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众人贴地飞掠,经过了疏密有致的树林,无数曲折的湖岸。 地势开始有了起伏变化,沼泽和湖泊渐见减少,还首次现了一条横过大地,往远方奔流的河道。沿着河岸,艳蓝色的巨树像哨兵般矗立着,比对起开着棕黄色或猩红色鲜花、漫布丘原的矮树丛和长满雪白色长草的原野,景象怪异之极,但又不得不承认是非常美丽迷人。 巨型蓝树的树干布满了圆瘤,沿着树身结着似足球般大,色作王白的奇异球形果实,肉质鲜甜,吃后齿颊留香,确是妙品。 虽是夜正深浓,但月儿们的光辉却把整个天地淋浴在金黄的色光,接近地平处渐变作粉红色,瑰丽无伦。 柔风拂过,草树都沙沙摇曳应和着。众人掠过处,间有宿鸟惊飞,生意盎然。 舒玉智飞到方舟旁,微笑道:“所有这些植物和飞鸟,移殖到这后都变了样子,宇宙不是顶奇怪吗?” 方舟回头望了一眼落在后方的其他人。 为了让丁扬、红瑶和辛茜娅三人可跟得上来,他们都把速度减慢了,颇有点漫游异星球的趣昧。 方舟目光落在远方像一把巨伞般撑开旦特别巨型的高大奇树去,看着呈灰褐色的树干和茂密得像火般的红叶,想起曾匆匆逗留了片刻的地球,点头表示同意,道:“我正在思索一个问题,院长可否也替我想想?” 舒王智美丽的光头在月色下金光闪闪,配合着她温婉的笑意,谁也想不到她可以变成冷狠无情的女魔头。 她迷人的凤眼深深一瞅方舟后,大感兴趣道;“你竟会找人家商量,我真是受宠若惊,不过我早就不是院长了,那是夫秀清的尊号。” 方舟眼也不眨地看着她,吁了一可气道:“现在的磁场更美丽了!” 舒玉智自然知道他在打她的甚么主意,微嗔道:“不要岔开话,快说吧!” 方舟“啊”的一声,强摄心神,虎目射深思的神色道:“要进入反空间内,就必须达至光速。可是当我们凝起能量,思感却可通过晶石聚焦的能力,直接透入反空间内去,这是否代表了不须增至光速,仍有方法进入反空间内呢?” 舒玉智凌空飞掠的娇躯猛地一震,秀眸露深思的神情,好一会儿才闪动着智慧的采芒道:“你这想法非常大胆,若能自由进反空间,不论是飞船还是人,便等若可把时空操控于股掌之上,教敌人防不胜防了。” 方舟苦恼地道:“但怎样才可以办到呢?” 舒王智道:“最直接的方法,首先就要勘破晶石的秘密。我每次进入晶石时,都有种奇怪的直觉,晶石并不是一件死物,而是某种有生命的奇异物体,内中储存着庞大的能量,只是我们没有深入察的本领罢了!” 方舟虎躯一震,思索起来。后方传来巴斯基的叫声道:“你们看!” 众人随他指引望去,只见左侧的地平处隐现一线血红在闪动着。 除了丁扬等三人力有不逮外,其他人都通过侦察器和思感能遥察火光发的地平远处。 方舟首先色变道:“不好!为何在这和平的星球,会发生这么残忍的事?” 姬慧笑脸寒如冰,娇哼一声,改变方,率先朝红光来处全速飞去。 卡尔夫南咬牙叫道:“那是没有可能的,没有飞船可以以这种速度在陨石区飞行。” 翟斯飞目瞪可呆地看着关于领袖一号的读数,看着她由每秒五百公里直线爬升至每秒一万公里。再损失一艘战神级飞船后,他必胜的信心动摇起来。 若纯以火力比拚,领袖一号能支持得十来分钟就是奇迹了。 但狡猾如狐的雷坡武却利用种种条件,把他们诱进这有力难施的险地,还消灭了三艘比一座城市还昂贵的超级飞舰。 卡尔夫南铁青着脸往他瞧过来,喷着怒火的眼瞪着他怒道:“你又说可将雷坡武手到擒来,看现在弄了甚么来?” 戟指着舷窗外陨石漫天的夜空,这首席富豪喝道:“现在敌人毁了我们三艘宝贝后,扬长而去,你有甚么对策呢?” 翟斯飞冷静地道:“我们去追另外那批敌人,他们迟早要与领袖一号会合,我们只要把握时机,在虚空内把他们包围和拦截,定可一举报却所有仇恨。” 卡尔夫南容色稍缓,怀疑地道:“你有把握找到那两艘母舰和二十八艘巡洋舰飞船吗?” 翟斯飞道:“我放了能瞒过任何侦察系统的微型追踪器,跟在他们后力,除非他们进入反空间去,否则我定可知道他们的位置。” 