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朝颜生花藤 百转千迴绕钓瓶 但求人之水 ~加贺千代女·俳句 1. 一个很平常也很典型的假日下午,我窝在沙发看电视。 连续看了两部已重播n遍的港片后,我开始在频道间跳跃旅行。 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暂时停下脚步歇息的频道,我乾脆关了电视。 好无聊啊,日子再这么过下去,我大概会变成凋像。 待会晚餐要去哪裡吃?还有要吃什么呢? 虽然每天晚上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完全是我的自由; 但每晚都自由的结果,最后便觉得这种自由很烦,甚至会不想吃饭。 还好不必担心跟谁一起吃的问题,因为我都是一个人吃晚饭。 不过如果开始烦恼每晚该跟谁吃饭,应该是件幸福的事吧。 去洗个澡吧。 在出门吃晚饭前找点事做,会让我觉得人生还在前进,没有停滞。 『爱我,好吗?我愿意让伤心再来一遍,只要你留一个位子给我。 哪怕是在你心中,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我边洗澡边唱歌,越唱越大声,走调了也不会有人笑我。 要擦乾身体时,隐约听见手机响了,我只穿上内裤便冲出浴室。 「你怎么不接电话?」 『嗯?』 「我已经打了第三次了。」 『抱歉。刚好在洗澡。』 「原来是这样。」 什么叫:原来是这样? 我不认识妳啊。 这实在很难解释,总之结论是我真的不认识她。 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是一个多月前,之后她偶尔会打电话给我。 频率不一定,平均而言大约三天一次。 由于并不认识她,每次刚接起电话时总是会迟疑几秒。 不过她的声音很好认,我很快便能进入状况。 一种虽然不认识她但总能简单聊几句的状况。 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不能算不认识她,因为我认得她的声音。 该怎么形容这种声音呢? 她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很舒服,会让人全身放鬆。 具体形容的话,这种声音柔软而滑润,带点慵懒的鼻音,但却不嗲。 尤其透过手机听起来,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联想到性感这字眼。 我曾怀疑她是否是视讯聊天的辣妹,而且是很受欢迎的那种。 『请问……』我小心翼翼开口。 「你想知道什么?」 『不。我只想问妳,有什么事吗?』 「没。只是想知道现在正下着大雨,你没淋湿吧?」 『下雨了吗?』我看了看窗外,确实下雨了。 「看来你没淋到雨。没事别出门,晚餐到便利商店买个便当就行。」 『谢谢妳帮我想到答桉。』 「我也得准备去上班了。」 『喔。』 「你今天不用上班吧?」 『嗯。今天是假日,当然不用上班。』 「在餐厅打工就没这么好命,假日还是得上班。」 『喔,原来妳目前在餐厅打工。』 「说什么呀,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你老是心不在焉的。」 『抱歉。』 「不说了。我要出门了。」 『嗯。』 「你实在很没良心,都不会叫我下雨天出门要小心点吗?」 『喔。请小心。』 「算了。我要挂了。」 『嗯。』 「挂了不好听。」 『但妳的声音好听。』 「是吗?」她笑了,于是声音更甜,「谢谢。」 「我得走了。」笑声停止后,她说:「我出门会小心,你别担心。」 『其实我没想过要担心妳耶。』 「你少来。bye-bye。」 在我考虑该不该也说声bye-bye时,她挂了手机。 我坐在沙发左思右想,为什么她总把我误认为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电话也通了十几次,她都不会觉得奇怪? 难道我跟她真正认识的那个人很像? 该不会我真的是她认识的人,只是我忘了而已? 这应该不可能吧。 声音这么好听的女孩,如果长得漂亮,我一定死都不会忘; 如果长得不好看,我应该也会有「啊,真是可惜」的印象。 突然打了个喷嚏,才想起自己几乎是光熘熘的。 赶紧回浴室擦乾身体、穿好衣服,坐着发呆一会。 