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你双手抱着绣球,仔细打量,然后皱了一下眉头。 “为什么古代会选择抛绣球招亲?”你问。 “因为绣球花瓣如绣,团聚成球,又美又圆,象征幸福圆满。” “所以呢?” “所以将彩布结成绣球花的样子,借着抛绣球寻找好姻缘。” “怪怪的。”你摇摇头。 “哦?” “如果绣球象征幸福圆满,那么抛绣球不就是抛弃幸福圆满?” “这……” “或许该这么说。”你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接着说,“我把我的幸福圆满抛向空中,然后你接住了我的幸福圆满。” “很好的说法。” “所以你得为我的幸福圆满负责哦。” “尽力而为了。” 你笑了起来,双手轻轻摇晃绣球,绣球里的铃铛清脆响着。 那是上个世纪末——1998年,我大三上学期时的事了。 故事的开端跟赖德仁有关,那时我还住宿舍,而他是我的室友。 大二时班上有四十几个同学住宿舍,升上大三后,只剩不到10个。 搬离宿舍的最主要原因是每个人的东西变多了,寝室空间不够;当然也有交到女朋友或是想拥有独立空间于是搬离宿舍的人。 我和赖德仁选择留在宿舍,一来我们两人的东西都不算多;二来多数人搬走后,每个人的空间便相对增加。 原本四人一间的寝室,只有我和赖德仁两个人住。 两组上下铺我和他各占一组。我睡上铺,下铺置物;他刚好相反。 虽然大一和大二时他不是我的室友,但我们是同班同学,早已熟识,因此相处甚至同居都不是问题。 其实我很纳闷,照理说他已有女朋友应该要搬出去住才对,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会多很多,而且也不会有人打扰。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搬离宿舍? “一般人确实认为有女朋友的人应该会搬离宿舍。”他说,“就像一般人认为长得帅、功课好又有才气的人一定很狂妄。” “这跟搬不搬有什么关系?” “但我偏偏就是谦虚低调的人。”他回答,“所以不能用一般人的眼光看我。” 赖德仁的成绩确实很好,但长相平平。 至于才气这东西,很难用来形容工学院的学生。 你会称赞一个工数、力学、计算机很强的人有才气吗? 七步成诗的人,你会称赞他有才气;七分钟组成一台计算机的人,你只会叫他帮你组计算机而已。 在我眼里,赖德仁最大的特色是他的身材又高又壮,像篮球中锋。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9月的最后一天,理论上是秋天。 但南部没有明显的春、秋两季,因此天气还很炎热,只不过不像暑假时的酷热而已。 那天下午四点半左右,我和赖德仁要走回宿舍时经过学生活动中心,看见中心前的广场很热闹,像是在办什么活动。 走近看个仔细,原来是学生会主办的“校园十大美女”票选活动。 学生会跟各个系学会合作,请各系推举两位系上公认的美女参选。 有些系的女孩很少,甚至可能只有一只手的手指数目,那就不必勉强推举出两位女孩,以免坏了一锅粥。 算了算共有三十几个女孩参选,分别来自20个系。 每个参选女孩都有自己的票箱,票箱写上姓名和系级,还贴了张照片。 投票的人可以投十票,但同一个票箱只准投一票。 票选活动将持续五天,今天是第二天。 其实这种活动还满无聊的,而且通常选不出真正的美女。 不过重点不是选出来的美女长怎样,而是选出她们以后要做什么。 答案竟然是抛绣球。 当然现在这个时代的人不会笨到认为女孩一定得嫁给接到绣球的人,这只是学生会想出来的庆贺中秋节的活动点子。 接到绣球的男生除了有礼物外,还可以和抛绣球的美女共进晚餐。 抛绣球的时间是中秋节过后第三天的下午四点半,地点在操场。 我和赖德仁都觉得抛绣球这点子不错,而且也想看看所谓美女的照片,便挤进去凑热闹,各自领了十张票,准备投票。 原本想先投自己系上的女孩,却发现系上并没有女孩参选。 虽然这是意料中的事,但还是令人不胜唏嘘、悲从中来。 我细看每个票箱上的照片,可能是我的标准不高或是照相技术太好,我发现美女还真的不少,很难抉择。 在票箱之间来来回回走了三次,才把手中的票投完。 票选活动结束后,依得票数多寡取前十名,校园十大美女便产生了。 学生会把票选结果公布在海报栏,我还特地跑去比对。 十大美女中我只投了其中两位,看来我跟多数人的审美观不太一样。 