卡尔夫南回复了平静,淡淡道:“这次我再不希望有任何错失了。” 又大发脾气道:“妈的!我这艘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飞船,竟连发一炮的机会都没有!” 纵是已探知,但人目的情景仍教各人发起呆来。 原本广布在这美丽大山谷内的农场和十多所房子,全陷在火海,片瓦不留。 火海但见人和动物的体处处皆是,活像修罗地狱,那还有世外桃源的味儿。 姬慧芙不能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想不到在这文明发展至巅峰的世代,还会发生这种杀人放火的凶残事件。 巴斯基冷哼道:“不是只有我们改造人才应被指是凶徒吧?” 姗娜丽娃挽着默然无语的姬慧芙,陪着她接受这改造人领袖的嘲讽。 红瑶等在乐园星混惯了,虽说这种人畜不留的集体屠杀场面亦算罕有,却没有姬、姗两女的震撼。 辛茜娅道:“我们应否设法把火弄熄呢?这火势会蔓延至山谷之外呢?” 舒玉智道:“万不要做这种蠢事,我才不信黑狱人的侦察系统会不知道这发生的事,若我们把火扑熄,事后他们定会生怀疑,那我们就会露行藏了。” 沙莹道:“我们快点离开吧!” 方舟脸容奇地严肃,冷冷道:“不用紧张,我一直在监察着黑狱人的动静,他们的屁股摆左移右都瞒不过我。” 直政道:“这里似正举行什么集会,否则一个农场不会聚集了这么多人,只是体便有百多具,大部份都是男性,女人到了那去呢?” 姬慧芙沉声道:“找到那些凶徒所在了,我们立即去追。” 巴斯基淡淡道:“主席万勿轻举妄动,黑狱人对羊儿们的窝反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若发现凶徒被别人代劳处置了,你说他们会怎么想呢?” 姬慧芙感受着人火送来的热浪,叹了一可气,回复了平日的冷静和睿智,微一点头道:“我们走吧www68399.com皇家赌场,!” 方舟大步走到姬慧芙旁,紧握着她的玉手,冲天而去。 姬慧芙奇地顺从,随他去了。 其他人纷追在他们身后,离开了火场。 这陷进无政府状态的星球,是否会是乐园星的另一个翻版?是否人类永不能改移的劣根性,把她由天堂变作了地狱呢? 领袖一号像鬼魅般在陨石区内以骇人的灵活性前进耆,虚广的星系内空在六百万公里的近距离处。 飞行的责任全交进爱神手,由她操控一切。 激光不断打,把拦路的陨石粉碎,除非是特别臣型的陨石,才作必须的闪躲。敌人被抛在近万里的后方远处,再也不能构成威胁。 舰上人员欢腾鼓舞,在雷玻武特准下,把藏在舰上的果子美酒搬了十多箱来让各人举杯祝捷。 白树和雷坡武碰杯后欣然道:“我真希望可以看到卡尔夫南和翟斯飞两人的表情。” 雷玻武感叹道:“这次的大功臣非是你和我,而是我们的新爱神。” 爱神在指挥台的传音器响起道:“这次虽对卡尔夫南作成严重的打击,但危机仍末消除。” 白树眼睛扫过大堂上喜气洋洋、闹成一片的人员,皱眉道:“是否指卡尔夫南和祝丝蒂正力图控制联邦的事,那确是令人头痛之极,但我们仍非全无对付的办法。” 爱神道:“请相信我,卡尔夫南的黑巫术有着非常可怕的力量,使人防不胜防,艾妮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唯一反败为胜的方法,就是把姬主席找回来,只有她才有能力由政冶入手,铲掉这些野心家。” 雷圾武道:“夫院……噢!爱神指的危机似乎是另一件事呢!对吗?” 爱神平静地道:“是的!我指的是眼前的事,黑巫号曾送他们最新发明的遥距微型追踪器,紧追在我们逸往“天鹅星系”的队友,假设我们依原定计划往那与他们会合,定会陷进卡尔夫南的罗网,使整个形势逆转过来。” 雷坡武点头道:“我也想过这点,虽然不知他们有何法宝,但卡尔夫南是绝不肯放过我们半艘飞船的。” 白树从容道:“我们是否须设计进行另一场战役呢?” 