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经过那次在餐厅的聊天後,我跟信杰变得很熟稔。我常到他住的地方看书,他的房间并不算大,五坪左右,但几乎堆满了历史书籍。我室友也是如此,不过我室友的房间内堆满的是PLAYBOY。所以,对於爱看历史故事的我而言,信杰的房间是排遣时间的最佳去处。信杰和我一样在外面租房子,我们很巧地住在同一条路,但不同巷子。他的室友有两个,一男一女,男的是他的同班同学,女的则是他学妹。真是“一门忠烈”,全都是念历史的。信杰的男室友叫“陈盈彰”,据信杰的说法是∶“陈是陈腔滥调的陈,盈是恶贯满盈的盈,彰是恶名昭彰的彰。”另一个学妹的名字,信杰说了几次,我却始终记不得。我只知道她是成大田径队的,专长是三铁,还参加过大专杯。虽然我常去信杰的住处,但我跟信杰的室友们,并不太熟。偶尔碰面时,也只是点个头、打声招呼而已。直到有次我们四个人一起打麻将,我们才算是“以赌会友”。那次是因为那个历史系学妹看到了一支老鼠,於是大声尖叫。信杰和陈盈彰为了逮住它,开始彻底搜寻整间屋子。不过老鼠没找到,却发现了一副麻将。信杰说看到麻将不打的话,会遭天谴,於是提议打牌。“我们只有三个人而已,三缺一怎么办?”陈盈彰搓著发痒的手说道。“别看我,我认识的朋友都是道德高标准,才不会打麻将ㄌㄟ!”历史系学妹坚定地说著,却忘了她自己是会打麻将的。“唉…三缺一的确是人生四大痛苦事之一。”信杰感慨地说著。人生四大乐事,众所周知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而人生四大痛苦事,信杰则说成∶“野外骑车被雨淋,他乡跑路仇人知;炎炎夏季停电夜,打牌三家缺一时。”“我想到了!我认识一个工学院的学生,他一定会打牌。”信杰突然很兴奋。“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打?”陈盈彰疑惑地问道。“工学院学生接触的都是方程式和数字,礼义廉耻的观念比较淡薄。”“学长,你讲话好毒。”历史系学妹笑著说。於是信杰拨了通电话给我,在电话中他说∶“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在说什么?干嘛学孔明说话?”“简单地说,我们要打麻将,但只有西南北三家,所以想找你来当东风。”“真是的,三缺一就直说嘛!”“智弘你会打吗?”“开什么玩笑?我当然会打!待会我用左手让你。”30元为底,10元一台,对学生而言,是属於即使输钱也不会破坏交情的价位。信杰那天的手气不好,一家烤肉三家香,而我则是最香的人。北风北,信杰绝地大反攻,竟让他连七拉七。原本他烤肉烤得好好的,突然开始闻香了,轮到我们三人烤肉。要连庄第八次时,陈盈彰往牌桌上抛出一条手帕。信杰掷骰子的手突然停顿,然後问道∶“小陈,你丢手帕干嘛?”“表示投降啊!拳击比赛时教练往场上丢毛巾就表示认输不打了。同理可证,牌桌上认输不打就该抛手帕。”“哇哈哈哈……”信杰一面数钱,一面笑著说∶“牌桌的输赢跟历史的兴衰一样,总是变幻莫测,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就好像斩白蛇起义的汉高祖刘邦,虽然屡战屡败,东逃西窜,但最後却在垓下之役猪羊变色,让项羽演出霸王别姬。”赢了钱的信杰,志得意满地高谈阔论,并模仿刘邦击股而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信杰如果是刘邦,那我就是项羽了,因为原本赢最多钱的是我。我联想到项羽被围困在垓下时,穷途末路的悲惨。“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轮到我学起项羽,准备跟虞姬告别。“美人虞姬在此!”历史系学妹突然大叫了一声,吓我一跳。没想到她竟也跟著唱了起来∶“汉兵已掠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她壮硕的体格学起虞姬的身段,把美人虞姬变成娱乐嘉宾的“娱姬”。如果真要带这个虞姬回到江东,我倒宁愿自刎乌江边。只剩下陈盈彰没有疯而已。於是信杰的眼光飘向他,看他能变成哪一个栽在刘邦手下的历史人物。“我乃淮阴侯韩信是也。刘邦啊刘邦,没有我韩信,哪有汉朝的建立?没想到你统一了天下以後,第一个要对付的功臣,竟然是我!唉……”抛手帕的陈盈彰,不甘示弱地学起了韩信,沈声吟道∶“高鸟尽兮良弓藏,狡兔死兮走狗烹,敌国灭兮谋臣亡。”

