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离开了喧闹缤纷的圣母庙,回程的路上,我们同时保持沈默。天空开始飘些雨丝。很小,像练过轻功的蚊子。雨丝轻触脸颊,积少成多,聚成雨珠後以泪水速度顺著脸庞滑下。当第一滴雨水流过嘴角时,我想是该穿上雨衣的时候了。“AmeKo,我们穿雨衣吧!”“没关系。这雨很小,淋在脸上很舒服。”AmeKo笑了笑,不置可否。我听到她的笑声中夹杂著细微的抖音。“AmeKo,你会冷吗?”“嗯。有一点。”“还是穿雨衣吧!”AmeKo并没有回答,我想她大概是怕我又从声音中感觉到她的寒意。我把车子停在路旁,转过头去跟她说∶“AmeKo,我坚持要穿雨衣。”“蔡桑,你又说“坚持”了。”“是的。我坚持。”“你难道忘了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故事?”“因为我没忘,所以我坚持。”“你应该已经知道这对我的意义,那你还……”“是的,我当然知道。雨姬,穿上雨衣吧!”AmeKo听到“雨姬”时,愣了一会,然後轻声说∶“我是雨子,不是雨姬。”“不,你是雨姬。而且我也决定取蚌日本名字,叫加藤智。”我穿上了雨衣,掀开背後,示意AmeKo钻入。AmeKo犹豫了很久,终於钻入我背後,并将双手放入我外套的口袋。没多久,雨势加大,打在脸上的感觉,已经有点疼痛。虽然身体冰冷,但我却觉得很温暖。幸好是沿著海边骑车,不然我得小心不要将机车摔落悬崖。回到市区,我还故意在成大附近绕了三圈,然後再骑到AmeKo家楼下。“晚安。星期四晚上见。”“嗯。谢谢你带我去看烟火并送我灯笼。”“不客气。”我挥了挥手,准备离去。“蔡桑……”在机车的引擎声中,我隐约听到AmeKo的声音。“你叫我吗?我应该改姓加藤了吧!”我调转车头,又回到她身旁。AmeKo红著脸笑了一下,拨了拨被雨淋湿的头发∶“你…你等我一下,我也送样东西给你。”AmeKo很快地跑上楼去,等她下楼时,手多了一件包装好的东西。“可以拆开吗?”AmeKo点点头。我拆开红色的包装纸,发现那是一块手掌大的巧克力。巧克力的造型像一支小猪,上面还用奶油写上“小雨”两字。“哇!这支猪做得很可爱喔!”“呵呵,谢谢。”“真巧,我送你一支猪,你也送我一支猪。”“这是我自己做的,你回去尝尝看。”“你好厉害,竟然会自己做巧克力。”“这没什么。在日本,女孩子今天做巧克力是很平常的事。”“为什么?难道日本女孩在元宵节特别无聊吗?”AmeKo看了看我,然後笑一笑,好像是我问了一个蠢问题。既然是蠢问题,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答案,不然会让我觉得更蠢。回到住处,耳畔彷佛还残存著刚刚对高空烟火爆炸声的记忆,嗡嗡作响。看看行事历,明天是2月15日星期三。第一节有“碎形与混沌”课,得早起。今晚跟AmeKo在一起很愉快,我想紧紧抓住这种感觉,在日记本留下永久的回忆。我花了半个小时,终於找到隐藏在一堆旧报纸和杂志中的日记本。打开日记本,不禁有点惭愧,上次认真写日记已是1994年9月10日的事了。那是我第一次遇见AmeKo的日子。日记上面写著∶1994年,9月10日,星期六。天气∶下午阴晚上雨,早上有风。今天是信杰生日,下午他打电话来叫我去参加聚会,还叫我带礼物。该送什么呢?信杰这家伙缺的大概就只有女人吧!炳哈。胡乱在书局挑了本书,连包装纸我也懒得买,所以书就只被一张纸包著,上面还附赠一条橡皮筋。帮信杰庆生的人,除了陈盈彰、虞姬、我外,还有陈的台南女友,虞姬的可怜男友。