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我低头看了看眼前的牛排,好大一块,刚闪过她是否吃得完的疑问,便听见她说:“放心,我吃得完。” “哦?”我略微吃惊,“这样很好。” “如果你吃不完,我还可以帮你呢。” “这样就不好了。” “那就开动吧。”她拿起刀叉。 “请。”我也拿起刀叉。 吃牛排跟吃面包或喝汤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得考虑吃相和避免伤人。 所以我们不约而同闭上嘴巴,甚至连手中的刀叉也变温柔了,不是利落地切下肉块,而是轻轻地锯开一小片。 我开始担心这块牛排得吃到什么时候。 可能是我们太安静了,隐约可以听见窗外的树正激烈晃动的声音。 这样的气氛有些怪,好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刚好在冷战的气氛;也好像是准备要离婚的夫妻正在讨论赡养费的气氛。 “我常有正在追寻某样东西的感觉。”她突然打破沉默,“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我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停下刀叉,注视着她。 “我找话题而已。”她笑了笑,“你别紧张。” “嗯。”我也笑了,“其实我也在追寻哦。” “是吗?”她说,“你追寻什么?” “今天出门前找另一只袜子时,我才领悟到人生一直在追寻。” 她笑了起来,似乎呛到了,便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你还好吗?” “嗯。”她点点头,“你一向是这么说话的吗?” “应该是吧。” “如果是的话,那我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了。” “什么事?” “很高兴认识你。”她举起水杯,“蔡同学。” “彼此彼此。6号美女……”我也举起水杯,“不,翁同学。” “6号美女这绰号很有意思,只是美女这称呼我高攀不上。” “你当之无愧。”我说。 “我受之有愧。” “你应该问心无愧。” “不,我愧不敢当。” “你不必愧。” “嗯?” “抱歉,我愧不出来了。”我搔了搔头,“总之我是实话实说。” “那我只好偷偷接受了。”她低声说,“你也只能偷偷这么叫哦。” “好。”我点点头,“我偷偷叫。” 话匣子一打开,切割牛排便顺手多了,一推一拉便是一小块。 眼前的牛排越来越小,关于6号美女的事我知道的越来越多。 6号美女是台北人,工设系大三,跟我同届。 这学期搬出宿舍和两个学妹合租一间公寓,骑自行车上下课。 她是视听社的社员,因为可以看很多电影,听很多音乐。 “平时除了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外,没什么特殊的嗜好。”她说。 “现在你多了美女这种身份,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她问。 “你不用开始养成弹弹古筝、唱唱声乐、跳跳芭蕾之类符合美女身份的嗜好?” “不用。”她笑了,“你呢?” “我目前也没什么特殊的嗜好,不过以后恐怕会养成一种。” “哪一种?” “在台风天出门吹吹风,再找家餐厅吃晚饭。” “这嗜好不错。”她说,“记得约我一起出门哦。” “那是一定。” “对了。”她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你的礼物是什么?” “礼物?” “就是这次抛绣球活动的礼物。” “他还没拆开,所以不知道。” “他?”她很疑惑,“你习惯用第三人称代表自己吗?” “只是还……还没拆而已。”我不小心说溜嘴,呼吸瞬间急促。 “这么多天了还没拆,你真忍得住。”她说,“我的礼物是保养品。” “你并不需要。”我说,“这种东西对你而言只能锦上添花,搞不好还添不了花,因为你的锦已经很锦了。” “谢谢。”她似乎有些羞涩,“你过奖了。” 其实我并不清楚赖德仁拆了没,反正我不知道那份礼物是什么。 我没有接到绣球这件事始终困扰着我,即使我现在坦白,时机也晚了。 依她的个性,或许知道事实后只会一笑置之,未必会介意。 但我根本不敢冒着万一她很介意的风险。 我为自己的怯懦感到羞愧,无法正视她,有意无意将头略微转向窗外,仿佛又听见窗外的树激烈晃动的声音。 “没关系。”女服务生端来附餐饮料和甜点,都放在桌上后说,“待到雨散看天青。” “啊?”我不禁将头转回,“什么意思?” “守得云开见月明。”女服务生又说。 “好厉害。”6号美女拍起手来。 “谢谢。”女服务生收拾好铁盘,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我望着女服务生离去的背影,愣愣的说不出话。 “喂。”她轻轻叫了我一声,“你的热咖啡快凉了。” “哦。”我回过神,“其实女服务生说的话都会让周遭变凉。” “嗯。”她说,“还好我点的是冰咖啡。” “你果然有先见之明。” 她用吸管啜饮着冰咖啡,嘴角拉出淡淡的微笑。 “没想到雨丝这么斜,几乎都快平了。”她转头看着窗外的风雨,“这场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像我的名字一样。” “什么意思?” “会停。” “啊?” “捧个场吧,我等这种可以开自己名字玩笑的机会等很久了呢。” “嗯。”我拍了几下手,“你比那个女服务生还厉害。” “谢谢。”她深深点了个头,像舞台上谢幕的演员一样。 好像直到此刻,我才对6号美女不再陌生,甚至觉得已经有些熟识。 可惜时间已经是九点半了,这种天气不适合在外头待太晚。 虽然我很舍不得,但起码的良知还在,我得赶紧送她回家。 当我询问她是否该离开时,她只轻轻嗯了一声,随即站起身。 