爱神道:“凭我们现在的力量,实不宜与卡尔夫南正面交锋,当务之急是要把姬主席找回来,而非争一时之短长。” 雷坡武道:“但我们怎能坐看卡尔夫南追杀尤历他们呢?” 爱神道:“这种微型星际遥距追纵器,最高只能以亚光速飞行,尤历若能来一趟反空间的航程,便可把它甩掉。” 她这话说来轻易,但若非因为得到了未来科技的所有秘密资料,她怎能对敌人的计谋了若指掌。 对前身是夫秀清的爱神来说,得到了“大将”的资料库,等若把致力于未来科技的以万计用钱收买回来的顶尖研究员穷数年研究得来的成果,全部囊括过来,使她可以无限度地改善和提升领袖一号各方面的能力,否则也不能以寡胜众,让卡尔夫南甫师便闹了个灰头土脸了。 爱神续道:“这只是下下之策,我可以把一套惑敌的力法通过反空间的方式,传达给尤历,只要他把找的程式再发射去,回使追踪器发错误的讯息,让卡尔夫南追到了别处去。” 雷坡武和白树对望一眼,同时开怀大笑起来。 雷坡武忍着笑道:“这次最大的失败者将是翟斯飞,以卡尔夫南把下属当作奴仆的脾气,有他好受的了。” 白树莞尔道:“谁能肯定翟斯飞还有多少百分比可算作是人类。唉!爱神院长,可否把卡尔夫南引到乐园星那贼巢去,让他们黑吃黑地打上一场那才精采呢。” 爱神平静地道:“领命!” 正如姬慧芙所说的,世外桃源并不像一个城市,更像一个大花园。 这浪漫的城市坐落在果园星赤道区一处湖泊水潭棋布的大平原上,由远处看,一片葱翠中夹杂着竞妍争艳的奇花异果,要留心细看,才可见林荫大道和密藏在林木内别致多姿的木构建物。 在这,木材是方便和优良的建材料,使人和大自然的关系更形密切。 这星球被改作殖民星只有百多年的时间,没有半丝垂老的暮气。 在一座隆起的小丘上,有座属于“宇宙之爱”这联邦最大宗教的神庙,在地平初现的曙光映照中,庄严肃穆。 那亦是桃源唯一的石构建。尖起的圆顶像能与天上的星辰直接交通。 一切都安详宁静,似是没有人觉察到发生在域外的惨剧。 有两艘小型飞船在空中缓缓飞行,给这充盈着静态美的天地注进了一些动态,就若一幅会动的图画般。啼声隐隐传来。骑马是这的人热爱的一种运动,在城市的边缘处,有百多个与马儿有关的运动场,提供了衣食无忧的住民最大的娱乐。 清早起来,很多人都骑马作乐,当作一种晨运,以舒展身心。 表面看去,黑狱人的占领军,并没有改变这的生活。 在城中心处有一组十多座宏伟的建物,可与矗起数百米的巨树比高低。 那是在联邦有名的“果园研究所”,用于行星的开发与研究上,与军事没有直接关系。 仰马星系虽是军事重镇,但兵工厂、军事基地均设在其他行星处,使这美丽的星球一片详和,颇有与世无争的味道。 果园星的文化虽仍在萌芽的阶段,但已初步发展她独特的风格和形式了。 这视野广阔、充满原野美景的城市,聚居了星球上四分之一的人口。 方舟第一眼看到世外桃源时,就对这城市生好感。 姬慧芙挣脱了他的大手,平静地道:“一切都安然无恙,但在弄清楚情况前,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我们来了。” 众人均点头同意。 幸好此刻天仍朱全亮,大多人仍高卧未起,内又树木处处,要躲过住民的耳目,对他们这群“超人”来说,实是轻而易举的事。 神不知鬼不觉下,他们潜过了重重树林,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湖潭,由边缘区绕往南面的星球指挥所。 姬慧芙以侦察波扫描一遍后,皱眉道:“面没有人!” 姗娜丽娃提议道:“不若到神庙去看看,那处的主持修奇祭可是个很有智慧的人。” 他们根本别无选择,朝着目标明显的神庙疾飞而去。 他们悄无声息地飞行着,树木湖泊在下方急速后退,经过了一个大湖后,仰马太阳在西方地平露仙容,散射万道直刺晴空的金芒,把悬浮的白云染得熠熠生光,迷人之极。 他们越过了另一座大湖,下方田野延绵,全自动的灌溉系统起漫天水花,浇到田野上的农作物去。 