以及一个我从来没看过的女孩。她看来很羞涩,总是坐在角落。也不插话,好像只是个旁观者。我其实很想知道她是谁,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她,直到信杰帮我们互相介绍。不介绍则已,一介绍则吓煞我也。原来她是日本人!第一次听她说话,就是一口的番文,害我有点发窘。尤其她总是边说话边鞠躬,好像在拉票的候选人。我只能怪我生长在礼仪之邦,不得不遵守“来而无往非礼也”的古训。但是今天鞠了那么多躬,明天起床後会不会腰酸背痛呢?今天是我认识第一个日本人的日子,志之。我看完了9/10的日记,又回忆起第一次遇见AmeKo的糗样,忍不住笑了起来。之後写的东西很杂乱,也很懒,有时一个星期内发生的事只写下∶“嗯…没事发生。即使有,我也不记得。无法让我记得的事,一定不重要。”我又笑了一会,才准备写下今天的日记。先将1995年换算为平成7年,然後在Date栏填上2月14日。咦?这日子好熟悉。这不是……?我终於知道AmeKo笑我蠢的原因了。因为今天不仅是农历正月十五中国元宵节,也是国历二月十四西洋情人节。我在日记本的天气栏,填上“雨”。并在日记的开头写道∶“平成7年的2月14日,土城圣母庙的夜空下著满天的烟火雨……”

窗外的雨已经转小,打开窗户,雨滴轻触树叶,彷佛为刚刚粗暴的行为道歉。而模糊在书桌上的那一滩水,不知何时,竟已模糊在我的眼睛。为了让愿望实现,我始终没有告诉AmeKo,平成7年的元宵夜我在土城圣母庙许的愿望。其实我跟她一样,对於许愿的技巧,都很笨拙。我也是祈求妈祖保佑,希望明年元宵节,还能让我和AmeKo一起来看烟火雨。不过我比较贪心,连後年的元宵节,也先预了约。只可惜平成8年的元宵夜,我变成独自逛花市的欧阳修。後来每年的元宵节,我都会躲在家里看电视猜灯谜。屈指一算,今年已经是平成11年了。这几年的改变是很大的,信杰毕业後继续念博士班,仍然单身。陈盈彰当兵时结了婚,新娘是他的台南女友,结婚6个月後孩子就出生了。虞姬的婚期在今年7月,如果6月的新娘最幸福,那7月呢?虞姬的男友偷偷告诉我,7月的新郎可能最可怜。我想也是井上在前年回去日本,而和田跟她的香港男友则仍然耗著。因为她男友的母亲坚决反对儿子跟日本人在一起。至於我,则开始喜欢雨天。尤其是那种连绵一两星期的梅雨季节。我总会将雨声联想到AmeKo的歌声。我特地买了张美空云雀的精选CD,只为了听“大阪季雨”。每次听到“大阪季雨”,就会回忆起和AmeKo在阳台听雨时的温馨。偶尔我也会跟著哼∶“Yu-Me-Mo-Nu-Re-Ma-Su,A…OsakaSi-Gu-Re……”(梦也会淋湿的。啊!大阪季雨)收到AmeKo那封信後的三个月,也是一个像今天这般雷阵雨的夏日午後,我曾拿出这件紫红色的雨衣准备穿上。却不小心抖落了一封尚未寄出的信。信在空中轻轻飞舞著,像被雨打落的樱花瓣。信尾的日期是平成7年6月23日,那是AmeKo结婚的日子。信的内容我不太记得了,我甚至忘了我有没有写出“祝你幸福”这类言不由衷却大方得体的话。我只记得我署名∶加藤智。信写完後,雨也停了。於是我便没有寄信的理由,或者像AmeKo所说的寄信的勇气。就把信放入雨衣的口袋里。平成8年的4月底,信杰要到京都大学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他说他会顺便去大阪找AmeKo。我把那封未寄出的信封缄,收信人写上∶雨姬。然後拜托他把这封信,带到加藤和雨姬殉情的那个悬崖,抛到悬崖下。信杰说那时刚好是落樱时节,信件伴随著樱花瓣,无声地飘到悬崖底。