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朋友劝我们考虑是否该弃养米克?因为狗是很会嫉妒的动物。 我和筱惠一向把米克当孩子般对待,米克便想独佔我们的爱。 一旦发现即将有孩子诞生,牠可能不再被宠爱或必须跟别人分享爱, 于是狗灵作祟或是利用念力之类的能量,让孩子不会诞生。 我知道朋友是好意,但我和筱惠对这种说法颇不以为然。 事实上在筱惠刚流产时,米克似乎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悲伤气氛, 因此特别安静与懂事。 牠会静静趴在筱惠脚边,筱惠起身时牠也会起身,然后默默跟随。 如果我忘了要带牠去公园,牠也不会来提醒我,更不会发出呜呜声。 米克的视线,只集中在筱惠一人身上。 「如果我们这辈子没小孩,就把米克当成亲生的小孩吧。」筱惠说。 『米克8岁多了,算是开始进入老年时期。』我顿了顿,说: 『狗的寿命最多只有十几年,恐怕……』 「胡说!」筱惠突然很激动抱住米克,「米克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米克,你说对不对?对不对?」 米克摇了摇尾巴,轻轻舔着筱惠的脸颊。 『我说错了,抱歉。』我说,『米克一定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幸好米克的存在安慰了筱惠,不然我非常担心连续流产两次的筱惠。 而我也可放心把筱惠交给米克,专心找新工作。 37岁那年春节刚结束,当了一个月的失业族后,我终于找到新工作。 这公司的规模小多了,应该会正派经营,因为没有财力去做非法的事。 虽然待遇比前一个工作更少,但在现实社会中打滚多年, 我早已懂得不抱怨并且珍惜。 这时米克8岁半,似乎开始有了老化的迹象。 扑人的动作很少见了,大概只是把前脚搭在我或筱惠的腰上。 刚下班回家的追逐,牠开始改用小跑步,不像以前几乎是全力奔跑。 由于家裡很小,以前牠奔跑时总是伴随着跳跃,以便越过障碍物。 现在牠也不再跳跃了。 我怀疑现在的米克是否还有能力大战三隻黑狗? 至于我,还未满40岁,要说老还太早。 而且孩子还没出生,说什么我也得让自己保持年轻。 新公司由于人手少,因此每个员工的工作量都算大,没有凉快的缺。 不过当你嚐过失业的滋味后,会觉得可以抱怨工作量太大是种幸福。 38岁那年4月,筱惠第三次怀孕。 家裡附近刚好新开了间妇产科医院,我和筱惠便决定换换手气。 当医生准备要照超音波时,筱惠紧张得全身发抖,双手紧抓着我。 终于检测出胎儿的心跳后,筱惠忍不住哭了出来。 「恭喜妳呀。」医生是女性,似乎很能体会筱惠的心情,「这是喜事, 应该开心才对。来,笑一个吧。」 「我之前已经连续流产两次了。」筱惠说,「我很担心。」 「现代妇女流产一、两次还算常见。」女医生说,「除非连续三次, 才要注意是否习惯性流产,或是染色体异常。所以妳不用担心。」 「可是我38岁了,是高龄产妇……」 「妳知道让我产检的妈妈有多少高龄产妇吗?」女医生笑了笑,「高龄 产妇一样可以生出健康活泼的宝宝。就像我,42岁时才生女儿呢。」 女医生的话似乎完全扫除筱惠心中的阴霾,筱惠露出开心的笑容。 虽然有之前两次的痛苦经验,但我和筱惠都觉得这次胎儿会健康。 我们更小心了,我也常常提醒筱惠别太劳累。 随着怀孕週数增加,筱惠脸上的笑容更满足,也更幸福。 