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www68399.com皇家赌场,6 “要你管!” 我回过头,手指着电视机大喊。 这次糗了。我又羞又气,赶紧离开餐厅。 整个下午我都窝在寝室里,被窗外的风雨声搞得心乱如麻。 四点半左右,突然狂风大作,窗户好像在发抖,不断发出颤抖声。 偶尔传来碰撞声,应该是脚踏车或是花盆之类的东西被吹倒的声音。 还有辆汽车的防盗警铃声响个不停,吵死人了。 六点到了,我的心跳瞬间加速,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再待在寝室的话可能会因心脏爆裂而死,我决定马上出门。 仔细收好那张招待券,把雨衣穿上,说了声菩萨保佑后,我便离开寝室。 在走去车棚骑机车的路上,强风不断,吹得我摇摇晃晃。 我越想越气,越气越冲动,越冲动越气,我不禁仰头大喊:“把我的青春还给我!” 少尉牛排馆离学校很近,我抵达时还不到6点20。 我不想太早到,只好在附近多骑几圈。 骑到第四圈时,大约6点40,差不多了。 我先把机车停在五十米外,脱下雨衣挂在机车上,再顺着骑楼慢慢走到少尉牛排馆。 看了看表,6点50,这时间应该很完美。 但风雨中的等待,即使只有10分钟,也是非常漫长。 7点到了,6号美女没出现,我安慰自己女孩约会时本来就会迟到。 7点5分,我安慰自己也许这里不太好找,女孩来到这里需要时间。 7点10分,我安慰自己这种天气出门的话,任谁都会晚个几分钟。 7点15分,我安慰自己…… 完了,我已经想不出理由,而且开始担心梦境会成真。 我只担心了两分钟,便看见有个女孩出现在骑楼尽头。 我看不清她的穿着,只见她收了伞,甩甩伞面上的水,理了理头发后,朝我这个方向快步走来。 在这样的风雨中,整列骑楼没人走动,所以应该就是她了。 我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身体因紧张而细微颤抖。 果然她走到店门口便停下脚步,先看了我一眼,再看了看招牌。 “请问……”我鼓起勇气向前,“你是6号美女吗?” “嗯?”她的眼神有些迷惘,“6号美女?” “抱歉。”我的心瞬间从高空跌落,“我认错人了。” “你没认错人。”她笑了笑,“我只是一时会意不过来,6号美女到底是什么而已。” “啊?”我听见自己低声惊呼。 “对不起,我迟到了。”她拨了拨额头上似乎被雨淋湿的刘海,“我走到一半时,伞被风吹坏了,只好折回去换另一把伞。” “真是抱歉。”我很不好意思,“这种天气还让你出门。” “你为什么要说抱歉呢?”她似乎有些疑惑,“日子不是你定的,台风也不是你叫来的呀。” “可是……”我想不出说抱歉的理由,“总之我很抱歉。” “你太客气了,迟到的人是我呢。” 她笑了起来,眼睛清澈明亮,并发出轻微的笑声,我感觉似曾相识。 我不好意思直视她的眼睛,略低下头,看见她穿着蓝色牛仔长裙。 裙角滚了一些白色花边,还有些深蓝色不规则且凌乱的图案。 那是蓝色布料浸了水之后的深蓝色水渍啊。 我再微抬起头,发现她的发梢似乎也因浸了水于是黏贴在肩牓上。 她轻轻拨开贴在肩牓上的头发,白色衬衫便出现细碎的水渍。 我突然有些激动,不自觉地注视她的眼睛。 视线相对时,她只微微一笑。 “我还没先自我介绍呢。”她又笑了,“你好,我叫翁蕙婷。也是如你所说的,6号美女。” 天色早已全黑,雨势仍旧猛烈,狂风依然号啕。 街灯稀稀落落,路上几乎不见人影和车辆。 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和她。 餐厅内透射出微弱的鹅黄色光线,或许可以带来一些温暖;但真正让这个世界温暖而明亮的,是她的眼睛。 那是在台上初会时,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也是从开始到现在,最深的印象。