就像他身旁AmeKo的沈默一样。只不过AmeKo在信抛出後,便转过头去。信杰并不知道加藤和雨姬的故事,当然更不知道AmeKo家乡的传统。因为AmeKo只告诉他悬崖下有一对殉情男女的坟墓,还有一间小神社。不过她并没有带信杰到悬崖下面。听他说她那时坚持要单独到悬崖下面,过了很久,才又回到悬崖上。我一直希望这封信能飘落到加藤和雨姬的坟墓前,虽然这机会微乎其微。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坚持不穿雨衣。因为我总觉得雨衣一定要跟AmeKo一起穿。为了这种坚持,我常常是“每当下雨日,便是感冒时”。既然不穿这件紫红色雨衣,我乾脆就把它锁在档案柜。按下收音机的PLAY键,又响起五轮真弓“恋人Yo”的旋律……恋人啊再见了虽然四季转移那一日的两人今宵的流星全都发光消失了像无情的梦彷佛被歌声催眠般,我掏出钥匙,打开档案柜,又看到了这件紫红色的雨衣。我轻轻地抚摸著,依稀看到了AmeKo微笑时露出的虎牙。还有她脸上的雨。也听到了土城圣母庙震耳欲聋的烟火爆裂声。於是AmeKo清亮细嫩的话语,又不断重复地在我耳边响起……“Hai!Wa-Da-Si-WaITAKURAAmeKoDes,Ha-Zi-Me-Ma-Si-Te,Do-Zo,Yo-Ro-Si-Ku。”“对不起,我是板仓雨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蔡桑,大丈夫比的是志气和心胸,与身高无关哦!像丰臣秀吉就很矮。”“Hai!Wa-Da-Si-Wa小雨Des,Ha-Zi-Me-Ma-Si-Te,Do-Zo,Yo-Ro-Si-Ku。”“Mo-Mo-Ta-Ro桑,Mo-Mo-Ta-Ro桑……”“很有效哦!等我回国时,我送给你。它一定能保佑你早日顺利毕业。”“而且我叫雨子呀!不喜欢雨天的话,岂不有损威名?”“雨是没有国界的,大阪的雨跟台南的雨同样都令人神清气爽。你觉得呢?”“Dai-Te-Ku-Da-Sai,A…OsakaSi-Gu-Re(请拥抱我吧。啊!大阪季雨)”“大阪很好玩哦!下次我带你参观丰臣秀吉建的大阪城,再到四天王寺去逛,那是日本最古老的官寺。然後我们还可以去吃全日本最大的章鱼丸子……”“大阪归期未可知,连绵细雨有终时。何年同此缠绵夜,共话阳台举步迟。”“我们家乡的男孩子若要向女孩子表达爱意,又不太敢直接表达时,可以选择在一个下雨天,邀女孩共穿一件雨衣。”“烟火在天空散开後,好像是在下雨哦!”“我希望明年的元宵节,我还能来这看烟火雨。”“这没什么。在日本,女孩子今天做巧克力是很平常的事。”“Ko-I-Bi-Do-Yo…Sa-Yo-Na-Ra…”“阿智!…阿智!…Ma-De-Ku-Da-Sai!”“阿智!…Sa-Yo-Na-Ra!…Sa-Yo-Na-Ra!……”雨,总是会停的。推开系馆後门,天色早已暗了。遍地都是残绿碎红,见证了刚才那一阵骤雨的猛烈。而雨後的空气总是让人感觉格外清新,就像AmeKo给我的感觉一样。伸出手掌,试著感受雨滴轻触的温柔。良久良久,手掌依然乾燥。雨,终於还是停了。但我心的雨,却始终不曾停歇。“AmeKo…不…小雨,我们去雨中散步吧!”我在心自言自语著,终於穿上了这件雨衣。jht.于1999/6/25∶後来听说有人在那间小神社,发现了两封信。一封是寄给雨姬,另一封则是写给加藤智。不过这也许是小说家的牵强附会。或者只是AmeKo家乡人的丰富想像力。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