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www68399.com皇家赌场,蔷蜜台风正肆虐岛内西南部的下午四点半,我被风雨声惊醒。 可能是这午觉睡得太久了,我感觉脑袋有些昏沉,浑身无力。 卧房内有些阴暗,我强打起精神下床,将视线转向阳台。 挂在阳台上的衣物随风起舞,像是要挣脱衣架远扬而去。 打开落地窗,扑面袭来的狂风瞬间让我完全清醒。 几件湿透的衣物躺在地上,还不安分地晃着波浪。 记得刚吃完午饭时是一点左右,那时只有断断续续的风,风有点强却不会太强,而且还没下雨,没想到一觉起来风云变色。 算了,等风雨过后再来收拾残局吧。 关上落地窗,离开卧房。走进书房时,顺手点亮书房内的灯。 “啊!” 我惨叫一声冲到窗边,匆忙收拾被雨水溅湿的书本和杂物。 然后跑到厨房拿条抹布擦干靠窗的桌子上和地板上的几摊水,抹布浸满水后拧干、拧干后再擦,重复了十几次才勉强看不出痕迹。 但雨水还是沿着关紧的窗户缝隙中渗进,汇聚成流,溢出窗椽。 我又到浴室拿两条干毛巾和几件要洗的衣服,把干毛巾塞进窗缝,把衣服铺在书桌和地板上。 应该可以了吧,我想。 我呼出一口气,开始擦拭额头的汗。 客厅似乎传来手机的响声,夹杂在风雨声中便失去平时的洪亮。 我倾听了三秒,果然是手机响了。 心里刚闪过这种鬼天气谁会打给我的念头,我已来到客厅,拿起手机。 来电显示“赖德仁”,我的大学同学兼研究所同学。 “干吗?”我按了接听键。 “你现在没事吧?” “我活得很好,多谢关心。”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现在没事在忙吧?” “你想干吗?” “来找我吧。” “现在是台风天耶,你有没有搞错?” “来一下嘛。我有个程序一直跑不出来。” “这是跟我屁股有关的事。” “什么意思?” “关我屁事!” “喂,来就对了。” “我不想去。” “来帮我吧,我在研究室等你。晚饭也一起吃。” “我不想。” “骑车小心点。我等你。” “我不……” 话没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暗骂了几声后,我还是乖乖穿上雨衣、戴上安全帽,下楼骑车。 街上到处是被风吹落的枝叶,我常得碾过一片绿。 有个路口的红绿灯坏了,一味地闪着绿灯,我刻意放慢速度通过。 这种天气骑车要小心,不然被撞倒躺在路边时,一定会很怀念太阳。 虽然全副武装,但雨水依旧渗进裤管,眼镜也总是模糊一片。 沿路风大雨大,我完全听不见机车引擎声,只听见自己口中的咒骂声。 15分钟后,终于安全抵达系馆。 一进系馆便脱下雨衣,然后搁在楼梯的扶手上。 摘下眼镜擦干,把裤管卷至膝盖,开始爬楼梯。 我爬上四楼,这里有四间研究室,每间可以坐12个人。 我轻轻拉开第二间研究室的门,探头看了看,应该没别的人。 蹑手蹑脚走到最里面,突然大叫:“喂!” 想给赖德仁一个震撼教育。 没想到却是一位陌生的研究生抬起头,慌张站起身。 “请问你找谁?”他说话的语气像是惊魂甫定。 “啊?”我也吓了一跳,“我找赖德仁。” “赖学长在三楼的研究室。” “谢谢。”我有些不好意思,“还有,真是抱歉。” “没关系。”他笑了笑,“研究生被指导教授吓惯了,心脏很强的。” 我再说了声谢谢,然后离开这间研究室。 可能是被台风吹昏了头,竟然忘了赖德仁早就从硕士班毕业, 自然不会再待在那间研究室了。 赖德仁现在念博士班,应该是刚升上博五吧。 三楼有两间研究室,这次我学乖了,先敲第一间的门。 “快进来。”赖德仁的声音,“等你好久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开门后说。 “这种天气还有哪个白痴会来。” “喂,是你叫我来的。” 这间研究室的空间比四楼的研究室大一些,但只有9个座位。 进门左侧靠墙也有一排书架,高度到天花板。 赖德仁正坐在最里面靠落地窗的位置,双眼盯着屏幕。 “只有你一个在?”我问。 “是啊。”他说,“刚刚还有一个,他可能去实验室了吧。” “程序有什么问题?”我走到他身边。 “不晓得。”他站起身,让位给我,“连compile都没办法过。” “太逊了。”我直接坐下来,右手抓起鼠标。 赖德仁写的这个程序有些古怪,而且他又在我身后问东问西,一会儿问我为什么会这样?一会儿又问我最近好吗?搞得我很难专心。 半个多小时后,总算搞定。 “解决了。”我说,“请吃晚饭吧。” “没问题。”

