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阿爸,前面有棵秃树,过了秃树要左转。阿爸,我们左转了,进入 一间三层楼的殿宇,你要跟好。阿爸,这裡有楼梯,要爬上楼梯到 二楼。阿爸,我们在爬楼梯了,你要跟好。阿爸,已经到二楼了, 接下来要左转,你要跟好。阿爸,我们左转了,前面是一条走廊, 走廊上有尊地藏菩萨。阿爸,走到这个走廊尽头时要右转。阿爸, 我们右转了,你要跟好。阿爸,我们到了。阿爸,我们到了。」 法师引领我们在西如寺内行走,沿路上我仍然不断叫阿爸跟好。 终于到了安置骨灰的灵骨塔,我们才停下脚步。 当法师伸手要接下我怀中的骨灰罈时,我突然很不捨。 「阿爸。」我低头叫了一声,眼泪同时滑落。 阿爸的骨灰罈端正摆放好后,我们三人双手合十拜了拜。 我想再跟阿爸说些话,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才刚止住的眼泪又滑落。 「静慧。」阿母低声叫我,「我们走吧。」 「嗯。」我点点头,擦了擦眼角。 往回走的路上,经过地藏菩萨的佛像前。 「跟地藏菩萨上炷香吧。」阿母说,「求菩萨保佑妳阿爸。」 我们三人各点了炷香,跪在菩萨面前。我在心裡默唸: 「信女张静慧,参拜地藏菩萨。信女的阿爸叫张仁祥,民国40年四月 初八酉时生。现在阿爸的骨灰安置在这,求菩萨度化,使阿爸免受 轮迴之苦,往生西方极乐。感恩菩萨。感恩。」 我和阿弟同时站起身,但阿母仍跪在地上,口中唸唸有词。 我等了一会,直到阿母的眼角开始有泪光,神情也开始激动。 「阿母。」我低声说,「菩萨一定会保佑阿爸。」 我和阿弟一左一右扶阿母起身,然后下了楼梯,离开这座殿宇。 来西如寺的一个多小时车程裡,我几乎回顾了我的一生。 人们总说人生无常,我现在才有深刻体会。 「静慧。」阿母说,「我想交代妳一件事。」 「什么事?」 「以后我死了,妳把我烧一烧,骨灰也放在西如寺。」 「阿母。」我皱了皱眉,「现在说这个太早了。」 「人生是很难讲的,妳阿爸还不是说走就走。」阿母叹口气。 「阿母……」 「人一定都会死,只是早晚而已。」阿母说,「总之妳一定要记好。 知不知道?」 「嗯。」我点点头。 「这样我就放心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人不约而同,都讲起阿爸生前的种种。 我们三人印象最深的部分都不太一样,不过这样反而更好, 可以拼凑出更完整的阿爸。 「死去的亲人或爱人会化身成蝙蝠,飞回家看他生前所挂念的人。」 我突然想起那个蝙蝠的传说,便问:「阿母,妳听过这种传说吗?」 「我曾听老一辈的人说过。」阿母说。 「真的吗?」我眼睛一亮。 「嗯。」阿母点点头。 「那么阿爸过世后,有蝙蝠飞进家裡吗?」我问。 「有呀。难道妳忘了吗?」阿母似乎很疑惑,「那时妳看到蝙蝠后, 哭了好久,怎么安慰都没用,妳只是一直哭。」 「呀?」我大吃一惊,「我看到蝙蝠应该是阿爸生前的事吧。」 「不。」阿母摇摇头,「那是妳阿爸过世后的事。」 「可是……」我因惊讶以致结巴,「我记得是……」 「妳记错了。」阿母很笃定,「那隻蝙蝠是在妳阿爸过世后一个礼拜 飞进家裡。我不会记错,因为我也看到那隻蝙蝠。」 原来我看到蝙蝠不是阿爸生前的事,而是阿爸过世后一个礼拜。 那么我第一次亲眼看见的那隻蝙蝠,是阿爸的化身? 难道阿爸也变成蝙蝠,飞回家来看我? 「妳阿爸刚过世时,我觉得我可能会撑不下去。」阿母说,「我甚至 想过乾脆我也去死,但我始终放不下妳们姐弟。一个礼拜后,蝙蝠 飞进家裡,我问蝙蝠我该怎么办?牠告诉我牠很抱歉,请我一定要 坚强,一定要把孩子养大。」 「蝙蝠告诉妳?」我很惊讶,「可是……」 「傻孩子。」阿母笑了笑,「那隻蝙蝠就是妳阿爸呀。」 阿母似乎想起了20年前那隻蝙蝠,脸上的神色很安详。 「阿母。」我问,「妳相信那个传说?」 「不管是不是传说,如果没有那隻蝙蝠,我就没有勇气和力量活下去, 当然也就不可能把妳们养大成人。」 阿母跟文贤和阿嬷一样,打从心底相信蝙蝠的传说。 