不过所谓的美女本来就是主观的认定,没有对与错的区别,就像有人说林青霞漂亮,也有人说白冰冰漂亮。 只不过说林青霞漂亮的人可能比较多而已。 从投票后到抛绣球前的这些天,我每天拉着赖德仁去打篮球。 不是突然对篮球感到兴趣,而是要练习在一堆肌肉中抢篮板。 我得试着加强身体的弹性,并拉长每一寸肌肉。 赖德仁常取笑我,但我还是忍辱练跳。 中间碰到中秋节三天连假,我回家烤肉时也抽空练习原地跳跃。 阿爸看不惯,便大喊:“烤肉不好好烤,是在那边跳三小!” 这些人哪懂得一个念到大三还没交过女朋友的人心中的痛呢? 所以我还是含泪练跳。 抛绣球当天,我四点就到操场卡位。 关于这点,我跟多数人的想法就一样了,因为操场上早已聚满了人。 我心里凉了半截。 四点半到了,人更多了,如果加上看热闹的人,操场挤了上千人。 我心中那么一丝丝卑微薄弱的火光,仿佛快要熄灭。 “现在的大学生都没事做了吗?这种无聊的活动竟然有这么多人?” “干,你不也是?” “挤在这里抢绣球实在太无聊了,大家有点自尊好不好?” “干,你不也是?” “怎么会有那么多无聊的人跑来呢?” “干,你不也是?” “只有无聊的人才会在这里。” “干!你不也是?” 在拥挤人群的鼓噪声中,活动开始了。 十大美女一字排开站在台上,每人左胸上别着号码牌,1到10号。 这是名次的顺序,但由10号美女最先抛绣球,1号美女压轴。 当10号美女抱起绣球时,台下先是掌声雷动,三秒后突然鸦雀无声。 我看了看左右,每个人的眼神都十分凌厉,脚下则踩成弓箭步。 绣球刚抛出时,由于现场实在太安静,我仿佛听到细碎的铃铛声;当绣球从拋物线顶点往下坠落的瞬间,一声轰然巨响,全场一阵混乱, 最后绣球在两个男生手中拉扯。 如果两头凶猛的公老虎同时撕咬一只鸡会如何? 果不其然,两人手中各抓着半个绣球,并互相叫骂。 台上的主持人赶紧叮咛绣球是厚纸片做的,禁不起拉扯,请拿出绅士风度,这是君子之争要展现大学生的气质等等。 对一群饥饿的猛兽强调温良恭俭让的美德,无疑是愚蠢的。 大家的神情看来都颇不以为然。 “如果绣球再被扯破,活动便终止。”主持人最后说。 这句话击中要害,大家的神情立刻转为严肃与冷静,而且开始有人比较那两个半球的大小,判断方式还分成面积和体积。 终于决定出险胜的一方,他兴奋地大叫一声,穿过人群跑上台。 在众人嫉妒甚至是怨恨的目光中,领取礼物并且和10号美女握手。 落败的一方则神情呆滞,愣在当地,眼角泛着泪光。 9号、8号和7号美女抛绣球的过程都很顺利,绣球都没被扯破。 我心想所谓的美女是否都是从小家境不好,总是吃不饱于是力气小,以致抛出的绣球都不够远。 目前为止抛出的四个绣球中,离我最近的,也在我面前十米以上。 看来抢到绣球的几率几乎是零了。 右肩突然被拍一下,我回过头,赖德仁正笑吟吟地看着我。 “喂。”我瞪了他一眼,“你有女朋友了,别来凑热闹。” “没规定有女朋友的人不能参加啊。” “被你女朋友知道的话,你就惨了。” “她应该不会知道吧。” “她一定会知道的。”我说,“因为我要告诉她。” “喂。”他有点慌了,“别乱说话,我只是来凑热闹而已,没有……”

我没听他把话说完,马上转回头,面对司令台。 因为台上正传来“轮到6号美女”的声音。 我全神贯注、调匀内息、马步站稳,双眼紧盯6号美女手中的绣球。 6号美女抛绣球前竟然还助跑几步,真是好女孩,太令人感动了。 绣球被高高抛出,落下过程中那团红色在眼里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几乎可以看见内部的线条和构造。 我来不及细想,本能反应是先微蹲,再弹身向上,伸长双手。 眼前的红色突然消失,只见蓝天白云。 脚才刚着地,便看见高我半个头的赖德仁双手抱着绣球,得意地笑。 “你……”我指着他,说不出话。 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的笑容瞬间僵硬,口中也“啊”了一声。 他迅速冲进我怀里,我感觉双手被一种力道牵引,去抓住某样东西。 赖德仁退开后,我的双手已抱着绣球。 “快上台啊。”他推了推我。 “啊?”我有点恍惚。 “你接到绣球了,快上台领奖!”他又推了推我。 这次推的力道大了点,我重心不稳,退了两步。 “可是……”我皱了皱眉。 他干脆拉着我快速穿越人群,我双手紧抱绣球,脚步有些踉跄。 