神庙前的广场渺无人迹,只有位于场心的火炬台上烧起一团烈,象徵着宇宙之爱一直宣扬的爱的火。 落在地平的最后一个月亮只余下淡淡的光影,提醒人们她们昨夜的灿烂光辉。 当他们降落在神庙最高那座建物的天台处时,信徒开始从各处通往神庙的道路鱼贯而来。 巴斯基显然对这宗教非常厌恶,带着不屑和鄙视的神色俯瞰着到来作晨早礼拜的人,冷冷道:“我们在这等候主席,弄清楚情况后再说吧!” 姗娜丽娃道:“我陪主席去!” 姬慧芙勾魂摄魄的秀眸环视众人,点头答应。走了两步,轻轻道:“方舟你不来陪我吗?” 众人均感愕然,这联邦的女王一独行独断,从不会软语求人作陪,可见她愈来愈倚重方舟了。 方舟大喜道:“乐于从命!”追在她身后沿阶往下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石阶转角处,众人的心情都有点紧张。 被黑狱人占领了七年的果园星,究竟发生了甚么事呢? 回应人:Gene回应时间:1998四月10日,11点28分

卡尔夫南和翟斯飞同时色变。前者叫道;“这是不可能的。” 翟斯飞冷笑道:“他们在找死,除非能在进入反空间前,精确地计算一条没有任障碍的路程,否则必是舰毁人亡的结局。” 卡尔夫南狠狠盯着视野舷窗上力的领袖一号增速的读数,那些数字飞快转动着,只眨眼工夫便攀上每秒十万公里的惊人高速,但数字仍是不断递增着。 在室内恪守岗位操作仪器的五百多名人员,无不放下手头的工作,目瞪可呆地陪着他两人不能相信地看着这些跳动的数字。 正侧舷窗外是灰茫茫的麈屑带,看不见任何人造的物体,包括追进了星系内空的战神级飞舰,格外使人感到刻下正发生的事,有种诡异莫名的昧道。 好一会儿,卡尔夫南才勉强收摄心神,沉声道:“理论上应是可能有这么一条通往反空间的通道吧!” 翟斯飞叹了一可气,承认道:“理论上可以成立,但却没有智能系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绝对地掌握了这星区的变数,从而计算在进入反空间前,不会因直线增速而撞上任何物体,也不会闯入可怕的太空风暴。” 卡尔夫南勃然怒道:“你真是糊涂透顶,这趟我们之所以进退失据,由占尽优势而致落在下风,全因为不知给姬慧芙在爱神内动了什么手脚,使它智能骤升,像个真人般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上,我可断言爱神已成功计算这样一条畅通无阻的捷径,你快想办法。” 翟斯飞双目凶光闪闪,没有作声。卡尔夫南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咆哮道:“这次若不逮着领袖一号,以后恐怕再没有机曾了。” 翟斯飞站了起来,神情坚决。卡尔夫南愕然道:“你到那去?” 翟斯飞冷冷道;“我要到智能控制中心去,把脑神经和“巫神”连接起来,爱神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 卡尔夫南叫道:“但你怎知他们会在那由反空间弹来呢?” 翟斯飞头也不回应道:“雷坡武绝不肯临阵退缩,所以定是在最有利他们的陨石带恭候我们。” 待他消失在大堂通往室的大门后时,卡尔夫南发命令,把十艘战神级飞舰召回来,好循翟斯飞计算来的“通道”进入反空间去。 明知险如悬丝,他仍不得不下决心博此一局。他实在别无选择了。 无敌号战舰仍虚悬在星体的上空,下方则是五光十色、奇百怪的生命体。 姗娜丽娃、舒王智、沙莹、直政、红瑶、丁扬和辛茜娅六人回复自由,虽身体仍感虚弱,精神却兴奋莫名。更使他们欣喜若狂的是这么一艘威力庞大的飞船,竟落到了他们手上,再不像以前的彷徨无依了。 舒玉智、姬慧芙、姗娜丽娃、直政和巴斯基五人兴致勃勃地研究着船上复杂无伦的各种仪器,特别是晶石与它们的关系,不敢轻率地闯入上方那曾便他们差点送命的大气。 