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你在梦里醒来,纯白的羽翼闪烁着光亮。 “为什么你总说我有白色的翅膀呢?”你问。 “因为你是天使啊。”我说。 你笑了起来,摇了摇手。 我的眼里尽是白色的烟雾。 “那为什么你的翅膀是黑色的呢?” “你非得逼我承认我是撒旦吗?” 我摸了摸头,试着隐藏微突的山羊角。你又笑了起来。 我黑色的翅膀,仿佛也染上了纯白的色彩。 “你听,好像打雷了呢。”你试着捂起耳朵,躲着惊慌。 “住在天上的天使怎么会怕天上的雷呢?” “在公路上行驶的车子当然会怕公路上的车祸呀。” “大姐教训的是。”我拱起双拳,由衷佩服。 “我又困了。”你收起羽翼,趴在桌上,右脸枕着右臂。 “那就睡吧。” “你呢?” “我的翅膀变得有些白,我该去买瓶铁乐士黑色喷漆。” 你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再闭上双眼。 过了一会儿,你翻了个身,不小心掉落出一根白色的羽毛。 然后缓缓睡去。 而窗外的雷声正轰隆作响着。 我不知道在风雨中骑了多久的车才回到宿舍,因为那时的我似乎正处于时间停滞的状态,对时间的流逝没有感觉。 我只知道一进到寝室脱掉雨衣后,才发觉上衣都湿透了。 但严格来说,不算是我发现的。 “你怎么湿成这样?”赖德仁很惊讶。 “我怎么淋湿了?”我也很惊讶。 “搞屁啊,自己淋湿了都不知道。” “啊!”我恍然大悟,“原来我忘了扣上雨衣的扣子。” 他瞄了我一眼,不再多说什么。 我赶紧去浴室洗个热水澡,换了件衣服,再回到寝室。 “约会还顺利吗?”赖德仁坐在书桌前写东西,头也不回。 “很顺利。”我说。 “真的很顺利吗?”他突然停下笔,回过头看着我。 “是啊。”我笑了笑。 “真的吗?”他站起身离开书桌,“你不是在强颜欢笑吧?” “你好像并不相信这次的约会很顺利。” “不是不相信。”他说,“只是很难想象。” 我坐了下来,不想理他。 “打铁要趁热。”他说,“如果明天风雨变小,你可以约她看电影。” “怎么约?” “打电话约啊!” “我没有她的电话号码。” “她住宿舍吗?” “她在外面租房子。” “她住的地方没装电话吗?” “应该有吧。” “啊?” “啊什么,我怎么知道她住的地方有没有装电话。” “啊?” “啊什么。”我说,“反正我没问她的电话。” “你不知道她的电话,以后怎么约她出来?” “我没想这么多。” “啊?” “不要再啊了。” “你以后还想见她吗?” “当然想。不过只能随缘了。” “你以后随缘遇见她的几率,恐怕比随缘出车祸还低。” “胡说八道什么。” “你没有问到她的电话,这样的约会怎么能叫顺利?” “过程确实很顺利啊。我只是很知足,不敢再妄想而已。” “你耍什么帅、摆什么酷、装什么潇洒!” “嗯?” “这不叫知足,这样的作法好像胸部小却用力挤出乳沟的女人。” “什么意思?” “逞强。” “我……”我张大嘴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只是问个电话而已,就算不知足吗?” 窗外隐约传来一声闷雷,我突然觉得那个闷雷已经打在我的头上。 “算了。”他转身走回书桌前,坐了下来,“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不用以后。”我苦着脸,“我现在就后悔了。” “请节哀。”他转头看了我一眼。 果然人生最悔恨的不是做过的事,而是没做的事。 我在心里大骂自己笨蛋,明明知道将来可能会后悔的,为什么刚刚不鼓起勇气问她的电话呢? 更没想到将来可能会后悔的这个“将来”,只撑了一个小时。 赖德仁说的没错,我在耍什么帅,摆什么酷,装什么潇洒? 问个电话而已,会死吗? 我双手紧抓着头发,几乎快把头发扯下。

我起身离开计算机,打算洗个澡然后睡觉。 洗澡时脑海里陆续出现一些严肃的问题。 如果她已经有男朋友呢? 依她的个性和外表,这时候有男友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我够幸运,她目前没有男朋友,那么我又该采取什么行动? 原先以为自己很容易知足感恩,没想到我的修为还是不够。 隐隐觉得自己若这么一头栽进去,可能会受伤,也可能对她造成困扰。 还是先做好心理建设吧。 为了不想后悔,我该把握住可以靠近她的任何机会;为了防范受伤太重,我得提醒自己不能强求、不能期望太高。 我得小心翼翼掌握这两者的平衡点,但搞不好这两者根本是冲突的,毫无平衡点可言。 如果只有知足感恩,我便能拥有一段美丽的回忆;一旦有了欲望,伴随而来的便是无穷无尽的烦恼了。 我的心原本像是平静的池塘,水波不兴。 当6号美女这块石头扑通一声掉进池塘,我才发现青蛙远比想象中多。 青蛙跳出池塘后总是呱呱叫个不停,我的心便不再平静。 这时反而有些庆幸没有她的电话,不然光打不打电话给她就得挣扎半天;如果鼓起勇气打电话,在电话中要说些什么也得挣扎;如果决定在电话中约她,怎么开口还是要挣扎;万一她在电话那端说No,跳出池塘的青蛙们大概全部会翻白肚。 