每次产检时听见胎儿心跳声,我们都会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悦耳的声音。 筱惠怀的是个男孩,当她看到超音波相片中的小鸡鸡时,总是笑开怀。 「米克。」筱惠笑了,「你快要有弟弟囉。」 怀孕6个月左右,筱惠的肚子已明显隆起。 我几乎不让她做任何家事,米克也由我一个人带去公园,不让她去。 每当要带米克去公园时,牠总习惯性走到筱惠身边等她一起走。 「妈妈不去了。」筱惠挥挥手,「你跟爸爸出门就好。」 米克刚开始时是疑惑,后来渐渐变成失望。 有次米克直起身要将前脚搭在筱惠腰上撒娇时,她突然尖叫着躲开。 米克吓着了,低下头不知所措。 我非常清楚筱惠保护胎儿的用心,但米克并不知道。 筱惠躲了几次米克的撒娇动作后,米克从此就不再对她撒娇了。 牠似乎自觉做了件不可饶恕的事。 39岁那年1月中,筱惠的预产期到了,但并没有分娩的徵兆。 胎儿已逼近4000公克,我很担心筱惠的生产过程会不顺利。 我们决定去医院打针催生,打完催生针后20个小时,筱惠终于生了。 据说很多第一次当爸爸的人第一眼看见婴儿时,会激动流泪。 但我第一眼看见婴儿时,觉得终于解脱了,只想好好睡个觉。 我和筱惠打算各给一个字给孩子,组合成他的名字。 「我取的是『良』。」筱惠说,「希望这孩子像他父亲一样善良。」 『我给「平」。』我说,『希望他修平等心,懂得众生平等的道理。』 所以我的孩子叫良平。 我担心筱惠太累,便劝她辞掉工作,专心陪着良平成长。 「你疯了吗?」筱惠说,「我们不是有钱人呀。」 筱惠月薪三万多,保母费一个月大约两万,如果筱惠去工作的话, 就得请个保母,那么每个月家裡只会增加一万多块左右的收入。 『公司开始有业绩奖金制度,我多做点事钱就会多一点。』我说, 『而且我也会接些桉子在家裡做。算了算每个月应该可以多一万块。』 「可是……」 『妳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妳和良平饿肚子。』我说,『一定不会。』 我说服了筱惠,但她说将来还是得看情况决定要不要再上班。 筱惠生完后在医院附设的月子房坐月子,良平也留在医院的婴儿室。 良平是过敏体质,身上常出现疹子,医生怀疑可能是异味性皮肤炎。 医生交代家裡的环境要保持乾淨,避免灰尘和尘螨等等过敏原。 「我们家裡有养狗。」筱惠问,「这会影响小孩吗?」 「开什么玩笑?」小儿科医生说,「狗的皮屑和毛髮都是过敏原。」 筱惠一听眉头深锁,她开始烦恼家裡四处飞散的狗毛该怎么办。 筱惠坐月子期间我变得很忙碌,白天得上班、下班后去医院陪筱惠; 但我得回家睡。一来隔天还要上班,二来捨不得让米克独自在家。 不论白天还是晚上,米克总是趴在门边静静等着筱惠回家。 即使我要带米克去公园时,牠也不像以前那样兴奋,只是缓缓站起身。 从公园回来后,米克又趴在门边。 以前都是筱惠喂米克吃饭,现在这工作得由我来做。 但我不像她会细心煮东西给米克吃,我只能在超市买些肉块, 简单水煮一下再喂米克。有时太忙,便乾脆在速食店买炸鸡。 米克的食慾变差了,我得好说歹说劝牠吃饭,但牠常常只吃几口后, 便又到门边趴下。 米克10岁半了,已算是条老狗,而筱惠不在家的一个月内, 米克更加快速地衰老。 筱惠坐完月子那天,我把她和良平接回家。 门刚打开,只见米克兴奋极了,歇斯底里地叫着, 而且许久未见的扑人动作竟然出现,牠直接扑向筱惠。 