我突然对蝙蝠的传说有了深一层的体会。 阿爸过世后,阿母心裡觉得阿爸会很担心她,也会担心我和阿弟。 于是阿母很想让阿爸知道,她一定会坚强,一定会把我们姐弟带大。 阿母相信蝙蝠是阿爸的化身,所以才对蝙蝠倾诉,想让阿爸放心。 其实所有的勇气和力量,是阿母自己所产生。 「静慧。」阿母又说,「妳知道妳看到那隻蝙蝠时说了什么吗?」 「我有说了什么吗?」我很纳闷。 「妳一面大哭,一面叫着阿爸。」阿母说。 「我完全没印象。」我大吃一惊,「我以为我吓得说不出话来。」 「可能是那时妳还小,所以不记得。」阿母说,「妳阿爸过世之后, 妳从不哭出声音,我想依妳的个性,应该是只会偷偷掉眼泪。可是 看到蝙蝠后,妳竟然大声哭了起来。我那时心想,妳也许知道那是 阿爸回来看妳,所以才会大哭。」 过去20年来,我一直以为阿爸过世后我从不哭出声音, 原来我早已因为那隻蝙蝠而痛哭失声。 「静慧。」阿母说,「妳阿爸曾经化身成蝙蝠回来看妳,所以妳不必 因为在阿爸往生前没见到他最后一面而觉得终身遗憾。知道吗?」 「阿母……」 这20年来的遗憾和悔恨,早已成为深深插进我心头的利刃。 没想到阿爸曾经回来过,阿爸曾经化身成蝙蝠回来看我。 我突然哭了出来,而且越哭越委屈、越哭越大声。 「傻孩子。」阿母轻拍我的背安抚。 我终于明白了。 无法见亡者最后一面,生者一定会终身遗憾和悔恨; 而且生者会认为亡者也一样遗憾和悔恨。 当蝙蝠飞进家裡,生者和亡者见了面,就不会再有遗憾和悔恨了。 文贤说的没错,那个关于蝙蝠的传说和吃鱼时不翻鱼的忌讳一样, 其实也是一种心情,一种想要抚慰生者和体恤亡者的心情。 这20年来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的事,如今终于释怀。 我们回到家时,大约快是晚饭时分。 我和阿母赶紧到厨房忙碌,简单弄了几道菜。 阿弟和文贤在客厅聊天,小杰在摇篮裡睡觉。 吃完晚饭后,阿母说要带阿弟出门去买点家乡的特产送给他女朋友。 「唉唷,不用啦。」阿弟说,「干嘛那么客气。」 「不然你带她回家来玩。」阿母说。 「好。」阿弟马上起身,「阿母,我们出门去买吧。」 「嗯?」阿母微感惊讶。 「我见识过以前姐夫第一次来我们家时的阵仗。」阿弟笑了笑, 「我可不想带她回家,把她吓死。」 阿母笑骂了一声,随即跟阿弟出门。 我抱着刚喝完奶的小杰,跟文贤一起坐在客厅。 客厅的牆上挂着阿爸的遗照,那是阿爸过世前几年拍的。 拍照时阿爸的年纪应该跟现在的我差不多大吧。 将来我会老,但不管我变得多老,阿爸永远像照片中那样年轻。 我凝视着阿爸的照片,突然压克力护贝上反射了一个移动中的影像。 我抬头四处看了看,竟然看见一隻蝙蝠! 蝙蝠在空中快速盘旋绕圈,但经过阿爸遗照时却放慢速度。 也许是因为脑海中还残留着刚刚凝视阿爸时的影像, 也许是因为蝙蝠刚好经过阿爸,也许是因为我的视线渐渐模煳…… 我彷彿看到了阿爸,不是平面的阿爸,而是立体的阿爸。 「妳阿爸来看妳了。」文贤的表情有些尴尬,「但如果妳会害怕, 那……那我只好赶走牠了。」 「你疯了吗?」我虽然笑了笑,眼泪却窜出眼角奔流至唇边, 「那是你岳父耶。」 「阿爸。这就是那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生,他叫文贤,我和他合起来 就是文静而贤慧。」我牵着文贤的手,「我们在三年前结婚,文贤 一直对我很好,我过得非常幸福,请你放心。」 我抬起头对着蝙蝠说话。 不,那不是长相噁心的蝙蝠,那是我阿爸。 那是喜欢温柔地摸摸我的头的阿爸,那是我20年没见的阿爸。 「阿爸。这是你的外孙。」我让怀中的小杰坐直,并把他的脸转正, 「他叫小杰,现在七个多月大,眼睛很像你。」 「阿爸。阿母很好,阿弟也很好,请你不要担心。阿爸,我们已经求 地藏菩萨度化你,你要在西如寺好好听经、好好修行哦,不要再有 牵挂。阿爸,阿爸,阿爸……」 蝙蝠俯冲而下,逆时针绕过我和文贤的面前,再拉起身往上飞。 在空中盘旋两圈后,又俯冲而下,顺时针绕过文贤和我。 然后从半开的窗户飞出去。 最后消失在夜空中。 ~TheEnd~