方舟则趁辛茜娅对他感激之余,搂着这能歌擅舞美人儿的小蛮腰,指点着星球上那使人目眩神迷的壮丽奇景。交头接颈间,方舟吻着她脸蛋道:“现在我把由罪恶乐园救了来,别忘了答应过怎么谢我。”辛茜娅白他一眼道:“其他人呢?” 方舟拍胸保证道:“是说那些同党吧?我现在和大亨关系良好,只要一句话,他怎也要给我一点面子。” 辛茜娅偷看了正审视那方晶石的巴斯基,叹道:“你太天真了,现在他和舒玉智那妖妇要倚赖你,自然对你言听计从,但壤蛋终是坏蛋,改造人也永远是改造人,若他有机会,说不定会在背后暗算你,唉!你这人真使人家担心。” 又幽幽道:“说不定我在乐园的同志已全给他处决了。”方舟刚要说话,姬慧芙和巴斯基忽地激烈争吵起来,姗娜丽娃招手唤方舟过去。 只听巴斯基冷笑道:“别忘了这是黑狱人的势力围,我们是否能逃命还不敢肯定,怎可到仰马星去。” 姬慧芙娇叱道:“那轮到你来我下命令,我们既到此处,怎能坐视仰马星的二百万联邦公民不理。你若是胆怯便躺进救生囊,让我们把你送回你老家的贼巢去,然后在那等待我来讨伐你这丧尽人性的怪物吧!” 巴斯基金脸发青,吹胡瞪目道:“这里离乐园星足有二万光年,有甚么救生囊可跨越如此遥阔的时空?若想害我,不如直接动手好了。” 舒玉智脸无表情地和沙莹、直政站立一旁,没有加入争辩中。 方舟这时来到巴斯基身旁,伸手搭上他宽阔的肩膀,笑道:“让我和大亨说上两句和话。”又姬慧芙眨眨眼睛。 看着力舟拥着巴斯基到了一旁,众人都泛起奇异的感觉。 方舟可能是舒玉智外,第一个取得巴斯基信任的人,才肯让他如此亲热。 姬慧芙余怒末消,瞪着舒玉智道:“是否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上?” 舒玉智微微一笑道:“看他两人谈甚么来,事情或有转机呢!” 此时方舟把巴斯基拉到离众人最远的侧舷窗旁,俯视着下方延展无限的大地奇景。方柱体直伸上来,在他们脚下生意盎然。 方舟低声道:“我在火鸟星上时,就时常在想,我之所以存在,总有一定的道理,虽说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但却不能妄加肯定。所以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就是以无畏的态度,去接受宇宙所给与的各种挑战。” 巴斯基微感愕然,不明白他为何一本正经说起人生大道理来。 方舟忽然问道:“大亨对生命有甚么愿望呢?” 巴斯基很想告诉他自己希望成为这宇宙的主宰,但一来不惯人吐露心事,也有些不好意思说这么大言不惭的话来,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是靠对方多次挽救的,含糊道:“我很少想到这么远的问题。” 方舟放开搭在他宽肩上的手,看着地面一块磨菇状银光闪闪的生命体,淡淡道:“假若大亨就这样回到乐园星去,是否会错失了载难逢的一个接受挑战的机会呢?” 巴斯基不悦道:“你自然要与姬慧芙站在同一阵线,明知送死也要去做烈士,区区一艘战舰,有甚么保护自己的能力呢?这算甚么挑战?” 方舟拍着他肩头道:“只有接受挑战,人才能成长。我在火鸟星上,就是因每天都要对抗比我强横亿倍的自然力量,所以今天才可和你在这船上快乐地说话。 大亨切勿忘记黑狱人来前所发生的事,那变异便所有人都踏上了进化的路上,就像一粒种子,刚长一条小苗,但若要长成不畏风雨的大树,却需要阳光、空气和雨水的滋润。”接着豪兴大发道:“看!这是个多么动人的世界,茫不可测的将来正恭候着我们,黑狱人就是我们的养份,只有他们才可使我们不断成长。这么精采的游乐场,大亨肯轻言放弃,躲回乐园星那看似安全,但迟早会碰上黑狱大军进侵的窝去吗?” 巴斯基露深思的神色,点头道:“你的话很有道理,但却很难应用到现在敌众我寡的形势。