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智弘,过来一下。”信杰的声音适时地化解我的危机。“有事吗?”我走到他身旁问道。“AmeKo长得不错吧!?”信杰不怀好意似地笑著。“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当然不是罗!我是要给你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什么机会?是不是你意外保险的受益人要写我?”“你少无聊!是这样的,AmeKo想找人教她中文,而她也可以教日文。”“所以呢?”“所以就便宜你这个臭小子了。”“拜托!为什么偏要找我?我又不学日文。”“为什么不学日文?”“第一,我不喜欢日本;第二,学日文对我没用。”“没听过“不以人废言”吗?你不能因为讨厌日本人,就不喜欢学日文啊!”“我不是“讨厌”,只是“不喜欢”日本人而已,这有程度上的差异。”为什么不喜欢?我也说不上来。应该只是偏见吧!?也许除了有历史上的仇恨外,还有对於近代日本经济上的强盛,我有著因嫉妒而产生的不满。“智弘,我知道你对日本还有一些民族的仇恨。但所谓“罪不及妻孥”,即使男人做错了事,他的老婆和孩子仍然是无辜的,不是吗?”信杰的话其实有道理,奈何我的偏见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她可以没有罪,但不代表我不能讨厌。总之,我不想学倭寇的语言。”“我问你,你的野狼机车是不是日本制的?SONY收音机和电视机呢?还有CASIO计算机?科学实验用的仪器?这些哪一样不是日本货?你有种就不要用这些日本货,再来跟我强调你高尚的民族情操。”信杰终於看不惯我对日本人的偏见,开始教训我。“这不一样啦!正因为日常生活中已经用了这么多的日本货,所以不希望灵魂也被日本污染。”“我听你在瞎掰!你还不是照样学英文,难道你喜欢被美国污染?”“英文是国际通用的语言嘛!怎能与日文相提并论。而且我的英文不好,所以灵魂还是很乾净的。”我说不过信杰,只好开始强词夺理。“你别推三阻四的,要不要一句话!”“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很排斥日文,只是觉得没必要学而已。”“你实在是不知好歹,很多学弟抢著跟我预约,你竟然敢不要!?”“既然那么多人抢著要,你就公开比文招亲嘛!拔况我是工学院的学生,中文造诣哪有你们文学院的学生好。”“这你就不懂了。假设要教小学生加法,叫大学生去教就是“杀鸡用牛刀”。如果AmeKo的中文程度像支鸡的话,那我们这些文学院的学生就是牛刀了。所以你这支菜刀刚好合用。”信杰拍拍我的肩膀,似笑非笑地说著。果然是文学院的学生,连损人时也是那么地不露痕迹。“我这支菜刀够利吗?”“当然够利罗!而且你又姓蔡,注定就是生来当菜刀的。”“可是……”“别那么多可是了。更何况你的台语也可以通啊!AmeKo也想学台语。说真的,要不是因为我不会讲台语,哪轮得到你捡这个现成便宜。”“原来如此。你是因为自己无法胜任才想到我。”“当然罗!要不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不会这么照顾你。感动了吧!?”“好啦!我答应了总行吧!”信杰走到AmeKo面前,指著我说∶“AmeKo,智弘的中文程度比我高,你可以向他多学习。”这家伙!罢说我是菜刀,他是牛刀,现在又说菜刀比牛刀锋利。我实在分不清是赞美还是讽刺。“蔡桑,以後就拜托你了。”AmeKo露出虎牙兴奋地说著,当然她的招牌动作又出现了。“彼此彼此,请别客气。”

虞姬後来说她对日本人也没什么好感,除了“少年队”的那三个帅哥外。“那你们怎么会从那时候就成为朋友?”我很好奇地问她。“嗯…她很亲切吧!”虞姬想了半天,挤出了这个理由。“亲切?是不是“亲”自体验才会有“切”身之痛?”我仍然半信半疑。“你别瞎扯。可能是因为板仓雨子的眼神很诚恳。”“诚恳?诚恳可以用来形容眼神吗?那我的耳朵看起来会不会很实在?”“唉呀!反正我就是知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啦!”在信杰的生日聚会中,虞姬也带了板仓雨子参加。於是信杰介绍了她∶“智弘,这位是我在历史系新认识的学妹……”他指著一个从进门开始,就没停止过微笑的女孩。她一直跪坐在坐垫上,仔细聆听每个人的谈话,却从不插嘴。明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还有那两颗几乎可以比美吸血鬼的虎牙,使她看来实在不像是中土人物。“Hai!Wa-Da-Si-WaITAKURAAmeKoDes,Ha-Zi-Me-Ma-Si-Te,Do-Zo,Yo-Ro-Si-Ku。”她霍地站起,对我行了一个标准的90度鞠躬礼,并用流利的日文阻断了信杰的话头。哇ㄌㄟ!讲啥米碗糕?原来她真是番邦姑娘!我求助似地望了望信杰,他却只是微微地扬起嘴角,一看就知道他在忍住笑意。我搔了搔头,不知如何应对,一脸愕然地愣在当地……“对不起,我是板仓雨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她赶紧改口,用带点特殊腔调的中文重新讲一遍,并又鞠了一个90度躬。彷佛受到她的影响,我也手忙脚乱地向她行了一个接近90度的鞠躬礼。“我叫蔡智弘,也是初次见面,也请多指教。”信杰看到我们的糗样,终於忍不住笑了出来。“AmeKo,智弘是工学院的学生,人还不错,你以後可以请他多帮忙。”信杰指著面红耳赤的我,向同样也是面红耳赤的她这么介绍著。“Hai!蔡桑,以後请多多照顾,A-Ri-Ga-Do。”她红著脸回答,但仍然没有忘记90度的鞠躬礼。而我这次,又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智弘,这块拿给AmeKo。”信杰切了一块蛋糕,努了努嘴角,往AmeKo的方向指去。并把音量放小。我猜不透为什么信杰一付神秘的样子,该不会想整我吧!?我纳闷地拿起这块蛋糕,端给了她。“板仓小姐,请用。”“A-Ri-Ga-Do。蔡桑,你叫我AmeKo就可以了。”“A…A…Ame……”“阿妹”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念。“A-me-Ko。Ame是“雨”的意思;Ko是“子”,所以我叫AmeKo。”她微笑地解释著。“AmeKo,在台湾还习惯吗?”用这句话当开场白,虽然不甚够力,也算合情合理了。不然要问啥?难道问她为什么跑来台湾学中文?这种问题她一定被问烦了,而且搞不好只是她吃饱饭没事干而已。“一切都还好。台湾是个很好的地方,我很喜欢。”“跟人沟通没问题吧!?”“嗯。只是有时听不懂台语。”“在台南,听不懂台语的确有点麻烦。”我附和地说著。然後就不知道要扯什么了。而AmeKo跟我讲话时,总是微笑地看著我的眼睛,并专注地聆听。因为怕她听不懂,所以我刻意放慢说话的速度,并去掉较为艰涩的字句。这样的对话,不累才怪!

其他新闻
  • 以色列国分裂 83 列王记上11:1-13    耶路撒冷附近有一座山,名叫橄榄山。从山顶向下鸟瞰,是京城耶路撒冷,大卫和所罗门花了许多心血建造的京城。城中最大的一座建筑物是圣殿...
    2019-11-26
  •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首都是华盛顿,它位于大西洋岸的波托马克河畔。其实,在1800年以前美国并没有这样一座城市,它是美国人民为纪念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而专门建立的...
    2019-11-26
  •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事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感触到她白衣黑裙的装束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