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绣球。” “是。6号美女。” “感恩节快乐。” “你也说过了。” “因为我也是非常感恩呀。” 6号美女笑了笑,掏出钥匙转身开门,再回头跟我说了声Bye—bye。 铁门再度关上,发出细微的铿锵声。然后我发动机车走人。 我在秋天刚开始时认识6号美女,现在时序快进入或是刚进入冬天。 已经跨越了一个季节,没想到我还是可以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真是感恩。 感恩。 三天后,第一道寒流笼罩全台湾。 这波寒流来势汹汹,听说会持续好几天。 我换上厚外套,把秋天穿的薄外套收进衣柜。 可能是天气变冷懒得出门,我和6号美女上线的时间都变长。 偶尔在在线遇到时,互丢水球的次数也变多。 “今晚要麻烦你一件事。”6号美女的水球。 “请说。” “11点55分,可以麻烦你到我住处楼下吗?” “没问题。如果误差超过1分钟,你可将我倒过来念,叫我球绣。” “谢谢。” “请别客气。”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我到了之后就知道了啊。” 虽然我好奇她为什么要我11点55分到她住处楼下? 但可以在这么晚的时间见6号美女一面的兴奋感,远大于我的好奇心。 即使她是叫我去沿着巷子捡垃圾,我也甘之如饴。 我很准时抵达她的住处楼下,才刚停好车,铁门正好开启。 “绣球。” “是。6号美女。” “你好准时。”6号美女看了看表。 “因为我不想让你以后叫我球绣。” 6号美女笑了笑,又看了看表。 “天气真的变冷了。”她说。 “是啊。” “听说这波寒流很强呢。” “嗯。” “应该还会冷几天。” “嗯。” “你不发表对这波寒流的看法?” “嗯……”我迟疑一下,“我们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讨论天气吗?” “你可以算是千辛万苦,但我只是走下楼而已。” 6号美女又笑了,第三次看了看表。 “你的表怎么了?”我终于忍不住发问。 “我的表没事。”她说完后,看了第四次表。 “你……” “请等一下。”她第五次看表时非常专注,“快了。” 我很纳闷,但只能静静等待。 “10、9、8、7、6、5、4、3、2、1……”她抬起头,笑得很开心,“新月快乐!” “啊?” “11月走了,12月到了。现在已经是12月1号了,你不快乐吗?” “快乐?”我一脸茫然,“请问你在做什么?” “跨月呀。” “跨月?” “每365天才跨一个12月,跟每365天跨一次年的几率是一样的。”她笑着说,“所以每一个新的月份到来时,也应该跨一跨才对。” “这……” “新月快乐。”她说,“你不跟我说声新月快乐吗?” “新月快乐。”我只好说。 “你仍然很疑惑吗?” “不,我更加确定了。” “你确定什么?” “你小时候果然是会莫名其妙害怕锅子的那种小孩。” 6号美女笑了,很俏皮的笑容,我也跟着笑。 “其实12月1号是很特别的。”她停止笑容后,说。 “怎么个特别法?” “它是冬天的第一天呀。” “嗯。”我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绣球。” “是。6号美女。”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来陪我跨12月吗?” “不知道。”我摇摇头。 “因为我想在冬天来临的瞬间看到你。” 6号美女的眼睛闪闪亮亮,我突然联想到花灯。 那一瞬间,我觉得冬天根本还没来,因为我全身上下都很暖和。 “你是我今年冬天看到的第一个人哦。” “你也是我今年冬天看到的第一个人。” “这是我的荣幸。” “你又抢了我的台词。” 6号美女的脸上又露出俏皮的笑容,并往我靠近半步。 “还有一个约定呢。”6号美女说,“请你闭上眼睛。” “遵命。”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因为我也记得这个开玩笑式的约定。 果然一阵带有热气的强风刮过我的脸庞,我觉得更温暖了。 “这可是道地道地的,冬天的风呢。”6号美女笑着说,“这次是干的,而且没有火锅的味道了吧。” “嗯。”我笑了笑,“所以我更感动了。” “6号美女。” “是。绣球。” “你一定会长命百岁。” “那你也要哦。” 秋天过了,冬天来了。 而6号美女的眼神和笑容,依然是温暖的。