她转身直接走向店门,没回半次头。 我感到怅然若失,她似乎并不像我一样,在离开前夕有些依恋。 不过即使她回头,也不代表是依恋。 就像一般人上完大号后,通常会看一眼再冲水。 难道这也是一种依恋? “喂。”她在店门口的柜台边叫了我一声。 我收回思绪,发觉她在等我,于是匆忙站起身,不小心擦撞桌沿。 桌上的花瓶开始摇晃,我赶紧将它扶正。 我突然有种冲动,抽出花瓶中的玫瑰,走到柜台问女服务生,“可以给我吗?” “花可以。”女服务生说,“人不可以。” “谢谢。”我不想理第二句。 “送给你。”我立刻转身将那朵粉红玫瑰递给6号美女。 “谢谢。”她笑得很开心,右手接下玫瑰,低头闻花香。 “你会送银楼老板金子吗?”女服务生突然说。 “什么意思?”我问。 “你会送房地产大亨房子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银楼老板有的是金子,房地产大亨有的是房子。”女服务生说,“而这女孩就是最漂亮的花呀,你为什么还送她花呢?” “此地不宜久留。”我别过头,低声告诉6号美女,“快闪。” “没错。”6号美女也低声回答,并露出神秘的微笑。 “谢谢招待。”我和6号美女异口同声。 “你们一定要幸福哦。”女服务生说。 “现在就很幸福了。”我说。 6号美女只是轻声笑着,没说什么。

女服务生又过来了,把浓汤和色拉轻轻放在桌上,很慎重的样子。 “你们看起来很相配。”临走时,女服务生回头说。 “谢谢。”6号美女说,“这是我的荣幸。” “不。”我吓了一跳,用力拍了几下胸口,“是我的荣幸才对。” “先说先赢。”6号美女笑了笑。 女服务生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我则偷偷抚摸被拍痛的胸口。 这顿饭其实不是餐厅招待,因为学生会已经事先订了位、付了钱。 十大美女按照名次高低,订的餐厅价位也不同。 “2号美女那一对,是在台南大饭店吃欧式自助餐呢。”她说。 “你后悔了吧。” “后悔?” “嗯。”我点点头,“你应该会后悔没认真挑一张照片。” “那你也该后悔。” “后悔什么?” “你应该接住1号绣球,而不是6号。” “不。”我说,“我很庆幸。” “谢谢。”她笑得很开心。 “不知道1号美女吃什么?”我说,“不过这种天气吃再好也没用。” “听说每一对吃饭的时间都不一样。”她说,“我认识2号美女,她们是前天吃饭。” “前天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啊。” “是呀。” “为什么我们却在狂风暴雨、乌云密布的日子吃饭呢?” “你后悔了吧。” “不。”我笑了笑,“我很庆幸。” “谢谢。”她又笑了。 原以为所谓的美女或多或少会有公主病,但6号美女似乎完全没有。 她很随和,不骄傲,看人时不用眼角,头也不会没事抬得很高。 我突然发现我的紧张与不安,跟风雨一样,也被关在门外。 虽然这像是梦境般的场景,但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真实地存在,包括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的眼神,甚至是她洒在浓汤上的胡椒粉。 也许是因为她的存在很真实而立体,有质量且有生命力,于是我也觉得自己是真实存在于这个时刻的这个空间吧。 女服务生这次端上的是装在小竹篮的面包,并收走汤碗与色拉盘。 “面包要趁热吃。”女服务生说,“吃完可以再续。” “还可以再续面包?”我有点惊讶。 “当然。”女服务生微微一笑,“难道会是再续前缘吗?” 然后女服务生走了,6号美女笑了,我则呆住了。 “真的很好吃耶。”她咬了一口面包,啧啧赞叹。 面包确实好吃,外脆内软,蒜香浓郁,烤的火候刚好。 “你会觉得我贪吃吗?”她问。 “不会啊。”我说,“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想再续前缘。”她笑了笑。 我抬起头刚好接触女服务生的视线,我还没开口或做任何手势,她立刻转身进厨房,然后端出另一篮面包走过来。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再续。”女服务生很得意。 “难道她也有莫名其妙的预感吗?”女服务生走后,我问。 “那只是推理,不是预感。”6号美女说,“她对面包很有信心,所以认为我们吃完后会再续。至于我嘛,就真的是莫名其妙的预感了。” “你现在有预感吗?” “刚见到你时出现了一次,下次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她摇摇头。 “真可惜。我还想再领教一次你的莫名其妙预感。” “嗯……”她低头闭目一会儿,再睁眼抬头说,“主菜三分钟内会来。” “那只是推理吧。” “没错。”她笑了,而且笑得很灿烂。 果然三分钟后女服务生端来两个黑色铁盘,铁盘上还有盖子。 掀开盖子后,餐盘发出响亮的哔哔剥剥声,四周似乎热闹起来。 “这是本店特制的少尉牛排。”女服务生说,“请慢用。” “为什么叫少尉牛排呢?”6号美女问。 “这有个故事。”女服务生说,“三个军官一起到餐厅吃饭,老板要他们根据自己的军阶点菜。第一个军官说:我点少尉牛排。第二个军官说:我点上校汉堡。第三个军官说:那我只能喝汤了。” “啊?”我很好奇,“说完了?” “嗯。”女服务生点点头,“因为第三个军官是中将。” “中将汤?”我说。 “是的。” 女服务生收走两个小竹篮和盖子,微笑后走开。 “她回答了我的问题吗?”6号美女问。 “不。她只是说了个故事。” “那是笑话吧。” “是笑话吗?”我说,“可是很难笑耶。” “长得很胖的狗也还是狗,总不能叫做猪吧。” “你说的对,那是笑话。” 我笑了起来,觉得6号美女有种莫名的可爱。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