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从此,每个礼拜二、四的晚上七点到九点,AmeKo会到我住的地方。前一小时,我教她中文;後一小时,她教我日文。我的日文程度,可以说是十窍通九窍。换言之,即一窍不通。所以她只好从ㄚㄧㄨㄟㄡ开始教我。而AmeKo的中文底子却不差,所以我根本不算是教她中文,顶多教她如何欣赏唐诗宋词而已。偶尔再夹杂著一些台语。因此我跟AmeKo的沟通,主要是靠中文。如果中文仍然是鸡同鸭讲,就只好用英文。虽然我的英文并不好,但已经足以嘲笑日本人了。我也深刻地体会到微笑是人类共同语言的道理。因为当我们彼此不懂对方语言中的意义时,总是会相视一笑。记得第一次上课时,我问她∶“AmeKo,为何你叫“雨”子呢?”她说因为她是在雨天出生的,所以她爸将她取名为雨子。原来如此。所以在晴天出生的叫晴子?下雪时出生的叫雪子?那么在台风天出生的,难道叫风子?看来日本人取名字时也是很混。她说她因此而非常喜欢雨天。当初会选择来台湾而非大陆,有部份的理由是因为台湾多雨。她说她也跟雨天非常有缘。甚至在日本考高校及大学时,都碰到雨天。“所以,我的考试成绩很好的。”她轻轻地笑著,不忘了露出那两颗尖尖的虎牙。後来,我很想告诉AmeKo,台南的冬天是少雨的。如果期待下雨,应该到台北。这么说好了,如果台北在冬天下雨,是像家常便饭般普通,那么台南的冬雨,就会像鱼翅鲍鱼般珍贵。可是我始终没有告诉AmeKo,与其说怕她失望,倒不如说我怕她真的转到台北去念书而让我失望。AmeKo住的地方,跟我只隔两条街,还算很近。她有两个室友,和田直美与井上丽奈,都是日本留学生。和田满胖的,肤色黝黑,听说是来台湾後常跑海边所的。因为和田的家乡在日本关东地区,一年中真正的夏季最多也只有两个月。这也难怪她非常喜欢南台湾炎热的气候。井上的眼角上扬,颧骨较高耸,有点韩国人的味道。和田的男友是香港的侨生,至於井上,听说她的男友在日本。其实我对日本人的印象是很刻板的。说是“印象”好像也不合理,因为认识AmeKo之前,我从未接触过日本人。所有关於日本或日本人的资讯,全都来自於电视书本漫画或是别人的意见。日本人勤奋、守法、团结、有秩序、好色而奸诈、欺善却怕恶、自卑又自大。我所获得的片断或者可说不太正确的资讯是这么告诉我的。而日本女人则是柔顺的最佳代言人。上帝说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右脸,你还要凑左脸让他打。可是听说日本女人更夸张,她除了让你打左脸外,还会问你的手疼不疼。也许夸张的不是日本女人,而是我竟然会相信这种事情,然後让它成为我的刻板印象。幸好日本人对中国人也有刻板印象,所以我也不用太自责。日本人觉得中国人脏、乱、自私、爱钱、蓄八字胡、留辫子、既奸诈又邪恶。这是我看过的日本漫画中,中国人的普遍特点。看来,“奸诈”似乎是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共通点。所以,认识AmeKo之初,更加深了我对日本女孩的刻板印象。因为她总是柔柔顺顺,讲话时也总是带点腼腆微笑。不过後来又认识了和田直美与井上丽奈,让我的刻板印象来个大逆转。那次是个耶诞夜聚会,虞姬邀了和田、井上与AmeKo来庆祝。三杯玫瑰红下肚後,和田和井上便开始肆无忌惮地高声歌唱。幸好是冬天,不然我真的觉得她们会有跳脱衣舞的冲动。“幸好”是我用的形容词,陈盈彰用的形容词却是“可惜”。

