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学长。”蚊子问,“你很喜欢学姐吧?” 我煞住笑声,有些尴尬。 “是不是?” “这……”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男生应该要坦率。” “是。”我只好回答。 “那学长想追学姐吗?” “这……” “想就想,不想就不想。男生应该要坦率。” “坦白说,我还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哦?” “你学姐在各方面都很好。”我望着6号美女的背影,“但也因为很好,会让我自觉渺小。” “学长不用想太多。”蚊子笑了笑,“喜欢一个人的勇气,就会让自己变得巨大。” 我吃了一惊,不禁注视着蚊子,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 “我的话有道理吧?”蚊子问。 “好像……”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男生应该要坦率。” “有。”我笑了。 “学姐目前没有男朋友,不过有几个男生在追她。” “嗯。”我点点头,“你学姐人漂亮个性又好,当然会有人追。” “所以学长要加油。” “我跟那些想追你学姐的男生比起来,会占优势吗?” “这……” “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女生应该要坦率。” “不会。” “看来我不该问这问题。” “我也不该老实回答你。” 我和蚊子相视而笑,笑声惊动6号美女,她回头朝我们看了一眼。 6号美女终于结束和那位女孩的交谈,转身走回来。 “学姐,我还有事。”蚊子说,“让学长送你回去吧。” “这样好吗?”6号美女看了看我。 “这是我的荣幸。”我说。 “那我们先走了。”6号美女说,“蚊子你别在外面待太晚。” “我知道。”蚊子笑了笑。 我和6号美女转身走了几步,便听见蚊子在背后说:“学长,加油。” 我回头看了看蚊子,彼此交换一个很有默契的笑容。 6号美女没多说什么,但走了几步后,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我问。 “蚊子果然是那个加油站故事里的学妹。”6号美女说。 时间才十点左右,街道一定还热闹得很,但在校园里却很寂静。 “她是2号美女。” “嗯?” “刚刚跟我说话的女孩。” “哦。” “只有哦?”6号美女说,“你不觉得她很漂亮吗?” “或许吧。” “我又有了莫名其妙的预感。”6号美女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我说,“你一定有投她一票。” “你是用猜的吧。” “算是吧。” “哦。” “又是哦。”6号美女说,“那你说,我猜对了吗?” “你猜对了。”我说,“以前不懂事,抱歉。” “不懂事?” “我以前不知道真正的美女才会随便选张照片参赛。” 6号美女的神情有些腼腆,然后有意无意的,抬起头看着夜空。 “今晚月亮又大又圆。”6号美女仰头说,“应该是满月吧。” “哦。” “你怎么老是哦?”她说,“你不抬头看看月亮吗?” “我前两天被狼狗咬到,最近不敢看月亮。尤其是满月。” “胡说。你又不是狼人。”6号美女笑了。 “其实是早上睡落枕,现在脖子还有些硬,抬头时会痛。” “原来如此。” “对了,你说你在秋天出生。”又往前走了三步后,6号美女说,“你的生日过了吗?” “还没。” “嗯?” “有问题吗?” “通常人家在回答还没时,都会顺便说生日是几号。” “不是什么好日子,不说也罢。” “你又胡说了。” “是真的。”我说,“我的生日是下星期五。” “下星期五?”6号美女很疑惑,“那是某个灾难纪念日吗?” “不。”我说,“只是刚好是13号而已。” 6号美女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抱歉。”她吐了吐舌头,“我不该笑的。” “没关系。”我说。 “到时我一定会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千万不要。” “为什么?” “据说在黑色星期五这天向人说生日快乐会倒霉一星期。” “有这种说法吗?”6号美女很纳闷,“谁倒霉?” “说的人倒霉。” “那过生日的人呢?” “过生日的人只会不幸而已,不会倒霉。” “那我只好提前跟你说生日快乐了。” “谢谢。”我说,“生日那天,我会万事小心的。” “嗯。”她点点头、笑了笑,“请多保重。”

“学姐。”蚊子说,“什么事这么好笑?” “你耳朵借我。”6号美女站起来上身前倾,在蚊子耳旁边说边笑。 蚊子也是边听边笑,最后干脆放声大笑。 “原来如此呀,慧孝。”蚊子注视着慧孝的黑色高领。 “什么叫原来如此?”慧孝似乎是一头雾水。 “没事。”蚊子伸手碰触慧孝的衣领,“室内热,把领子翻下来吧。” “不用了。”慧孝急忙将身子后仰,避开蚊子的手。 “果然。”6号美女对我说,不再压低声音。 “果然什么?”慧孝问。 “这里的小火锅果然很好吃。”6号美女说。 “学姐!”慧孝叫了一声。 “学姐说的没错呀,这里的小火锅果然很好吃。”蚊子说。 然后蚊子和6号美女又笑了起来。 基于民主政治的多数法则,我只好也跟着笑。 我发现慧孝的视线转向我,便说:“我也觉得这里的小火锅好吃。” “好吧。”蚊子终于忍不住,“慧孝,你的脖子是不是被我咬了,结果留下痕迹,所以你才穿高领衣服遮住?” “被你咬?” “我是蚊子呀。” “我不是被蚊子咬。”慧孝摇摇头。 “哦……”蚊子的尾音拖得很长,脸上也露出暧昧的笑。 “哦什么。”慧孝白了蚊子一眼。 “你只否认蚊子,没否认痕迹,也没否认遮住。”蚊子笑了笑,“结论是:你脖子上有痕迹,但不是蚊子造成的,而且你想遮住它。” “蚊子,你好厉害。”6号美女说,“学姐以你为荣。” “不敢当。”蚊子说,“学姐也该以慧孝为荣。” “为什么?” “慧孝忍着热,只为了遮住激情的痕迹以免刺激至今仍小姑独处且没人追的我,这情操实在太伟大了。” “没错。”6号美女说,“孝,学姐也以你为荣。” 然后6号美女和蚊子笑得很开心,慧孝则神态扭捏,说不出话。 我发觉她们虽然以学姐学妹相称,但更像多年的好朋友。 我不再像刚进来时那么拘谨,偶尔也会主动说些话。 蚊子是个健谈开朗的女孩,说话之间虽然带着些微稚气,却很可爱。 慧孝显得文静,而且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是很多男生喜欢的类型。 不过由于她们跟6号美女在一起,对照组太强,因此在我眼里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大学生而已。 我跟蚊子和慧孝之间的称呼很简单,就只是学长学妹;倒是我跟6号美女之间的称呼有些麻烦。 6号美女可以很大方叫我绣球,但我只能偷偷叫她6号美女。 一旦不能“偷偷”,我就不知道该叫什么。 因为我常叫她6号美女,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习惯。 反而听见“翁蕙婷”时,我还未必能立即把这名字跟她连在一起。 我想应该只有我这么叫她,她似乎也只在我面前自称6号美女。 我很珍惜这项特权,甚至觉得自豪。 因此当我要和6号美女说话时,就得转头面对着她,用第二人称的“你”开头。 还好6号美女就坐我身旁,我对着她讲话而且只用“你”来称呼她,并不会太奇怪。 这顿饭在我提醒今天是台风天的情况下结束,大约是9点。 但我们走出普罗旺斯时却发现雨停了,风也不强。 蚊子说慧孝加入一个band,下星期二晚上有场演奏会,要我去捧场。 “请问你弹奏什么乐器?”我问慧孝。 “我是keyboard,键盘手。”慧孝回答。 “好厉害。”我转头问蚊子,“你呢?” “慧孝是keyboard,我当然是mouse。”蚊子说。 “那……”因为慧孝和蚊子挡在我面前,6号美女在她们身后,我只好绕过她们,走到6号美女面前,以便用第二人称,“你呢?” “我只能是monitor了。”6号美女笑说。 在我也想开玩笑说些什么时,我发现慧孝和蚊子同时转过身看着我,似乎觉得我刚绕过她们只为了在6号美女面前说话的行为很怪异。 “所以你和蚊子都不是那个band的成员?”我只好转移话题。 “没错。”蚊子回答,“因为我们走的是气质美女的路线。” “我也很有气质。”慧孝抗议。 “不。”蚊子说,“你是田野美女。” “田野美女?” “因为你很会种草莓。”蚊子说完后便大笑,6号美女也跟着笑。 “喂!”慧孝大叫一声。 “蚊子你别再捉弄孝了。”6号美女说,“我们该回去了。” 她们分乘两辆机车,停放的位置跟我机车的位置在相反方向。 我们简短互相说声Bye—bye,就算告别。 “绣球。”我刚走到我的机车旁,便听见6号美女低声叫我。 “嗯?”我回过头,6号美女正向我跑来。 “待会你没事要忙吧?” “没有。” “那么你有空吗?” “有空。” “你还记得我住的地方吗?” “当然记得。” “请等我和学妹走后十分钟,你再离开。”6号美女笑了笑,“在我住处的楼下碰头。”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6号美女已迅速转身离去。 我脑袋空白了几秒,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看了看表。 十分钟虽然算短,但我在这十分钟内起码绕着机车走了一百步,而且看了七次表。 十分钟终于到了,我立刻发动机车走人。 6号美女的住处虽然只去过一次,但我印象很深,而且这段时间内我常在脑海里浮现在那里跟她聊天的景象。 甚至可以听见当时滴滴答答的雨声。 所以我并不需要东张西望找路,就很精准地抵达6号美女住处的楼下。 我在附近停好机车,再走回6号美女的住处楼下。 她还没出现,我只好抬头看着遮雨棚,这让我缓和了一些紧张的情绪。 铿锵一声铁门开启,6号美女刚探出身便看见我。 “你怎么这么快?”她似乎很疑惑,“你有等十分钟吗?” “有啊。”我有些激动,“误差绝不会超过十秒。” “你别紧张,我相信你。”她笑了笑,“不过这表示你骑车很快,你应该骑慢点。” “不好意思。我以后会注意的。” 6号美女嗯了一声后便往前走,她走了五步后我才快步跟上。 我在她左后方一步,走了一会儿才发觉这应该是跟长辈走路时的礼仪。 刚好6号美女转头朝我笑了笑,我便再踏前一步,跟她并肩走着。 走了三分钟她还是没开口,我越来越纳闷,不断思考她正在做什么? 或是即将要做什么? “喂!”6号美女拉住我衣角,“现在是红灯。” 我吓了一跳,急忙缩回脚步,退回她身旁。 “你干吗闯红灯呀?” “我生肖属牛,所以看到红色会想要冲过去。” “胡说。”6号美女笑了,“你生肖又不属牛。” “我刚刚在想事情,所以没注意。抱歉。” “你想什么事呢?” “嗯……”我犹豫一下,“我们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过马路吗?” “当然不是呀。” “那……” “虽然现在没有雨,也没什么风,而且顺序也反了。”6号美女说,“但该做的还是要做。” “顺序反了?”我很疑惑,“该做的?” “你忘了那个约定吗?” “约定?” “在台风天出门吹吹风,再找家餐厅吃晚饭。” “啊?” “我们已经吃过饭了,但还没吹吹风呢。”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