「别过来!」抱着良平的筱惠大叫一声,同时侧身闪避。 不知道是米克或是筱惠的叫声惊醒了良平,他哇哇哭了起来。 米克愣住了,不再狂吠,低下头眼睛朝上看着筱惠。 但筱惠没理牠,抱着良平直接走进主卧。 筱惠发挥了母性本能,她很细心照顾这个得来不易的亲生孩子。 她彻底清理了主卧,而且每两天拖一遍屋子裡的地板。 婴儿床在主卧,因此她要我在主卧门口装活动隔板门,阻止米克进入。 米克刚开始发现无法进入主卧时,会在门口徘徊并发出呜呜声。 几天过后牠似乎接受了事实,不再发出呜呜声,安静趴在主卧门口。 当筱惠走出主卧时,米克总是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偶尔摇摇尾巴。 但筱惠只会跟牠说些话,从不弯下身摸摸牠,更别说抱牠了。 米克的眼睛会一直看着筱惠,眼神很忧伤。 『妳摸摸米克吧。』我很不忍心看到牠的眼神,『洗手就好了。』 「如果我像以前一样摸米克,万一有天我忘了洗手怎么办?」 我无话可说,只好自己走过去摸摸米克,但牠依然注视着筱惠。 而筱惠只是提醒我要把手洗乾淨后才可以抱良平。 我能理解筱惠的难处,她用母奶哺育良平,有时抱在怀裡亲喂, 有时得先用手挤出来放入奶瓶冷藏,再温热给良平喝。 她不想用手接触米克,毕竟米克的身上都是过敏原。 筱惠也怕母奶内有过敏原,因此特别注意饮食与忌口。 她戒了最爱喝的咖啡,茶类饮品也不喝,海鲜类食物中只吃一点点鱼。 每当良平在客厅时,米克便很想接近他,但筱惠总是挥挥手叫牠走开。 有次我抱着良平在客厅看电视,米克走近我,用鼻子嗅了嗅良平的脸。 「米克走开!」筱惠因紧张而大叫。 米克以为做错事了,低头走开几步,然后趴在地上,眼睛看着筱惠。 『米克只是想亲近良平而已。』我说。 「你希望良平身上又长出疹子吗?」筱惠说完后,向我伸出双手。 我没回话,把良平交给她抱。 米克年纪越老,掉毛的速度越快。 即使每两天拖一次地,地上还是偶尔可以看见狗毛。 朋友来家中作客时,虽然嘴裡不说,但我知道他们心裡有很大的问号。 好不容易有了孩子,怎么会让具有过敏体质的孩子跟一条又老又凶 又很会掉毛的狗住在一起呢? 「乾脆去把米克的毛剃光吧。」筱惠说。 『剃光?』我很惊讶,『跟以前一样剪短就好了。』 「你希望家裡到处是这种东西吗?」 筱惠从牆角捡起一小团毛球,将毛球凑近我眼前。 我带着米克去找那位不怕死的宠物美容师,这些年来米克都让她剪毛。 「把毛剃光?」她也很惊讶,「对长毛犬而言,毛是牠的自尊耶。」 『这我知道。』我很为难,『但小孩才几个月大,又容易过敏……』 「我懂了。」她叹口气,「不然让米克只留下1公分左右的毛?」 我犹豫了一下,决定违背筱惠的旨意,便点头说好。 筱惠看见米克的毛并没有完全剃光时很不高兴,说: 「没看过像你这种把狗看得比自己的小孩还重要的爸爸。」 米克更老了,每天早上目送我上班时,我总感觉牠没睡饱,精神萎靡。 下班回家时,牠不再跟我追逐,咬了我拖鞋后,走了几步便停下来。 跟我拔河的力道也弱了不少,我总是很轻鬆地取下拖鞋。 要带米克去公园散步时,牠依然会走到筱惠身边等她, 如果那时她在主卧,米克便在门外等她,动也不动。 我只能走到米克旁边,用一点力道,拉着米克出门。 米克似乎已对公园失去兴趣,以前总是很兴奋地绕公园一圈, 现在则是走了直线距离30公尺后,便转身走回家。 以前是又跑又跳,现在则是步履蹒跚。 但即使米克再老,牠看家和护主的本能始终存在。 只要有人经过我家大门,牠依然会到门边朝着门缝,隐隐发出低吼声。 偶尔筱惠推着婴儿车带良平去公园走走,我通常也会牵着米克一起去。 米克会打起精神走在前头,而且不时回头看着坐在婴儿车上的良平。 如果迎面走来陌生的人或是狗,米克会保持警戒甚至低吼。