昨晚文贤开车载着我和小杰,从台北连夜赶回他南部的老家奔丧。

文贤的阿嬷上星期过世了,今天一大早在殡仪馆举行葬礼。

葬礼结束后,阿嬷的遗体被火化,骨灰安置在公家所建的灵骨塔中。

由于小杰才七个月大,家人担心参加葬礼会对他有所冲煞,

因此让我这个孙媳妇留在家裡照顾小杰。

经过一整天的忙碌,文贤跟家人们回家后便在楼下泡茶聊天。

我坐在二楼小房间的床上,抱着刚喝完奶的小杰,轻声哄他入睡。

落地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有别于拥挤城市入夜时分的喧嚣,

这个小渔村在此刻显得十分寂静,只隐约听见蛙叫虫鸣。

寂静的气氛突然被扰动,空中传来翅膀拍动声,我不禁抬头看了看。

只见一个灰黑色的身影正在房间内快速绕圈。

牠的外型不像是鸟,应该是……

那是蝙蝠!

「呀!」

我惊骇过度,大声尖叫起来。

怀中的小杰被我惊吓到,也放声大哭。

我低下头闭上眼睛,紧抱着小杰,头皮发麻、浑身发抖、寒毛直竖。

耳畔响起一阵急促的上楼声,房门勐然被开启。

「妳怎么了?」文贤的声音很紧张。

「蝙……」我牙齿打颤,「蝙蝠。」

「在哪?」

我仍然低头闭眼,只用右手往上指。

原以为文贤应该会立刻赶牠走,但过了一会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睛,缓缓抬起头,只见他在我身旁坐下。

「蝙蝠离开了吗?」我的声音还在发抖。

「蝙蝠还在,不过不用怕。」他似乎很兴奋,「那是我阿嬷。」

我大吃一惊,不知道是因为蝙蝠还在?或是文贤所说的话?

「别怕。」文贤轻轻搂着我的肩膀。

「你快赶走牠呀!」

「不。」他居然笑了,「阿嬷化身成蝙蝠,飞回家裡来看我了。」

「你说什么?」我整个人呆住。

文贤没回答我,只是仰头看着蝙蝠,喃喃自语。

「对了,阿嬷还没看过小杰,她一定很想看看小杰。」

文贤从我怀中抱走小杰,让小杰坐在他大腿上,并将小杰的脸朝上,

「小杰乖,别哭了。阿祖来看你了唷。」

我又吃了一惊,想抱回小杰,但双手仍在发抖,使不出力。

而小杰竟然莫名其妙停止哭泣。

我躲在文贤背后,缩着身体、眯着眼睛、双手抓住他肩膀,偷瞄空中。

那隻蝙蝠依旧在空中盘旋,似乎找不到离开的出口。

牠越飞越快,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突然间,牠改变方向朝下,直冲文贤和小杰而来。

