移那一日的两人今宵的流星全都发光消失了像无情的梦彷佛被歌声催眠般,我掏出钥匙,打开档案柜,又看到了这件紫红色的雨衣。我轻轻地抚摸著,依稀看到了AmeKo微笑时露出的虎牙。还有她脸上的雨。也听到了土城圣母庙震耳欲聋的烟火爆裂声。於是AmeKo清亮细嫩的话语,又不断重复地在我耳边响起……“Hai!Wa-Da-Si-WaITAKURAAmeKoDes,Ha-Zi-Me-Ma-Si-Te,Do-Zo,Yo-Ro-Si-Ku。”“对不起,我是板仓雨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蔡桑,大丈夫比的是志气和心胸,与身高无关哦!像丰臣秀吉就很矮。”“Hai!Wa-Da-Si-Wa小雨Des,Ha-Zi-Me-Ma-Si-Te,Do-Zo,Yo-Ro-Si-Ku。”“Mo-Mo-Ta-Ro桑,Mo-Mo-Ta-Ro桑……”“很有效哦!等我回国时,我送给你。它一定能保佑你早日顺利毕业。”“而且我叫雨子呀!不喜欢雨天的话,岂不有损威名?”“雨是没有国界的,大阪的雨跟台南的雨同样都令人神清气爽。你觉得呢?”“Dai-Te-Ku-Da-Sai,A…OsakaSi-Gu-Re(请拥抱我吧。啊!大阪季雨)”“大阪很好玩哦!下次我带你参观丰臣秀吉建的大阪城,再到四天王寺去逛,那是日本最古老的官寺。然後我们还可以去吃全日本最大的章鱼丸子……”“大阪归期未可知,连绵细雨有终时。何年同此缠绵夜,共话阳台举步迟。”“我们家乡的男孩子若要向女孩子表达爱意,又不太敢直接表达时,可以选择在一个下雨天,邀女孩共穿一件雨衣。”“烟火在天空散开後,好像是在下雨哦!”“我希望明年的元宵节,我还能来这看烟火雨。”“这没什么。在日本,女孩子今天做巧克力是很平常的事。”“Ko-I-Bi-Do-Yo…Sa-Yo-Na-Ra…”“阿智!…阿智!…Ma-De-Ku-Da-Sai!”“阿智!…Sa-Yo-Na-Ra!…Sa-Yo-Na-Ra!……”雨,总是会停的。推开系馆後门,天色早已暗了。遍地都是残绿碎红,见证了刚才那一阵骤雨的猛烈。而雨後的空气总是让人感觉格外清新,就像AmeKo给我的感觉一样。伸出手掌,试著感受雨滴轻触的温柔。良久良久,手掌依然乾燥。雨,终於还是停了。但我心的雨,却始终不曾停歇。“AmeKo…不…小雨,我们去雨中散步吧!”我在心自言自语著,终於穿上了这件雨衣。jht.于1999/6/25∶後来听说有人在那间小神社,发现了两封信。一封是寄给雨姬,另一封则是写给加藤智。不过这也许是小说家的牵强附会。或者只是AmeKo家乡人的丰富想像力。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