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www68399.com皇家赌场,“学姐。”蚊子说,“什么事这么好笑?” “你耳朵借我。”6号美女站起来上身前倾,在蚊子耳旁边说边笑。 蚊子也是边听边笑,最后干脆放声大笑。 “原来如此呀,慧孝。”蚊子注视着慧孝的黑色高领。 “什么叫原来如此?”慧孝似乎是一头雾水。 “没事。”蚊子伸手碰触慧孝的衣领,“室内热,把领子翻下来吧。” “不用了。”慧孝急忙将身子后仰,避开蚊子的手。 “果然。”6号美女对我说,不再压低声音。 “果然什么?”慧孝问。 “这里的小火锅果然很好吃。”6号美女说。 “学姐!”慧孝叫了一声。 “学姐说的没错呀,这里的小火锅果然很好吃。”蚊子说。 然后蚊子和6号美女又笑了起来。 基于民主政治的多数法则,我只好也跟着笑。 我发现慧孝的视线转向我,便说:“我也觉得这里的小火锅好吃。” “好吧。”蚊子终于忍不住,“慧孝,你的脖子是不是被我咬了,结果留下痕迹,所以你才穿高领衣服遮住?” “被你咬?” “我是蚊子呀。” “我不是被蚊子咬。”慧孝摇摇头。 “哦……”蚊子的尾音拖得很长,脸上也露出暧昧的笑。 “哦什么。”慧孝白了蚊子一眼。 “你只否认蚊子,没否认痕迹,也没否认遮住。”蚊子笑了笑,“结论是:你脖子上有痕迹,但不是蚊子造成的,而且你想遮住它。” “蚊子,你好厉害。”6号美女说,“学姐以你为荣。” “不敢当。”蚊子说,“学姐也该以慧孝为荣。” “为什么?” “慧孝忍着热,只为了遮住激情的痕迹以免刺激至今仍小姑独处且没人追的我,这情操实在太伟大了。” “没错。”6号美女说,“孝,学姐也以你为荣。” 然后6号美女和蚊子笑得很开心,慧孝则神态扭捏,说不出话。 我发觉她们虽然以学姐学妹相称,但更像多年的好朋友。 我不再像刚进来时那么拘谨,偶尔也会主动说些话。 蚊子是个健谈开朗的女孩,说话之间虽然带着些微稚气,却很可爱。 慧孝显得文静,而且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是很多男生喜欢的类型。 不过由于她们跟6号美女在一起,对照组太强,因此在我眼里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大学生而已。 我跟蚊子和慧孝之间的称呼很简单,就只是学长学妹;倒是我跟6号美女之间的称呼有些麻烦。 6号美女可以很大方叫我绣球,但我只能偷偷叫她6号美女。 一旦不能“偷偷”,我就不知道该叫什么。 因为我常叫她6号美女,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习惯。 反而听见“翁蕙婷”时,我还未必能立即把这名字跟她连在一起。 我想应该只有我这么叫她,她似乎也只在我面前自称6号美女。 我很珍惜这项特权,甚至觉得自豪。 因此当我要和6号美女说话时,就得转头面对着她,用第二人称的“你”开头。 还好6号美女就坐我身旁,我对着她讲话而且只用“你”来称呼她,并不会太奇怪。 这顿饭在我提醒今天是台风天的情况下结束,大约是9点。 但我们走出普罗旺斯时却发现雨停了,风也不强。 蚊子说慧孝加入一个band,下星期二晚上有场演奏会,要我去捧场。 “请问你弹奏什么乐器?”我问慧孝。 “我是keyboard,键盘手。”慧孝回答。 “好厉害。”我转头问蚊子,“你呢?” “慧孝是keyboard,我当然是mouse。”蚊子说。 “那……”因为慧孝和蚊子挡在我面前,6号美女在她们身后,我只好绕过她们,走到6号美女面前,以便用第二人称,“你呢?” “我只能是monitor了。”6号美女笑说。 在我也想开玩笑说些什么时,我发现慧孝和蚊子同时转过身看着我,似乎觉得我刚绕过她们只为了在6号美女面前说话的行为很怪异。 “所以你和蚊子都不是那个band的成员?”我只好转移话题。 “没错。”蚊子回答,“因为我们走的是气质美女的路线。” “我也很有气质。”慧孝抗议。 “不。”蚊子说,“你是田野美女。” “田野美女?” “因为你很会种草莓。”蚊子说完后便大笑,6号美女也跟着笑。 “喂!”慧孝大叫一声。 “蚊子你别再捉弄孝了。”6号美女说,“我们该回去了。” 她们分乘两辆机车,停放的位置跟我机车的位置在相反方向。 我们简短互相说声Bye—bye,就算告别。 “绣球。”我刚走到我的机车旁,便听见6号美女低声叫我。 “嗯?”我回过头,6号美女正向我跑来。 “待会你没事要忙吧?” “没有。” “那么你有空吗?” “有空。” “你还记得我住的地方吗?” “当然记得。” “请等我和学妹走后十分钟,你再离开。”6号美女笑了笑,“在我住处的楼下碰头。”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6号美女已迅速转身离去。 我脑袋空白了几秒,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看了看表。 十分钟虽然算短,但我在这十分钟内起码绕着机车走了一百步,而且看了七次表。 十分钟终于到了,我立刻发动机车走人。 6号美女的住处虽然只去过一次,但我印象很深,而且这段时间内我常在脑海里浮现在那里跟她聊天的景象。 甚至可以听见当时滴滴答答的雨声。 所以我并不需要东张西望找路,就很精准地抵达6号美女住处的楼下。 我在附近停好机车,再走回6号美女的住处楼下。 她还没出现,我只好抬头看着遮雨棚,这让我缓和了一些紧张的情绪。 铿锵一声铁门开启,6号美女刚探出身便看见我。 “你怎么这么快?”她似乎很疑惑,“你有等十分钟吗?” “有啊。”我有些激动,“误差绝不会超过十秒。” “你别紧张,我相信你。”她笑了笑,“不过这表示你骑车很快,你应该骑慢点。” “不好意思。我以后会注意的。” 6号美女嗯了一声后便往前走,她走了五步后我才快步跟上。 我在她左后方一步,走了一会儿才发觉这应该是跟长辈走路时的礼仪。 刚好6号美女转头朝我笑了笑,我便再踏前一步,跟她并肩走着。 走了三分钟她还是没开口,我越来越纳闷,不断思考她正在做什么? 或是即将要做什么? “喂!”6号美女拉住我衣角,“现在是红灯。” 我吓了一跳,急忙缩回脚步,退回她身旁。 “你干吗闯红灯呀?” “我生肖属牛,所以看到红色会想要冲过去。” “胡说。”6号美女笑了,“你生肖又不属牛。” “我刚刚在想事情,所以没注意。抱歉。” “你想什么事呢?” “嗯……”我犹豫一下,“我们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过马路吗?” “当然不是呀。” “那……” “虽然现在没有雨,也没什么风,而且顺序也反了。”6号美女说,“但该做的还是要做。” “顺序反了?”我很疑惑,“该做的?” “你忘了那个约定吗?” “约定?” “在台风天出门吹吹风,再找家餐厅吃晚饭。” “啊?” “我们已经吃过饭了,但还没吹吹风呢。”

没来由的,我轻轻皱了皱眉头。 “可以吗?”你伸长右手,右手食指距离我鼻尖只有十厘米。 “你要干吗?”我很疑惑,“点穴吗?” “我要开锁。”你说。 “开锁?” “嗯。”你点点头,“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说,“可是锁在哪?” “你的两眉之间。” “那地方有另一种说法,叫眉心。” “好。”你笑了,“请把眉心借我。” “我的荣幸。”我说,“请随意。” 你又伸长右手,右手食指在我眉心写了几笔。 “你写什么?” “一组数字。” “这跟开锁有关吗?” “因为这是密码锁呀。” “那么你写了哪些数字?” “1016。”你说,“我们第一次见面吃饭的日子。” 我愣愣地看着你,说不出话,心里有些感动。 “你以后一定要记得哦,当你不开心时,眉心就有道密码锁,但只要输入1016便可打开。” 说完后你笑了起来,眼神很温柔。 我仿佛听见眉心传来细微的喀嚓声,锁果然开了。 普罗旺斯有两层,正厅挑高,天花板上悬挂水晶灯。 