我反射似的低下头并且不停尖叫。

「妳已经证明妳的声音很高亢。」文贤笑说,「可以停止尖叫了。」

「蝙蝠呢?」

「走了。」

「真的吗?」

「嗯。」文贤说,「阿嬷走了。」

「为什么你老说蝙蝠是阿嬷?」我惊魂甫定。

「妳听过一种传说吗?」他说,「死去的亲人或爱人会化身成蝙蝠,

 飞回家看他生前所挂念的人。」

「我没听过这种莫名其妙的传说。」我问,「你是从哪听到的?」

「这是阿嬷告诉我的。」

「为什么不化身成燕子或麻雀之类的鸟,为什么非得变成蝙蝠?」

「妳对蝙蝠有意见吗?」

我对蝙蝠没有意见,我只是觉得蝙蝠的长相非常噁心。

有些人讨厌老鼠,有些人害怕老鼠,而我对老鼠是既害怕又厌恶。

如果是会飞的老鼠,更比老鼠可怕十倍以上。

对我而言,蝙蝠就像是会飞的老鼠。

我第一次亲眼看见蝙蝠是在唸国中的时候,那时牠也在屋子裡绕圈。

我吓呆了,嘴巴大开却叫不出声音,整个人僵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牠突然朝我俯冲而来,在离我鼻尖大约只有五公分处,再拉起身朝上,

又在屋子裡盘旋一圈后,终于找到窗户的缝隙飞出去。

蝙蝠飞走后三分钟,无法动弹的身体才恢复知觉,也才发得出声音。

我开始哇哇大哭,哭声吓坏了妈妈和弟弟。

其实我并不是个爱哭的女孩,甚至可说是个几乎不会哭的女孩。

即使是父亲过世时我也没哭出声音,只是掉眼泪而已。

但那次亲眼看见蝙蝠后,却让我足足哭了两个小时,晚饭也没吃。

蝙蝠是如此可怕的动物,因此死去的亲人或爱人会化身成蝙蝠的传说,

我不仅很难相信,也打从心底不愿意去相信。

「你相信这种传说?」我问文贤。

「嗯。」他点点头,「因为这是阿嬷说的。」

文贤的神情非常笃定,我便不再表达对这种传说的质疑。

文贤和阿嬷的感情非常好,因为他可以说他是由阿嬷一手带大的。

阿嬷有七个孙子、四个孙女,文贤既非长孙、也非么孙,他排行第五。

照理说他应该没有特别被阿嬷疼爱的理由,但阿嬷却跟他格外有缘。

在11个孙子女中,只有文贤是左撇子,而阿嬷刚好也是左撇子。

大家都说这是因为只有文贤是被阿嬷带大的缘故。

文贤刚出生时父母很忙,于是阿嬷自愿要来照顾他。

婴儿时期喝奶、吃饭、洗澡、换尿布几乎都由阿嬷包办。

唸幼稚园时,阿嬷会牵着他的小手上学,放学时也会去幼稚园接他。

上了小学后,他总是跟阿嬷一起睡午觉,除非要上整天的课。

唸国中时,有次文贤贪玩误了时间,11点半才回到家。

文贤偷偷熘进大门,发现平常9点就入睡的阿嬷竟然坐在院子裡等他。

阿嬷看到文贤后没说话,只是牵着他的手走进家门。

一走进家裡,便看见他爸爸手裡拿了根又粗又长的藤条,坐在沙发上。

「死囡仔!」爸爸气呼呼地站起身举起藤条,「玩到现在才回来!」

「你去睏啦。」阿嬷说。

「阿母。」爸爸说,「妳不要管啦。」

「叫你去睏你是不会听吗?」阿嬷提高音量,「去睏啦!」

爸爸手中的藤条微微抖动,但只能眼睁睁看着阿嬷牵着文贤的手上楼。

阿嬷一直牵着文贤的手到他二楼的房间,才放开手。

「快睏。」阿嬷摸摸他的头,「你明天搁要读册。」

文贤要离家到台北唸大学那天,阿嬷坚持要送文贤。

老家没有火车站,文贤得先坐公车到附近城市的火车站搭火车北上。

爸爸说孩子大了,让他一个人去坐车就好,但阿嬷说什么都不肯。

爸爸只得跟阿嬷陪着文贤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到附近城市的火车站。

在月台上等车时,阿嬷拉着文贤的手走开几步,然后低声说:

「这些钱给你。」她把一团钞票塞进他手心,「别让你爸爸知道。」

一直到火车进站,阿嬷始终紧握着文贤的手。

文贤大学刚毕业时,他和我成为男女朋友。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