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你说你今天生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 “我妈是在看花灯时,突然想生我呢。”你说。 “你妈是因为花灯太难看而受刺激吗?”我问。 “才不是呢。”你撇了撇嘴角,“我妈说那年的花灯好美,所以我迫不及待想探出头来看。” 你笑了起来,眼睛闪闪亮亮,好像花灯。 原来是你出生那年的花灯特别美,所以你的眼睛特别漂亮。 “你想去看花灯吗?” “想呀。可是去哪看呢?” “台北和高雄都有灯会啊。” “算了。听说灯会的人潮很拥挤。” 你叹口气,闭上了眼睛。 这样也好,因为只有在你闭上眼睛时,台北和高雄的花灯才会显得灿烂。 花灯正在远方闪亮,灯会里万头攒动。 就让花灯继续闪亮吧,就让人潮不断涌进灯会吧。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你的眼睛,才是全台湾地区最漂亮的花灯。 “轮到你了。” “嗯?” “自我介绍呀。” “你好。”我定了定神,试着稳住声音,“我叫蔡旭平。” “还有呢?” “还有什么?” “如果我是6号美女,那你应该说自己是接住6号美女绣球的帅哥。” “我有廉耻心,不敢说自己是帅哥。” 她简单笑了笑,没说客套的场面话,应该是认同我的廉耻心。 “我说自己是6号美女,会不会没有廉耻心?” “这根本不一样。”我猛摇手,“你确实是美女,而且被投票验证,是客观的事实,连你自己都不能否认。” “你真这么想?” “当然。” “那为什么你没投我一票?” “啊?”我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我偶尔会有莫名其妙的预感,而这种预感通常很准。” “真的吗?” “嗯。”她说,“我无法召唤这种能力,但它会莫名其妙出现。” “莫名其妙出现?” “莫名和其妙是一对孪生兄弟,当他们在一起时,你便会说莫名其妙出现了。”她说,“这就是莫名其妙出现。” “这……” “我的话很莫名其妙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点点头。 “今天风真大。”她转头看着街边拼命摇晃的树。 “是啊。”我也转头看着街上激起的水花片片,“雨也很大。” “嗯。”她简单应了一声。 “哦。”我也回了一声。 “我们是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讨论风雨吗?”她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左手推开并扶住店门,再闪身让出通道,“请。” 她说了声谢谢,把雨伞放进门口的伞桶,走进店里。 我跟着走进,收回左手,把风雨关在门外。 店内满是浓浓的鹅黄色光线,与外面的昏暗相比,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她手里也拿了张和我一样的招待券,我们同时把招待券给女服务生。 “欢迎。”女服务生露出很神秘的笑容,“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 她领着我们走到最里面角落靠窗的桌边,淡紫色桌布绣满白色碎花,桌上还摆了个插上一朵粉红玫瑰的深绿色花瓶。 “哇,这花是真的。”我坐下后用手摸了摸玫瑰花瓣。 她突然笑出了声,我自觉可能做了蠢事或说了蠢话,耳根有些热。 女服务生端着一个像圆球形小鱼缸的东西放在桌上,表面是五彩玻璃。 五彩缸里装了半满的水,水面飘着几片红色花瓣。 套上透明塑料外壳的蓝色小蜡烛浮在水上,在缸内缓缓航行。 微弱的黄色火光穿透彩色玻璃,映在她脸庞。 我看着她脸上像水波荡漾的光与影,突然觉得不可思议:我怎么会没投她一票? “很抱歉。”我说,“我没投你一票,请别介意。” “我不介意。”她说,“只是很失望而已。” “真的很抱歉。是我有眼无珠。” “开玩笑的,这种事请不要放在心上。”她笑了笑,“当初系会长要我参选,我推不掉,只好随便挑张照片参选,没想到竟然会入选。” “这种话不适合你说。” “呀?”她很惊讶,“为什么?” “人家会觉得你一定自认为很美,不可能选不上十大美女,才会随便挑张照片去参选。” “我没这样想呀。” “但一般人认为美女是骄傲的,所以会在你一定是骄傲的前提下,去衡量你的言行。” “如果我一向谦虚低调呢?” “在认为美女一定是骄傲的前提下,谦虚低调会被解读成做作。” “你的想法呢?” “你骄傲吗?” “不。”她说,“我只是在尘世间迷途的小小丫头而已。” “那你只是因为无法拒绝系会长,才会随便拿张照片应付了事。” “就是这样。”她笑了。 女服务生端了两杯橙色的餐前酒放在桌上,微笑后走开。 “想不到身为美女的我,处境这么悲惨。”她低头闻了闻餐前酒,“怎么办?我的人生还很长呢,难道要一直承受这样的误解?” “你是开玩笑的吧。” “是的。”她笑了笑,“美女可以开玩笑吗?” “可以。”我也笑了。 “那我们应该为了什么而干杯呢?”她举起酒杯。 “世界和平。”我也举起酒杯,“世界小姐参赛者通常这么说。” “那就世界和平吧。” 我们互碰杯子,铿锵一声后,我们都笑了。