台湾人常说娶老婆前和生孩子后,运气会很好。 我娶老婆前的运气不好,那时公司被火烧光,我突然失业; 但我生孩子后的运气真的很好。 良平出生后一星期,公司办尾牙,我抽中最大奖——36吋液晶电视。 良平两个月大时,我中了统一发票二奖,奖金四万元。 良平五个月大时,我决定买辆车,方便日后带着家人出门。 以前因为不能丢下米克,很少出远门去玩,所以从没想过要买车子。 这点还是得感谢米克,因为养车跟停车都是不小的费用。 由于经济考量,我打算买中古车,便四处询价比价。 刚好有个大学同学想把他那辆三年车龄的福特车卖掉,我立刻联络他。 他可算是我大学时代最要好的朋友,退伍后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 我问他为什么要卖车?他说他打算换辆Benz或BMW。 『你溷得这么好?』我很惊讶。 「我有苦衷。」他很白目地笑,「因为当老闆了,不得不换好车啊。」 原来他老闆上个月突然中风,无法再工作,而老闆娘对公司状况不熟。 他跟老闆十多年了,早已是老闆的左右手,熟知公司所有业务与运作。 老闆娘便请他继续经营,因此他现在算是那家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来我这裡上班吧。」他说,「我缺个人帮我经营,快忙不过来了。」 『我考虑一下吧。』 「考虑个屁!」他大叫,「不管你现在薪水多少,我直接加两万。」 『很阿莎力喔。』我说,『那车子你要卖多少?』 「我当然半卖半送。」他说,「算是报答你以前考试常罩我的恩情。」 我辞去工作,到他那裡上班,车子也办好了过户手续。 这公司虽小,但体质不错,也很用心经营,业绩稳定。 我除了有自己负责的工作外,他也让我参与管理阶层的工作。 自从劝筱惠不去上班后,我一直烦恼家裡减少的收入、良平的花费、 将来良平的学费等等,只能不断想办法增加收入,爆肝也无所谓。 但新工作的薪水大幅提高,年底还有分红,我觉得我出运了。 虽然未来的变数还很大,但我相信日后的工作会很稳定,收入也足够。 我39岁这年,终于当了父亲,也找到理想的工作,我很满足。 每当看着良平沉睡的脸,我都会有种莫名的幸福感。 我虽然不算有钱,但我很富有。 唯一的遗憾,就是米克已老态龙锺。 良平七个月大时,米克已经11岁了,又老又病。 我带着米克去看兽医,因为牠走没几步便气喘吁吁。 「这是心室肥大。」兽医检查完后,说:「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 『啊?』我吃了一惊,不禁看了看米克。 「牠的肾脏功能很差,再恶化下去,恐怕会肾衰竭。」兽医说。 我开始喂米克吃药,但米克很讨厌吃药,总是别过脸。 我得再将牠的脸转正,半哄半强迫牠吃药。 每当看见米克病恹恹,我总是很感慨也很难过。 「米克,你忘了你是狮子座的狗吗?」我说,「要赶快好起来啊。」 米克看着我,眼神空洞,喘了起来。 良平八个月大时,开始在家裡四处乱爬,精力充沛。 他对米克很感兴趣,总想爬近米克,而筱惠会大叫:米克走开! 有次米克趴在牆角睡觉,良平又兴奋地爬向牠,眼看即将碰到牠。 