那次牌桌上的垓下之役後,刘邦大发慈悲请我们到东宁路喝啤酒吃卤味。“反正这是一笔不义之财嘛!”刘邦很乾脆。哪里不义了?这可是我家教的血汗钱!在吃吃喝喝後,我也开始熟悉像韩信的陈盈彰,和自认为是虞姬的历史系学妹。陈盈彰有两个女朋友,一个在台南;另一个在台北。住台南的,认识时间较短;住台北的,认识时间较长。陈盈彰常说∶“得天时者必失地利。”所以认识得愈久,住得愈远。“那你比较喜欢谁?”我有次很好奇地问他。“我是天秤座的,当然公正不阿,绝不偏袒。”我却始终记不得这个历史系学妹的名字,我只好一直叫她虞姬。她总说只要我有胆子叫她虞姬,她就有胆子承认。身高172,还练过举重的虞姬,其实是个很细心的女孩子。信杰租的那间屋子的大小事务,通常是她在打理。虞姬说她跟她男朋友认识的过程,是个“意外”。那是有次她在校园中跑步时,跟一个骑单车的男孩擦撞而认识的。不过,被撞倒的是那个男孩,而不是虞姬。後来,他就成了虞姬的男友。所以,我一直引以为戒,并提醒自己在校园骑车时千万要小心。1994年,一个凉爽的九月天,信杰打电话给我∶“你好,我是刘备的不肖儿子刘禅。智弘在吗?”信杰的坏习惯又来了,他八成正在研究三国史。“我不是智弘,我是在当阳长阪坡单骑救主的赵子龙。”“哈哈!智弘,为了答谢你的救命大恩,今晚带礼物来帮我庆生吧!”就在当晚信杰的生日聚会中,我第一次看见板仓雨子。其实最早认识板仓雨子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信杰,而是虞姬。虞姬在1994年的暑假,有“中国现代史”的暑修课程。而板仓雨子在1994年7月初来台湾後,虽然一直在中文系上课,也同时在历史系旁听中国现代史。中国现代史的任课老师,是个老学究,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有一次上课时,讲到这段历史,竟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声泪俱下的他,仍不断地控诉日军侵华的暴行。板仓雨子也不知道从哪里产生的勇气,竟然怯生生地举起手来发问∶“老师,对不起。我在日本念高校时,历史书上不是这样写的。”虞姬就在那时,才知道坐在她身旁的板仓雨子竟是日本人!课堂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虞姬开始担心老师的反应。结果老师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後说∶“唉…想不到刻意遗忘这段历史的,除了中国人外,还有日本人。罢了…下学期开学後,你来修我的课吧!我会教你正确的历史。”下了课後,板仓雨子主动询问虞姬一些选课事宜,并一直耿耿於怀老师刚刚的那段控诉。“Hon-Do?”板仓雨子睁大了眼睛问著虞姬。“是真的吧!?台湾的历史书上是这么写的。毕竟我们都没经历过那个年代。”虞姬的回答其实很客观,同一桩历史事件,日本人如果有自己的说法,那么台湾人何尝不会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辞呢?历史的真相不应被扭曲,但记录历史的人,却各有立场。於是虞姬成了板仓雨子的第一个台湾朋友。虞姬常主动邀板仓雨子吃饭,也常带她逛街。透过虞姬的介绍,板仓雨子也认识了信杰和陈盈彰。但在信杰的生日聚会前,我一直没机会认识板仓雨子。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