室内的空间不算大,水晶灯散发出的黄色光线刚好完全笼罩。 漆成白色的墙、柱、梁,窗台和摆设的家具都是原木,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温馨而清爽。 6号美女引领我爬上木制阶梯到二楼,楼梯间有一扇彩绘的窗。 “她们是跟我住一起的学妹。”6号美女先指着穿运动外套的女孩,“她叫李雯芝,绰号是蚊子。” 我发觉6号美女也穿了同样的外套,我想应该是她们的系服。 这种外套的样式是很典型的大学系服,薄薄的,很适合现在的季节。 “她叫林慧孝,没特殊的绰号。”6号美女又指着另一个女孩,“大家都叫她慧孝,但我习惯只叫她孝。” 这个叫孝的女孩大概是身体虚或是正感冒,竟然穿了黑色高领毛衣。 “他叫蔡旭平,但你们得叫他学长。”6号美女对两个学妹说。 “学长好。”两个学妹异口同声,并朝我点了点头,举止大方。 “你们好。”相较起来,我显得不太自然。 “其实你们已经见过面了。”6号美女对我说,“还记得吗?” “已经见过面了?”我很惊讶。 “学姐。”蚊子笑了笑,“那时学长眼中只有你,哪会记得我们。” “不要胡说。”6号美女轻声斥责,蚊子反而笑得更开心。 我正极力回想在何时何地曾见过这两个学妹,有些心不在焉。 “在看完那场很难看的电影之后。”6号美女在我耳旁轻声说。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你请坐吧,别客气。” “谢谢。” 我坐在6号美女旁边,对面是会笑的蚊子。 不,是慧孝和蚊子。 桌子贴着一面墙,墙上像是画了幅有院子的住家,涂满了整面墙。 这幅画很立体,好像可以穿过橘色外墙走进白色院子打开蓝色的门。 6号美女说这里的小火锅不错,于是她们点了三种不同的小火锅。 我则点了第四种小火锅。 既表示从善如流,又不至于完全没主见。 我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因此在一开始的聊天中通常扮演聆听者。 除非有人对我说话时语尾加了问号,我才会开口回答。 当然为了避免让学妹认为我自闭,我总是尽可能保持淡淡的微笑。 幸好我的存在似乎不会干扰她们之间的聊天,她们一直聊得很愉快。 这并非是指她们当我是空气,而是她们都很大方,不会因为我的存在而觉得拘束。 “孝今天穿这样,你会不会很好奇?”6号美女转头轻声问我。 “嗯……”我犹豫一下,低声回答,“坦白说,会。” “我也很好奇。”6号美女的音量依旧压低,“你问问看。” “你可以自己问啊。” “我和蚊子都问过了,但她给的答案并不一样。” 6号美女掩着口,声音更低了,“我想知道她会如何回答你。” “遵命。” “不好意思,学妹。”我转头将视线朝向穿黑色高领毛衣的慧孝,“我想请问你今天为什么穿高领毛衣?” “这样穿有问题吗?”慧孝回答。 “高领毛衣对现在的气候而言,应该是太厚了。” “因为我在戴孝。” “抱歉。”我有些尴尬。 “没关系。”她说,“我刚失恋,想为逝去的恋情戴孝。” “学长别听慧孝胡说。”蚊子插进话,“她正在热恋中呢。” 蚊子笑了起来,慧孝也朝我露出淡淡的微笑。 “果然。”6号美女又低声跟我说话。 “嗯?” “孝给的答案又不一样了。” “她穿什么很重要吗?” “只是很纳闷而已。她昨天还穿短袖呢。” “我也很纳闷。我刚刚的重点是高领,并不是黑色。” “那你猜是为什么?” “嗯……”我想了一下,“她昨天有跟男朋友约会吗?” “有。而且很晚才回家呢。” “果然。” “嗯?” “我想她穿高领衣服的目的,只是为了遮住脖子上的吻痕而已。” 我掩着口,尽可能把说话声音降到最低。 “呀?”6号美女不自觉抬高音量,随即又压低声音,“真的吗?” “你可以试着观察一下。” “观察什么?” “如果她下次约会更晚回家,你可以观察隔天她是否戴面具出门。” 6号美女突然笑出声音,惊动了蚊子和穿黑色高领毛衣的慧孝。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