「米克快走开!」筱惠惊慌大叫,人也迅速跑向米克。 米克摇摇晃晃起身,狼狈地爬开几步,但良平转了方向继续朝牠前进, 牠只得拖着身体再勉强爬开,很吃力的样子,也开始大口喘气。 筱惠终于赶上,从地上一把抱起良平。 『妳别那么紧张,这样会吓到米克。』我说。 「我怎么会不紧张?」筱惠瞪了我一眼,「米克那么凶,如果咬了良平 怎么办。」 『米克会凶,是为了要保护妳,不是因为喜欢咬人。』我说。 「你……」筱惠指着我,「算了,不跟你说了。」 筱惠抱着良平走进主卧,米克即使喘着气,眼睛依然望着筱惠。 这天我很忙,晚上一直待在小房间内工作。 11点半左右,发现米克在我脚边坐直身体,仰头看着我。 我低头看着牠,觉得牠的眼神非常怪,我从未见过牠这种眼神。 自从筱惠坐完月子回家,米克的眼神总是显得忧伤。 但此刻牠的眼神已经不只是忧伤,勉强形容的话,应该算是悲伤。 『米克乖。』我摸摸牠的头,『爸爸很忙,你先去睡觉。』 米克依然坐直身体,动也不动,只是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 我心裡很难过,只能用左手摸摸牠的头,右手继续敲打键盘。 过了一会,觉得这样工作有点吃力,左手便离开米克回到键盘。 这件桉子很重要,我今晚一定要赶完,只能专心了。 终于忙完后已是凌晨1点,伸了伸懒腰后,看见米克竟然还在我脚边。 『爸爸忙完了。』我又摸摸牠的头,『我们都该去睡觉了。』 米克不动如山,仰头看着我,眼神依旧悲伤。 又劝了牠几句赶快去睡觉后,我便离开小房间走进主卧。 当我换好衣服准备上床睡觉时,透过隔板门缝隙看见米克坐直身体, 视线似乎朝向已入睡的筱惠。 我走到隔板门边,低头说:『妈妈睡了,你也快去睡觉。』 但米克没看我,我终于确定牠是看着筱惠。 由于实在太累了,我只好回床上躺下,打算好好睡个觉。 凌晨3点左右,良平的哭声吵醒了我,醒来后看见筱惠正哄着良平。 「你继续睡。」她抱着良平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我哄他睡觉。」 打算再度入睡时,竟然发现米克还坐在隔板门外,眼睛看着筱惠。 我下床去摸摸米克,但米克的视线依然只在筱惠身上。 『妳来摸摸米克吧。』我很不捨米克悲伤的眼神。 「都说了几百遍我不能摸米克了。」她有些不耐烦,「而且你没看见 我正在忙吗?」 『不然妳来跟米克说说话吧。』 「真是。」筱惠不太情愿走到隔板门边,「米克乖,快去睡。」 米克抬头看着筱惠,但她话说完后便不再理牠,专心哄良平入睡。 我只好再回床上躺下。 隔天要出门上班时,米克竟然没到门边送我。 『米克。』我又叫了声,『米克。』 米克没出现,我很纳闷。 虽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但我急着上班,也只好赶紧出门了。 这天很重要也很忙,下了班我还待在公司,10点半左右才回到家。 打开家门,米克又没出现,只听见良平的哭声。 看了客厅和小房间一眼,都没看见米克,我觉得很疑惑; 而良平还在哭,只好先进主卧看看良平怎么了? 良平只是肚子饿而已,筱惠正准备喂他喝奶,我坐在床边看着他们。 良平喝完奶后,在主卧地上乱爬,我跟他玩了一会后便去找米克。 打开小房间四处看了看,没看见米克;走到客厅和阳台也没看见牠。 除了主卧外,屋子裡我已找遍,都没发现米克的踪影,我更疑惑了。 