他走到书架前,拿出两碗泡面,再走回位子旁,伸手递了一碗给我。 “吃泡面?”我皱起眉头。 “你知道吗?”他说,“台风天吃泡面最幸福了。” “为什么?” “因为晴天吃泡面最快乐,阴天吃泡面最浪漫,雨天吃泡面最有趣。” “反正你只想请我吃泡面就对了。” “没错。”他笑了。 我们各自端着面走到楼梯口的饮水机冲热水,再走回他的研究室。 等待面熟的三分钟里,我们简单聊了几句,话题是今天的台风。 “来点背景音乐吧。”掀开碗盖后,他说。 他站起身打开落地窗,室外狂风暴雨的怒吼声瞬间涌进来。 “这气氛不错吧。”他笑了笑,拿起筷子,“很久没一起吃饭了,想念我的吃相吗?” 我懒得理他,低头掀开碗盖,拿起筷子。 “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我问。 “今天早上看了《放学后的保健室》,不错。” “喂。” “是步兵片呢。” “真的吗?”我随即正色,“喂,说些适合你身份的话题吧。” “跟你只能聊这类话题。”他说,“遇周公论礼乐,遇纣王谈酒色。” 我不想接他的话,双手端起碗,把剩下的汤喝光。 “出来吹吹风吧。”赖德仁走到落地窗外的阳台,身子靠着栏杆。 “那是台风耶。”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我还是起身走到阳台靠着栏杆。 风雨依然不断,天色却完全黑了。 阳台有些湿,不过比起我卧房外的阳台却是干爽多了。 我和他并肩站着,脸上偶尔被乘着风的雨扫过,凉凉的,很舒服。 “最近好吗?”他突然问。 “我改程序时你就问过了。” “但你没回答。” “我没回答吗?” “嗯。”他转头看着我,“最近好吗?” “这问题有这么重要吗?”我说,“需要问三次?” “你到底要不要回答?” “最近是指多近?” “这三个半月内。” “三个半月已经‘不近’了。” “好。”他说,“那我改问:这三个半月来你过得好吗?” “三个半月的日子超过100天,太长了,很难一言以蔽之。” “反正你不想回答就对了。” “没错。”我笑了。 我们同时沉默了下来,只听见呼呼作响的风声。 “给你看样东西。”他首先打破沉默。 “《放学后的教室》吗?” “是保健室,不是教室。” “有差别吗?” “当然有。保健室有床,教室没有。” “哦。”我说,“不过这种东西我喜欢一个人看。” “我不是要让你看这个!” 他转身走进研究室,我很好奇,便转头看着他。 只见他在书架角落拖出一个纸箱,然后从纸箱中抱出一团红色。 “还记得这个东西吗?”他又走回阳台,将怀中那团红递到我面前。 这是用红色厚纸片做成的绣球,比篮球大一些。 我耳边的风雨声好像突然停了。 那倒不是用厚纸片围成一个圆球,它并没有圆球的表面。 它是借着纸片的裁减镶嵌黏合,组成像是现代钢结构建筑物的模样。 如果用一点点想象力,便会觉得这些厚纸构成的是一个圆球。 “喂!”赖德仁大叫一声。 我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伸手接过这个红绣球。 绣球内部结了几个金属制的小铃铛,早已锈蚀斑斑。 但当我轻轻摇晃绣球,绣球依旧发出清脆的当当声,即使风雨声也掩盖不住这种清脆。 我转了一下绣球的角度,果然绣球上系着的那张红色小卡片还在。 卡片上写着:6号美女翁蕙婷。 我当然记得,事实上我也从来不曾遗忘。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