发呆完后便拿了把伞出门,雨果然很大,这是一场很有魄力的雨。 我紧抓着伞柄,慢慢走到巷口的7-11买了个御便当。 「要加热吗?」看起来才20岁的女店员问。 『太热会烫伤我这颗冰冷的心。』 「呀?」 『请加热。』我说,『谢谢。』 只要看到年轻的异性,我总想跟她多说两句话,言不及义也没关係。 我左手撑着伞、右手拿着便当,快到家门口时手机竟然又响了。 我手忙脚乱,先把右手的便当放地上,再把左手的伞交给右手, 空出的左手才可以从左边裤子口袋掏出手机。 来不及看来电显示,直接按键接听,然后贴在左脸颊。 「我到了。」 『到了哪裡?』我很纳闷。 「刚刚已经说过了呀。」 『喔!』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妳。』 「你都没认真听我说话。」 『让我想想看。嗯……』想了五秒后我才回忆起上一通电话的内容, 『是餐厅!妳到了妳工作的餐厅。』 「你如果再这样,我会生气的。」 『抱歉。』我说,『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跟你说一声我到了而已。」 『这……』 「这什么这,我怕你会担心呀。难道说你不会担心吗?」 『其实我真的……』 「唉呀,不能说了,得忙了。」她打断我,然后压低音量说: 「领班的眼睛抽筋——正瞪着我呢。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又没说bye-bye。 没想到这次不用等三天,只过了半小时她便又打来。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得知道我并不是她认为的那个人。 其实我老早就跟她说过我不认识她,但她总是不信。 也许只能藉着见个面来澄清这场误会。 刚开始接到她的电话时,我确实想过藉着见面来澄清这场误会; 但现在的我却不希望这误会冰释,所以宁可不和她见面。 这并不是意味着我很喜欢她,虽然我对她很好奇,也有一些好感。 我只是很enjoy有异性关心我,而且对我似乎颇有好感的状况。 即使这种状况只是一场误会。 我今年35岁,距离跟上一任女友分手时的28岁,已经七年了。 这七年来,我不仅没再交女朋友,认识的异性更是屈指可数。 我觉得整个人都快枯萎了。 但这女孩的出现却滋润了我,让我的日子不再枯燥。 因此虽然我和她之间有些莫名其妙,我却捨不得放弃她带来的温存。 我知道这样很自私而且对她不公平,但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一定会良心发现。

  1. 我在三月中去换了新手机,也办了新门号。 我只告诉家人我的新门号,另外公司方面也得报备。 「你想更改手机号码?」人事部门的熟女说,「为什么换手机号码? 你失恋吗?旧的门号合约到期吗?新的门号有优惠吗?」 『因为……』 「算了。」她打断我,「我不必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我在心裡OS:马的,那妳干嘛还问那么多? 这是个40岁的熟女,我没兴趣跟她多说话,填了新号码后就闪人。 新手机用了半个月,只有几通来电,耳根清淨不少。 也没有人打电话来说:「嘿,我要结婚了。喜帖要寄到哪?」 以前接到这种电话时,我总是想跳楼。 手机通讯录裡我只储存家人、同事、主管和公司的号码, 因为只有这些人才会有理由打电话给我。 然而在四月的第一个假日晚上,手机突然响起。 我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一组号码,表示不是通讯录裡的人打来。 『喂。』我按键接听,语气有些谨慎。 「你回来了吗?」是个女生,声音很甜美,但对我而言却是陌生。 『嗯。』 虽然应了一声,心裡却纳闷。什么叫回来?我今天一直没出门啊。 「你在做什么?」 『我在看电视。』我说。 「哦。」她说,「好看吗?」 『还好。反正只是杀时间而已。』我终于忍不住问:『请问妳是谁?』 「你认不出我的声音吗?」她笑了,「你说过我的声音很好认耶。」 『不好意思。妳可能打错了。』 「呀?」她似乎很惊讶,「你忘了我了吗?」 我从来就不记得有妳这个人,又该怎么忘了妳? 『小姐,妳应该打错了。』我说,『请问妳要找谁?』 「就你呀。在南科当电子工程师,姓蔡。」 『蔡什么?』 「你只告诉我你姓蔡呀,这手机号码也是你给我的呀。」 