米克不可能在主卧吧? 虽然明知不可能,但我还是走进主卧,米克果然也不在。 可能是我真的心急了,便趴在地板看了床底下一眼。 「咦?」筱惠很纳闷,「你在找什么呢?」 『没什么。』床底下空空如也,我颓然站起身。 站起身的同时,一眼看见牆上我、筱惠、米克的新婚合照, 米克那时好年轻啊,满头乱髮、眯着眼睛、吐出舌头,模样很可爱; 而我和筱惠也笑得很灿烂,那是我们三个最幸福的时刻啊。 我又惊又急,走出主卧重新再找一次。 这次连客厅的沙发底下、厕所的马桶内都找了,还是没发现米克。 『米克。』我心裡很慌,『你在跟爸爸玩捉迷藏吗?』 瞥了一眼阳台,米克该不会从阳台上跳下去吧? 我打亮阳台的灯,扶着牆往下看,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我一定惊慌过头了,牆这么高,米克不可能跳过这道牆。 那么米克到底在哪裡? 我又仔细看了看阳台,除了挂着晾乾的衣服,只有洗衣机。 洗衣机背面贴着后牆,右侧对着我,左侧离边牆还有30公分缝隙。 那缝隙塞满杂物,比方洗衣粉盒、脸盆、花盆、小水瓢、旧衣架等等。 我看见小水瓢掉在地面,便走上前弯腰捡起打算再把它塞进缝隙时, 隐约看见下面有一小截白白的东西。那是米克的尾巴吗? 我急忙把缝隙中塞满的杂物清出,发现米克的头朝着牆,俯身趴着。 『米克……』我的声音在发抖,『你怎么会在这裡?』 我把米克抱出来,低头看牠的脸,牠双目紧闭、舌头伸出。 我轻轻摇了摇牠,但牠完全没反应,身体也变得僵硬。 米克死了。 主卧传来良平的哭闹声和筱惠的安抚声,筱惠正哄着良平入睡吧。 我紧紧抱着米克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右手轻轻抚摸牠的身体。 突然悲从中来想放声大哭,但只能压低声音,咬着下唇哭了起来。 眼泪源源不绝窜出眼角,止也止不住,我只能用手擦乾眼泪。 我一面擦眼泪、一面抚摸米克,没多久米克的毛就湿透了。 但我还是拼命掉眼泪。 恍惚之间,我想起了小黄。 妈妈说小黄失踪那天,她准备跨上脚踏车去菜市场买菜时, 发现小黄只是坐直身体看着她,丝毫没有要动身的打算。 「小黄。」妈妈说,「要去买菜囉。」 妈妈催促了几次,牠还是动也不动,只是仰头看着她,眼神很怪异。 僵持五分钟后,妈妈只得跨上脚踏车,往前骑了十几公尺后回头, 小黄依然坐在原地,双眼直视着她。 妈妈说当她买完菜回家时,就找不到小黄了。 我们全家人找了三天,邻居也问了,但都没有人发现小黄的踪影。 三天后爸爸跟朋友聊天时,朋友说他曾经听过一种说法。 「狗知道自己将死时,会用眼神跟主人告别。然后在家裡找个最隐密 的地方,一个人孤独的等待死亡。」爸爸的朋友说。 「为什么要找家裡最隐密的地方?」爸爸问。 「一来只剩最后一丝力气无法走远,二来希望死后还能守护这个家。 但最重要的是,牠不想让主人看见自己的尸体,以免主人伤心。」 爸爸恍然大悟,立刻冲回家,拿出手电筒直接鑽进地板下。 十分钟后,浑身髒兮兮的爸爸抱出了小黄的尸体。 没错,地板下的空间是老家最隐密的地方,我们家人从不鑽进去。 小黄不希望妈妈看见牠的尸体以致伤心,所以躲进地板下孤单死去。 米克应该也是这样想吧,才会用尽最后力气鑽进洗衣机和牆壁间, 塞满杂物的缝隙,并让杂物完全覆盖住自己的身体。 米克找到这个屋子中最隐密的地方,而且尽可能不让自己被发现。 