AmeKo要回日本的事,很快就被虞姬知道。“AmeKo为什么要回日本呢?”虞姬求助似地问我。“Youaskme,Iaskwho。”“你说什么?”“你问我,我问谁?”我双手一摊。1895年日本人占据台湾,50年後,1945年日本人离开台湾。又过了50年,AmeKo也要在1995年离开台湾。历史似乎特别偏爱50这个数字。为了帮AmeKo饯行,信杰和我,还有虞姬,以及和田直美与井上丽奈,一起到东宁路的“好来坞KTV”。陈盈彰并没有来,他回台北看他的台北女友。AmeKo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好像觉得麦克风有电,不肯拿著麦克风唱歌。和田和井上则是活泼得很,又唱又跳又拍手。旁若无人般,恣意地笑闹著。就像去年耶诞夜的聚会时一样。後来虞姬也加入了她们的疯狂。而AmeKo总是微笑地看著萤幕,偶尔动了动嘴唇。我很想帮AmeKo点一首只有她会唱的歌。想来想去,我点了江蕙的“酒後的心声”。那是AmeKo教我唱“桃太郎”时,我回教她的第一首歌。“AmeKo,今天你是主角。唱吧!”我将麦克风递给她,并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AmeKo怯生生地接过麦克风,在信杰和另外三个女孩的讶异眼光中,开始独唱了起来。AmeKo的歌声很甜美,有点像是松田圣子,幸好个性不像。虽然咬字并不十分清楚,但已经可以唬人了。尤其是唱到那句∶“凝心不怕酒厚,熊熊一嘴饮乎乾,尚好醉死麦搁活……”真是道地啊!我忍不住叭了声采。AmeKo果然天资聪颖,学得真快,当然我这个做老师的也功不可没。不会唱台语歌的虞姬,竟然羞愤地想撞墙。这也难怪,哪个台湾人能忍受日本人唱自己不会唱的台语歌?我和信杰象徵性地拉了拉她的肩膀,倒不是关心她的生命,只是不希望待会还得赔钱去修理包厢内的墙壁。AmeKo唱完後,面对如雷的掌声,腼腆地笑了笑。之後她再也没有推拖的理由,於是跟著那些女孩们一起合唱著流行歌曲。但她总是静静地坐著唱,不曾喧闹。在KTV内跟女孩抢麦克风,就像试著夺下疯狗口中的骨头一样,都有生命的危险。所以我跟信杰无辜地坐著。但更无辜的,是我们的耳朵。在我的耳朵快要阵亡之前,我把歌本给了AmeKo。“AmeKo,你还没点过歌。你点一首,我帮你插播。”AmeKo虽然摇摇手,但我还是摆起老师的架子,命令她点一首。她翻了翻歌本,然後告诉我一个号码。没多久,出现了一首叫“恋人Yo”的日文歌。在大家的错愕声中,AmeKo拿起了麦克风。她彷佛很喜欢这首歌,於是站了起来,专注地看著电视萤幕。“Ka-Ra-Ba-Ti-Ru,Yu-Gu-Re-Ha……”咦?这旋律好熟。这是我买的那卷日文歌录音带五轮真弓的歌。有别於唱“酒後的心声”的小心翼翼,AmeKo用母语唱歌时显得很自然。而原唱者五轮真弓低沉的女性嗓音,让AmeKo清亮的声音来诠释,倒是别有另一番风味。AmeKo认真地唱著,我几乎忘了她刚开始进入包厢时的羞涩。而当她唱到“Ko-I-Bi-Do-Yo…Sa-Yo-Na-Ra……”时,她的视线从萤幕慢慢地转移到我的身上。昏暗的包厢内,AmeKo的眼神显得特别明亮。也许是我太敏感吧!我好像看到她的眼睛泛著泪光。其实,AmeKo忘了一件事。她只知道我是个高明的中文老师,却忘了我同时也是个聪明的日文学生。那句话的中文意思,就是∶“恋人啊!再见了”。这天是平成7年的2月27日,台南的天空下了整天的雨……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