『我是姓蔡没错,而且我也是电子工程师。但是我不认识妳啊。』 「怎么会不认识?」她说,「在Bluewave,我们见过两次面。」 Bluewave是家pub,同事偶尔会在星期五晚上相约去那裡。 上个月我刚好也去了两次。 『可是……』我极力回想,根本不记得在Bluewave新认识了谁, 『我应该不认识妳。请问妳叫什么名字?』 「我是韩英雅呀。」 『韩英雅?』我问,『妳是韩国人吗?』 「第一次见面时你就是这么说。」她笑了起来,笑声依然甜美, 「现在竟然装作不认识我。」 『我真的不认识妳啊。』 「别装了。」她的笑声还没停止,「再装就不像了。」 『这……』 「这什么这,不要再玩了。」她停止笑声,「我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不在Bluewave做百威女郎了。」 『为什么?』 「因为你说过我不适合做百威女郎呀。」 『我什么时候说过?』 「喂,你再装傻我就不理你了。」她说,「你怎么不问我改做什么?」 『妳改做什么?』 「我改做海尼根女郎。」 『那还不是一样。』 「我逗你的。」她又笑了,「我目前还在找新的工作。」 『喔。』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你说的话我听进去了。」她说,「先这样, 不打扰你看电视了。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没说bye-bye。 我挂了手机,仍然是一头雾水。 依她的说法,她曾在Bluewave当啤酒促销小姐。 但我真的不记得在Bluewave认识她啊。 莫非我喝醉了以致于忘了她是谁?也忘了给过她手机号码? 我真有那么醉吗? 我问了一起去Bluewave的同事,大家都没印象有她这号人物。 如果在pub碰到穿着清凉的酒促辣妹,我们一定会跟她多说两句话。 就只是两句话,根本不可能进一步交谈,更别说留下姓名跟手机了。 虽然我还是觉得莫名其妙,但也只能当作是某种巧合的误会。 几天后的傍晚,我正准备下班时,手机响起。 又是陌生的号码。 「你在做什么?」她问。 『正要下班。』我说,『请问妳是?』 「你又来了。」她笑了起来,「我是英雅呀。」 啊?又是那个声音很甜美的女生。 『能不能请妳再确定一下?』我说,『我应该不是妳认识的那个人。』 「明明就是你。还要确定什么?」 『妳确定妳没打错电话?』 「这手机号码是你给我的,我打了,你也接了。不是吗?」 『可是我不认识妳啊。』我说。 「你跳针吗?为什么你老说不认识我?」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机费很贵,别再玩了。」她说,「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哦。」 『什么事?』 「我找到工作了。」她很兴奋,「在餐厅。」 『恭喜恭喜。』我说,『但是……』 「不说了。我该准备上班了。」她说,「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整个人呆住,久久无法动弹。 「谁打来的?」同事问。 『喔。』我回过神,『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 「你不认识?」他很纳闷,「那你还可以跟她哈拉?」 『因为她说她认识我啊。』 「什么?」轮到他呆住了。 我跟他说起这女孩打电话给我的经过,也简单说了我们通话的内容。 「这是诈骗电话。」他说,「现在的诈骗手法层出不穷,你要当心。」 『诈骗电话?』我吓了一跳。 他说最近流行声音嗲的女生打电话给男生假装认识或乾脆直接搭讪, 然后约男生出来见面,见面后通常会带去莫名其妙的美容护肤中心。 进去后她立刻拿出几瓶保养品,告诉他做半套保养三万二,全套六万。 如果男生不付钱消费,几个彪形大汉便围过来。 我听了冷汗直流。 其实我知道的最新诈骗手法是有人打手机给你后很快就挂掉, 如果你好奇回拨,对方会跟你拖拖拉拉,想尽办法延长通话时间。 因为这种电话是贵死人的付费电话,你收到帐单后会想跳楼。 诈骗手法跟电脑病毒一样,随时会有新病毒出现,而且越来越厉害。 各式各样的诈骗手法其实已经逐渐摧毁人性,为了避免受骗上当, 只能把所有人都当成贼来防。 我认为同事说的有道理,那个声音甜美的女孩应该是诈骗集团。 