我想6号美女似乎并不急着离开,便指着人行道的长椅说:“要不要坐下?” “嗯。”她点个头。 我们在长椅上坐下,太阳快下山了,阳光的颜色非常浓黄。 “绣球。” “是。6号美女。” “如果我不是6号美女,你会帮我取什么外号?” “嗯……”我想了一下,“燕鸠吧。” “燕鸠?”6号美女很疑惑,“那是鸟类吗?” “不是鸟类,但同样有翅膀。” “那么是什么?” “angel。”我说,“所以你也不属于这个空间,因为你是天使。” 6号美女并未回话,只是转头注视着我。过了一会儿,才问:“你真这么觉得?” “嗯。”我说,“有时我仿佛可以在你背后看到白色翅膀。” “你的眼睛果然有问题。”她笑了笑。 “或许吧。” “谢谢。”她说,“虽然我不敢当。” 我们不再交谈,静静看着阳光的颜色由浓变淡,最后染上灰。 不知道如果从背后看着我们,会形成什么字?或是有什么形状? “太阳下山了,很快就要天黑。”我站起身说,“走吧。” “嗯。”6号美女也站起身。 我陪她走到她的脚踏车停放处,说了一声骑车小心。 “Bye—bye。”我挥挥手,“燕小姐。” 6号美女笑了,我觉得四周仿佛又变亮了。 “Bye—bye。”6号美女也挥挥手。 我骑机车回学校,先到学校餐厅吃晚饭,饭后再走回寝室。 虽然很想知道6号美女今晚有约是指什么约? 但目前的我并没有立场多问,所以不知道比较好。 这晚很平静,上BBS没被sexbeauty打扰、赖德仁在我睡觉后才回来。 我有一整晚的时间,去回味今天跟6号美女在一起时的点滴。 隔天起床后,我发觉天气好像变冷了。 自从我可以感受到秋天后,就对天气的改变很敏感。 秋天快结束了,搞不好在某些人的认定里秋天已结束。 我莫名其妙觉得感伤与担忧,感伤的是秋天的易逝;担忧的是我和6号美女的交集能否持续到冬天? 感恩节那天,小倩透过我约了6号美女出来吃饭,她答应了。 6号美女还带了蚊子来,所以是我、6号美女、蚊子、小倩、赖德仁,总共五个人一起到南门路的木棉道民歌西餐厅吃晚饭。 巧合的是,慧孝刚好每周四晚上在木棉道打工驻唱。 我们五人各在纸条上点了一首歌,慧孝都一一在台上唱出来。 我比较俗套,点的是欧阳菲菲的《感恩的心》,算是应景;6号美女则点了罗大佑的《野百合也有春天》。 “这首歌不适合你点。”我转头轻声对6号美女说,“你是娇艳的水仙,蚊子才应该点野百合也有春天,她也够野。” 6号美女笑了,然后看了蚊子一眼。 “学长。”蚊子说,“你是不是在说我?” “啊?”我有点吓到。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男生应该要坦率。” “是。” “你一定是说今晚你要请我吃饭。” “这……” “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男生应该要坦率。” “要。”我叹口气。 “感恩。”蚊子笑了。 “我也要感恩。”赖德仁说。 “我才不要请你。”这次我非常坦率。 “期中考时你向我借计算器,该不该报答我呢?” “该。”我叹口气。 “感恩。”赖德仁笑了。 “既然这样,那我也要感恩。”小倩说,“如果没有我的提议,今晚你就不能看到蕙婷。” “没错。”我又叹口气。 “感恩。”小倩也笑了。 我觉得自己像是感恩节的火鸡。 慧孝在九点演唱结束后,也过来一起聊天。 我们都称赞慧孝歌唱得很好,让我们在感恩节里很感恩。 慧孝的男友十点来接走她,我们五人则在十点半离开餐厅。 在餐厅门口,我们五人简单互道再见,赖德仁和小倩先离开。 他们走后,蚊子便说:“学姐,我还有事,要先到别的地方。” “那我怎么回去?”6号美女问。 “当然是学长载你回去呀。”蚊子说,“不然学长干吗请我吃饭?” “别胡说。”6号美女拍了一下蚊子的肩膀。 “学长。”蚊子说,“你说说看,你想不想载学姐回去?” “这……” “想就想,不想就不想。男生应该要坦率。” “想。” “这不就得了。”蚊子笑了。 蚊子拿了顶安全帽给6号美女,然后发动机车走人。 我和6号美女愣愣地注视蚊子骑车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不好意思。”我说,“我载你回去吧。” “说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我吧。”6号美女笑了。 我们默默走到我的机车停放处,我发动机车,引擎发出低沉的怒吼。 “请上车。”我说。 “谢谢。” 这是我第一次载6号美女,我非常紧张。 即使现在的温度很凉甚至有点冷,我依然感觉手心在出汗。 我骑得很慢,印象中考上驾照后就没骑过这种速度。 从地上的影子判断,6号美女虽然上身前倾,但双手是抓着车后。 我想她应该也觉得不太自在,所以沿途我们都没交谈。 终于到了她的住处楼下,我停下车,熄了火,松了一口气。 “谢谢。”6号美女下了车。 “感恩节快乐。”我说。 “感恩节快乐。”6号美女也说。 “天气有点冷,你上去吧。” “嗯。” “感恩节快乐。” “你说过了。” “如果非常感恩的话,要说两次。”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