他拉我走到司令台边,在我还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我已经被引导上了阶梯,双手抱着绣球站在台上。 主持人和6号美女走过来,他先恭喜了我几句,再问我的姓名和系级,然后把装在手提袋里的奖品颁给我,我腾出右手接过。 6号美女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但始终没开口。 “里面还有张餐厅的招待券,记得要准时跟6号美女用餐哦。” 主持人说完后拍了拍手,但台下没人跟着拍手。 “预祝你们约会顺利。”主持人最后说,“双方握个手吧。” 6号美女先伸出右手,但我双手抱着绣球,右手手指勾着提袋;只好赶紧将提袋交给左手手指,用下巴与左手夹着绣球,再伸出右手。 可能是我的样子很狼狈,她笑出了声,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 当我握住她右手的瞬间,只感觉一阵柔软,与一丝晕眩。 印象中除了小时候拉过妈妈的手以外,好像从没牵过女孩子的手。 不过印象是不准的,也许我小时候去医院看病时,护士小姐看我可爱,便牵着我的小手,搞不好还亲过我呢。 无论如何,妈,我终于长大了,您可以放心了。 “你真的可以下台了。”主持人说。 我大梦初醒,满脸通红走下台,双手还是紧抱着绣球。 “太逊了,好像这辈子没见过女孩似的。” 赖德仁在台下等我,我一下台他立刻走过来狠狠敲了一下我的头。 “我……” “快闪吧。”他推了推我,“真丢脸。” 赖德仁拉着我离开操场,直接走回宿舍。 我双手一直抱着绣球,无法摆动双手走路,感觉脚步有些虚浮。 背后偶尔爆出巨响,抛绣球活动还在持续着。 脑子有些混乱,感觉身在一个怪异的梦境中,很不真实。 但一路上绣球始终发出细微却清脆的声音,那声音却很真实。 “可以把绣球放下来了吧。”赖德仁说。 我回过神,发现已经到了寝室,便把绣球搁在桌上,然后坐在下铺。 “那是我的。”赖德仁指着勾在我左手手指的手提袋。 “哦。”我将手提袋给他。 他从提袋拿出一件包装成长方体的礼物,大概有30厘米高。 “这东西满沉的。”他用右手掂了掂重。 “还有一张餐厅的招待券。”我说。 “是吗?”他探头朝提袋里看了看,“没有啊。” “怎么可能?”我大吃一惊,不禁站起身。 “在这里啦!”他左手拿着招待券朝我晃了晃,随即哈哈大笑,说,“吓到了吧。” “无聊。”我松了一口气,抢下那张招待券。 “少尉牛排馆?”我看了那张招待券一眼,“你听过吗?” “没听过。”他摇摇头,“可能是新开的吧。” “下星期五晚上七点……”我喃喃自语。 “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死都要去。”我说,“只是想把时间记熟而已。” “嘿嘿。” “嘿什么?” “你也该请我吃一顿大餐。”他说,“如果不是我矫健的身手再加上身材的优势,在那种兵荒马乱的情况下,你不可能抢到绣球。” “你还敢说?”我瞄了他一眼,“我要跟你女朋友说你去抢绣球。” “别开玩笑了。”他急了,“我真的只是去凑热闹而已,结果不小心看见绣球飞过来,本能反应当然是跳起来接住啊。” “我还是要跟她说,让她判断这种本能反应值不值得原谅。” “拜托啦,连说都不要说。” “那你该请我吃一顿大餐。” “啊?” “下星期五过后再请我吧。这段时间我要斋戒,确保约会顺利。” “算你狠,请就请。”他拿起绣球把玩一会儿,绣球发出当当声,“原来里面有几个小铃铛。咦?还结了一张小卡片。” 我凑近看个仔细,卡片上写着:6号美女翁蕙婷。 “我有投翁蕙婷一票。”他说,“她在我的十大名单中,排名第三。” “可是我没投她。” “如果你没投她一票,千万不要老实说。一定要说你投了她一票。” “不说实话不好吧。” “这种实话没一个女孩喜欢听,何况是美女。” “可是……” “还有绣球其实是我接住的,更是绝对不能说。” “这样好像是一种欺骗。” “这只是个有趣的活动而已。不要想得太严重。” 我不是白痴,当然知道这些实话最好别说。 我也不是那种具备超凡的道德感以致死都要说实话的人。 只是觉得不跟她说实话,对她很不公平。 尤其是这种如果是两百年前举行的话,她就得嫁给我的活动。 或许我可以把这个活动视为有趣,然而她会怎么想? 我有些良心不安,虽然我的心不算太良。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