女服务生又过来了,把浓汤和色拉轻轻放在桌上,很慎重的样子。 “你们看起来很相配。”临走时,女服务生回头说。 “谢谢。”6号美女说,“这是我的荣幸。” “不。”我吓了一跳,用力拍了几下胸口,“是我的荣幸才对。” “先说先赢。”6号美女笑了笑。 女服务生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我则偷偷抚摸被拍痛的胸口。 这顿饭其实不是餐厅招待,因为学生会已经事先订了位、付了钱。 十大美女按照名次高低,订的餐厅价位也不同。 “2号美女那一对,是在台南大饭店吃欧式自助餐呢。”她说。 “你后悔了吧。” “后悔?” “嗯。”我点点头,“你应该会后悔没认真挑一张照片。” “那你也该后悔。” “后悔什么?” “你应该接住1号绣球,而不是6号。” “不。”我说,“我很庆幸。” “谢谢。”她笑得很开心。 “不知道1号美女吃什么?”我说,“不过这种天气吃再好也没用。” “听说每一对吃饭的时间都不一样。”她说,“我认识2号美女,她们是前天吃饭。” “前天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啊。” “是呀。” “为什么我们却在狂风暴雨、乌云密布的日子吃饭呢?” “你后悔了吧。” “不。”我笑了笑,“我很庆幸。” “谢谢。”她又笑了。 原以为所谓的美女或多或少会有公主病,但6号美女似乎完全没有。 她很随和,不骄傲,看人时不用眼角,头也不会没事抬得很高。 我突然发现我的紧张与不安,跟风雨一样,也被关在门外。 虽然这像是梦境般的场景,但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很真实地存在,包括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的眼神,甚至是她洒在浓汤上的胡椒粉。 也许是因为她的存在很真实而立体,有质量且有生命力,于是我也觉得自己是真实存在于这个时刻的这个空间吧。 女服务生这次端上的是装在小竹篮的面包,并收走汤碗与色拉盘。 “面包要趁热吃。”女服务生说,“吃完可以再续。” “还可以再续面包?”我有点惊讶。 “当然。”女服务生微微一笑,“难道会是再续前缘吗?” 然后女服务生走了,6号美女笑了,我则呆住了。 “真的很好吃耶。”她咬了一口面包,啧啧赞叹。 面包确实好吃,外脆内软,蒜香浓郁,烤的火候刚好。 “你会觉得我贪吃吗?”她问。 “不会啊。”我说,“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想再续前缘。”她笑了笑。 我抬起头刚好接触女服务生的视线,我还没开口或做任何手势,她立刻转身进厨房,然后端出另一篮面包走过来。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再续。”女服务生很得意。 “难道她也有莫名其妙的预感吗?”女服务生走后,我问。 “那只是推理,不是预感。”6号美女说,“她对面包很有信心,所以认为我们吃完后会再续。至于我嘛,就真的是莫名其妙的预感了。” “你现在有预感吗?” “刚见到你时出现了一次,下次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她摇摇头。 “真可惜。我还想再领教一次你的莫名其妙预感。” “嗯……”她低头闭目一会儿,再睁眼抬头说,“主菜三分钟内会来。” “那只是推理吧。” “没错。”她笑了,而且笑得很灿烂。 果然三分钟后女服务生端来两个黑色铁盘,铁盘上还有盖子。 掀开盖子后,餐盘发出响亮的哔哔剥剥声,四周似乎热闹起来。 “这是本店特制的少尉牛排。”女服务生说,“请慢用。” “为什么叫少尉牛排呢?”6号美女问。 “这有个故事。”女服务生说,“三个军官一起到餐厅吃饭,老板要他们根据自己的军阶点菜。第一个军官说:我点少尉牛排。第二个军官说:我点上校汉堡。第三个军官说:那我只能喝汤了。” “啊?”我很好奇,“说完了?” “嗯。”女服务生点点头,“因为第三个军官是中将。” “中将汤?”我说。 “是的。” 女服务生收走两个小竹篮和盖子,微笑后走开。 “她回答了我的问题吗?”6号美女问。 “不。她只是说了个故事。” “那是笑话吧。” “是笑话吗?”我说,“可是很难笑耶。” “长得很胖的狗也还是狗,总不能叫做猪吧。” “你说的对,那是笑话。” 我笑了起来,觉得6号美女有种莫名的可爱。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