只要我不回拨、不跟她见面,她大概也不能骗走我的钱。 好可惜啊,声音这么好听的女孩,如果不骗钱而改骗感情, 我倒是很乐意被骗。 在一个假日下午,我午睡正酣时,突然被手机响声吵醒。 『喂。』我迷迷煳煳,躺在床上按键接听。 「我明天就换新手机了,我唸号码给你,你拿支笔记下来。」 『嗯?』 「快去拿笔。」她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我等你。」 我醒了一半,是那个自称韩英雅的诈骗女。 『等等。』我假装拿了笔,但其实我还躺着,动也没动,『好了。』 「你要仔细听好哦。」 她放慢速度把号码唸了两遍,然后再逐字唸了一遍。 「要记得哦,这是我的新门号。」她说。 『嗯。我记下了。』 「那你唸一遍给我听听。」 『啊?』我完全清醒了。 「你唸呀。」 『0968……』我坐起身,努力回想刚刚听到的号码。 「是0986。」 『喔。』我说,『0986……519……嗯……』 「592才对。」她的声音突然变冷,「你为什么没拿笔记下来?」 我当场被抓包,不禁满脸通红,说不出话。 我和她都没说话,气氛变得静默而诡异。 「为什么要骗我?」过了一会,她终于打破沉默。 『我……』我还是说不出话。 「再见。」 她说完后,立刻挂上手机。 即使她是诈骗女,我也应该光明正大告诉她不要再骗了、我不会受骗, 而不是虚与委蛇、敷衍应付。我这样的行径,也是一种欺骗。 而且她说再见时,似乎带着一点哭泣的声音,她应该很伤心吧? 为什么我要伤害她呢? 我很羞愧也很自责,心情突然变得非常糟。 我呆坐在床上,不想再躺下,也不想下床。 没想到十分钟后,手机又响起。来电显示仍是陌生的号码,是她吗? 『喂。』我有些紧张。 「对不起。」她说,「我刚刚的口气不好。」 『不。是我的错。』我说,『我刚睡醒,有点迷煳,请妳原谅。』 「你没错。」她说,「我换新号码,你原本就不一定非得记下不可。」 『不。我想记下来。』我说,『妳可不可以再给我妳的新门号?』 「你不必安慰我。」 『这不是安慰,我是真的想知道。』 「真的吗?」 『嗯。请说吧。』我赶紧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笔。 她低声快速唸过一遍,我立刻写在手上。 『我唸一遍,妳听听看有没有错。』我唸出写在手上的号码。 「没错。」 『现在我倒过来唸。』我把手上的号码由右向左唸一遍,『对吗?』 「对。」 『zeronineeightsixfiveninetwo……』 「你在干嘛?」 『用英文唸妳的门号啊。』我说,『接下来是台语。控告贝留……』 「够了。」她终于笑了,「别再唸了。」 『刚刚是我的错,请妳别难过。』 「嗯。」 『那么妳原谅我了吗?』 「嗯。」 我鬆了一口气。然而我随即想起,我不认识她啊。 『韩小姐……』 「叫韩小姐很怪,叫我英雅就好了。」 『英……』我顿了顿,『英雅小姐,我真的不是妳认识的那个人。』 「叫英雅小姐更怪。」她笑了。 『重点不是小姐不小姐。』我急了,『重点是我应该不认识妳。』 「你又来了。」她停止笑声,「你还想再惹我生气吗?」 『这……』 「这什么这。」她说,「先这样。我要去上班了。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根本来不及继续解释。 看来她应该不是诈骗集团,但这样更糟。 因为我不能再继续让她误认下去啊。 怎么办呢?不管我说了多少遍我不认识她,她始终都不相信。 难道只能让她看到我本人,这样她就会知道她认错人了? 见面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有必要搞得这么複杂吗? 之后一个月,她还是会每隔三天左右便打电话给我。 我有时还是会强调我根本不认识她,但她几乎完全不理我。 后来我就懒得再解释了。 至于她的新手机,我从没打过,不是因为我担心那是诈骗电话, 而是因为如果我打了,那我就没立场说我真的不认识她了。 渐渐的,我习惯接到她的电话,而且还能跟她聊上几句。 聊到后来,我甚至几乎会忘了我根本不认识她这个人。 我很想让她知道我不是她认识的人,但又担心真相大白后, 便再也听不到这么甜美的声音。 而且一旦她知道我并不是那个人,她会有什么反应? 她会伤心难过吗?心裡会受伤吗? 我该怎么办?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