16 跨上机车时我看了看表,6点20,也许会迟到。 不管了,到了再说。 虽说是台风天,但外头没什么风,不过倒是有一点雨。 可能是受台风外围环流影响,所以才会飘了点雨。 崇学路离学校有段距离,而且我对那一带也不是很熟,花了些时间才找到188巷。 巷子弯弯曲曲、巷中有巷,而且天色已暗、天空又飘雨,我在巷弄间绕来绕去,始终找不到普罗旺斯。 我越骑越心急、心跳越快,握住车把的双手也微微发颤。 我只好在三条小巷交会处的墙边停下车,试着冷静,也让自己喘口气。 当我抬头朝天空准备大喊:把我的青春还给我时,看见墙上画了一片蓝天下的熏衣草田,“普罗旺斯”就写在蓝天上。 我大喜过望,赶紧把车停好,脱下雨衣,随手搁在机车上。 其实这里非常靠近崇学路,只要一转进巷子就看得到。 刚刚太心急了,而且店门口的树长得很茂密,遮住了那四个字,因此才会找不到普罗旺斯。 看了看四周,这里刚好在三岔口,房子外侧便呈圆弧形。 我走到店门口,小小的木门带点童话风情,上面还写了Provence。 Provence? 不就是普罗旺斯吗? 我哑然失笑,刚刚我的眼睛只搜寻普罗旺斯这四个中文字。 还好那面好心的墙上写了中文字,不然我大概死也找不到。 店名用英文确实会比较有气质,即使把店名取为“Goodmorning”、“Comeagain”,你也会觉得新奇有趣。 如果用中文,便是“大家早”和“搁再来”,那么你还会想进去吗? 不能再胡思乱想,我已经迟到15分钟了。 伸手想推开木门时,手只伸到一半便收回,我竟然又犹豫了。 如果只有6号美女那还好,问题是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的学妹。 况且现在她们应该正开心地吃饭聊天,我突然出现会不会煞风景? 虽然明白多犹豫一秒便是迟到越久,但还是不得不犹豫。 “你果然来了。” 木门被拉开,6号美女正探出身子。 “你……”我吓了一跳,说不出话。 “这里不好找,我怕你找不到,便出来等你。”6号美女走出门,“没想到一开门就见到你。” “我……”我还是说不出话。 “你找了很久吗?”她问。 “还好。”我终于回过神,“其实我到的时候也已经迟到了,抱歉。” “该说抱歉的是我。”她笑了笑,“邀约很仓促,请别见怪。” “不不不。”我很不好意思,“你太客气了。” “没淋到雨吧?” “没有。”我说,“我穿了雨衣。” “那就好。” 然后我们都不说话,也都忘了要走进店里,反而同时朝反方向走去。 经过店门前花草茂盛的三角形小花圃,又来到画了熏衣草的那面墙。 也许是那幅画带来的错觉,我仿佛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像是可以安定人心、放松心情的熏衣草香味。 “我想请教你一件事。”我先打破沉默。 “请说。” “你知道我会来?” “嗯。”她点了点头。 “这又是你的莫名其妙预感?” “可以算是预感。”她说,“但不算是莫名其妙。” “怎么说?” “因为我相信你会来呀。” 她笑了起来,笑容很灿烂。 虽然都是台风天,但这次只有微微的风、细细的雨;这里没有骑楼,只有花圃里盛开的花草;餐厅也不是同一家,而且这次吃饭应该要付钱;迟到的人换成是我,不再是她。 或许什么东西都会改变,也将改变。 但不变的依旧是她的眼神与笑容。 “绣球。” “是。”我回答,“6号美女。” “我们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欣赏墙上的画吗?” “不。我们是来这里吃饭的。” “那我们进去吧。” “嗯。” 我们往回走,走到店门口,我推开木门让她先走进。 她经过我身旁时,对我笑了笑,是很开心的笑容,不是客套的微笑。 那一瞬间,我觉得心头有一阵微风吹过,带走犹豫和不安。 我也莫名其妙因为这阵微风而联想到秋天。 我确实是在秋天出生的没错,因为6号美女让我感受到全新的生命。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