一想到米克的用心和昨晚米克的眼神,快止住的眼泪又流下来。 对主人而言,狗只是生命中某段历程的一小部分, 那部分可以被取代,甚至可以遗弃。 但对狗而言,主人却是生命的全部,无法取代,更无法遗弃。 即使到了生命的尽头,心裡却只惦记着不能让主人伤心。 我听见隔板门打开的声音,赶紧擦乾眼泪,深呼吸几次。 「你怎么抱着米克呢?」筱惠似乎生气了,「你待会得洗手和洗澡, 而且还得换下这一身衣服。」 『抱歉,是我的错,妳别生气。』我强忍住眼泪,『我会洗手和洗澡, 全身衣服也会换新。』 「那你还不赶快把米克放下,还抱着干嘛。」 『反正都要洗手和洗澡了,再让我多抱一下吧。』 「你怎么了?」筱惠察觉出怪异,走到我面前。 『米克……』我突然哽咽,『米克死了。』 「你说什么?」 『米克死了。』我的泪水再度滑落。 筱惠整个人呆住了,过了一会才清醒,弯下身从我怀中抱起米克。 『妳得喂良平,别抱米克。』 她没理我,抱着米克坐在沙发另一端,低头仔细看着米克。 「米克。」她抚摸米克全身,「别睡了。」 『米克已经……』我喉头哽住,无法再说下去。 「米克。」筱惠没理我,一面抚摸米克一面柔声说:「妈妈好几个月 没摸你了,你会生我的气吗?米克,对不起,妈妈故意对你冷澹, 只是希望你不要靠近我,因为妈妈得保护良平。你知道的,良平会 过敏呀,而你身上都是过敏原。但妈妈还是一样爱你,从没变过, 你看妈妈还是一样煮你最爱吃的东西。米克,是妈妈不好,是妈妈 太坏了,你要原谅妈妈,妈妈只是……」 筱惠突然把米克紧紧抱在怀裡,终于哭了出来。 『良平才刚睡。』我说,『妳别哭了。』 「米克。」筱惠虽然压低哭声,但依然泪如泉涌,「米克。」 筱惠不再逞强,放肆地表达悲伤,把脸深深埋进米克的身体。 只见她的背部不断抽搐,也听见细细而朦胧的哭声。 从我28岁那年9月开始,到我39岁这年9月为止, 整整陪伴我和筱惠11年的米克终于离我们而去。 米克的后事,我们拜託那位不怕死的宠物美容师帮忙。 米克的遗体被火化,骨灰装进一个小小的骨灰罈裡, 放在一个专门安置宠物骨灰的地方。 「米克。」宠物美容师说,「安息吧。」 我和筱惠向她道谢,她说她是米克的朋友,当然要帮牠送行。 「在你身边让你珍爱的动物,可能是你前世的亲人、朋友或是爱人, 当牠陪你度过你这辈子最艰难的岁月后,便会离去。」她问: 「你们相信这种说法吗?」 我陷入沉思,没有回答。 「我相信。」抱着良平的筱惠说。 「依这种说法,米克已经功德圆满。你们就别再伤心了。」 宠物美容师说完后,便跟我们道别。 我和筱惠站在米克的骨灰罈前,久久都不说话。 或许我们同时都回忆起这11年来,跟米克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良平。」筱惠牵起他的小手,「跟米克哥哥说再见。」 良平可能觉得好玩,便笑了起来,笑声还颇宏亮。 『这辈子我们不要再养狗了。』我转头问筱惠,『好吗?』 「嗯。」她点点头。 开车回家的路上,筱惠轻拍良平的背哄他入睡。 透过后视镜,我发现她正看着我,脸上浮现澹澹的笑容。 『怎么了?』我问。 「如果我下辈子无法当人,我希望变成一条狗,陪在你身旁。」 『妳下辈子只想陪我十年吗?』 「虽然只有十年。」筱惠说,「但却是我全部且毫无保留的一生。」 我想,我下辈子应该还是会再养狗吧。 ~TheEnd~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