那么我得挣扎着安抚青蛙的灵魂,然后挣扎着继续平心静气念书。 还好我跟6号美女联系的管道是BBS,不用见到面、听到声音的交流方式对心脏的负荷比较小。 我可以藉由mail或水球跟她说说话,言不及义也无所谓。 这样我跟她,就不是曾经短暂交会然后只留下美好记忆的两个人,而是现在还在进行中的两个彼此认识的人。 接下来的十天,我只在BBS上跟她说话。 虽然见面时才会有真实的触感,在网络上只能感受到一些余温,但我没在BBS上约她出来见面,一来怕唐突,二来勇气也不够。 直到今年最后一个侵台的台风——芭比丝的台风警报发布为止。 在少尉牛排馆那晚,我曾说我可能会养成在台风天出门吹吹风,再找家餐厅吃晚饭的嗜好。 她回答我说,要记得约她一起出门。 虽然我和她心里都明白是玩笑话,但这应该是个好的借口。 赖德仁也说这借口不错,但说无妨,试试看不会死。 “但是可能会受重伤。”我说。 “受重伤也比后悔好。”他说。 在餐厅吃中饭时从电视得知芭比丝的陆上台风警报已在早上发布,吃完饭后我立刻写mail给她。 “台风又来了,今晚可能风雨交加。 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跟我一起吃晚饭? 生命很重要,吃晚饭也很重要,冒着生命危险吃晚饭更重要。 所以……如果可以……如果不介意……如果你没事要处理…… 今晚出门吹吹风,然后吃饭好吗? 绣球” “两只蟑螂、三只蟑螂、很多只蟑螂。这是你上次问题的答案。” 已经好多天没在在线遇见sexbeauty,没想到又收到她的水球。 “我问了什么问题?” “咬了一口面包后,有什么比发现里面有一只蟑螂更可怕?” “答案是半只蟑螂。” “为什么?” “这表示有半只蟑螂在你嘴里。Bye—bye。” 然后我下线走人。 下午的课要上到五点,而且她也未必会在晚饭时间前上线。 如果她收到mail时已经吃完晚饭,那么会不会对她造成困扰? 赖德仁说我想太多了,好像还没女友的人在烦恼小孩以后该做什么。 我想想也对,好不容易有了借口,冒点唐突佳人的风险应该可以接受。 五点下课钟响后,过了20分钟老师才良心发现说了声下课。 我立刻冲出教室,直接跑到系上的计算机教室上线。 信箱有新信,我很紧张。 “这约定我还记得,谢谢你提醒我。 可是我今晚已经跟两个学妹约好六点半要去普罗旺斯吃饭。 如果你不介意跟三个女生吃饭,欢迎你一起来。 ps.不是法国的普罗旺斯哦,它在崇学路188巷里。 6号美女” 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半了,没时间犹豫该不该介意了。 我立刻下线,骑车回宿舍,跑进寝室。 但当我把课本放下后,我突然有些犹豫。 “喂。”我叫了正在打计算机的赖德仁一声,“计算机借我。” “请。”他站起身让出座位,“这是我的荣幸。” 我瞄了他一眼,没时间理会他为什么这么干脆,坐下后直接上线。 然后我又细看一遍她的信。 6号美女是个客气的人,如果她的邀请只是客套呢? 就像如果客人到家里时,主人总会请他多留一会儿顺便一起吃饭。 但客人会回答:“下次吧。我该告辞了。” 然后主人挽留,客人婉谢,最终客人一定不会留下来吃饭。 如果客人说:“那我就留下来跟你们一起吃饭咯。” 我想主人应该会尴尬得不知所措吧。 如果我就这么跑到普罗旺斯,会不会成为白目的客人? “6点5分了,你该准备出门了。”赖德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喂。”我转头说,“不要偷看别人的信。” “而且还有学妹耶。”他没理我,手指着计算机屏幕。 “可是……”我说,“我怕她只是客套。” “她会客套吗?” “应该会吧。”我说,“她本来人就很客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回信告诉她,说临时有事之类的理由。” “如果她不是客套呢?” “会吗?” “如果她在风雨中眺望,痴痴等待着你的出现呢?” “别傻了。” “如果她等不到你,于是哭倒在露湿台阶呢?” “喂。” “如果她是诚恳邀请你,你难道要用装死来回报她?” “这……” “如果她要客套,她会说:‘抱歉这次不行,希望下次再一起吃饭。’” “对啊!”我拍了一下额头。 “那还不快去?” “没错。” 我立刻站起身,拿了安全帽便想往外冲。 “喂。”赖德仁说,“有台风警报耶。” 我只迟疑两秒,便拿出雨衣,说:“亲爱的,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白痴。”他坐回计算机前。 我迅速穿上雨衣,打开寝室的门。 “不要送我啊。”关门前,我说。 赖德仁完全不想理我,头没转、话也没说。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