刚才找们查核那方晶石,发现面藏着编号和等级,那虽是古地球的文字,但小姐却能勉强看懂,你想知道吗?” 方舟道:“当然想知道。” 巴斯基道:“第四十三号三等级宇航战船,这是否能令你产生联想呢?” 力舟也不由地吐一可凉气,这么可怕的巨舰,只属三等级的战舰,而他们仍是靠机缘巧合和一点幸运才取得胜利。那么二等和一等的究竟厉害到甚么程度呢?像这样的战舰至少还有四十二艘,只是这股力量,已足可征服联邦了。 方舟奇道:“那他们还在等甚么呢?” 巴斯基雄躯剧震,朝他望来,方舟也立时色变。 两人都回到早先的想法。占用人类的身体并非一个简单的过程,到现在仍有黑狱生物未能完全克服所占用的身体,故现了后遗症。现代人的脑部更发达,意志也远胜于古人类,那进占过程也应更艰困,所以到现在仍未能成功,否则飞船上便应有来自仰马星系那些现代人身的“新黑狱人”了。 若给黑狱人骡噌多二百多万,那真是不可想像的大灾祸。巴斯基发了一会呆后,叹了一口气道;“我给你说服了。” 方舟再笑不来,点头道:“是你找到了留下来与黑狱人周旋的理由吧!” 巴斯基转身往姬慧芙等走回去,摊手人声道:“若我助主席把仰马星的住民由黑狱人手中解救来,主席可否把改造人和罪恶乐园合法化,变成一个受监管的自治区呢?” 他绝非这么易相与的人,只因两艘皇牌飞舰,一受重创,另一艘连渣滓都没有留下来,实在无法对付强大的联邦军,只好在这关键时刻,与姬慧芙作谈判。 舒玉智容色平静,没有作声。姬慧芙秀眸射冷冷的光芒,凝神看了巴斯基好一会儿后道:“我并没有权力作这承诺,最后仍是要看议会的决定,而且我仍不清楚你们的人性实验室曾做过些甚么事?” 舒玉智淡淡道:“人性实验室是给蓄意夸大了,我虽以活人作研究,但每个人只选取身体的小部份,又或是心理和生理在某种极端的状况下的反应。若议会有兴趣,我可以公开详尽的研究成果,保证可使联邦的“人类进化学”突飞猛进。否则若我利用来对付联邦,那后果可能会和黑狱人同样可怕。” 她虽语气温和,但软中带硬,非常厉害。姬慧芙眼睛扫过巴斯基、舒玉智、直政和沙莹,暗忖再动起手来,纵没有方舟之助,虽末必败定,但这艘辛苦得来的飞船曾步上“罪恶号”的后麈,连头上的大气层这一关都过不了,权衡轻重下,语气转缓道:“若舒院长将来能证实所说过的话,我保证会尽力为你们开脱。” 巴斯基冷哼道;“不要说得我们可怜兮兮的,只要黑狱人的威胁仍存在一天,主席便难以分身来对付我们。以我们现时的人力物力,不用一百年,便可再建立强大的船队、那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姬慧芙俏脸生寒,幸好方舟介入道:“好了;好了!我们是否有命回去尚是末知之数,不若现在同心合力,先离开这,其他事以后再说吧!” 舒玉智红瑶、丁扬和辛茜娅三人招手道:“我们已识破这晶石的用法,它不单可控制飞船内所有仪器,本身也是个飞行仪、航空图和遥距精神感应器。你们现在都拥有了精神能量,只是不懂如何运用,这晶石会是你们最好的导师了。下次遇上黑狱入时,也不致如此全无抗力,不过先要跟我着了解飞船上的各种仪器。” 三人正担心自己有若废物,闻言大喜,随舒玉智学习去了。 巴斯基仍是面有不愉之色,沉声道:“离开了这后,我们第一个目的地是否仰马星系?” 姬慧芙望方舟,见他没有表示意见,道:“那等于整个黑狱王国挑战,我们仍是依原来的计划,设法避过黑狱人的侦察,先到魔星躲起来,再设法潜人仰马星把情况弄清楚。” 姗娜丽娃方舟道:“你有没有神不知鬼不觉抵达魔星的妙法呢?” 方舟目光移到那方晶石处,点头道:“我已把握了黑狱人透过晶石操纵飞船的形式和烙印,应该可使其他黑狱人错认我们作同类,至于实际是否可行,却要随机应变了。” 沙莹眼中露崇慕之色,赞叹道:“你真厉害!” 方舟想起巴斯基说过沙莹肯随时陪他上床,心头一热,狠狠盯了她几眼。 经他改造后,这改造美女的磁场动人多了。 姬慧芙和舒玉智固是绝顶美女,一代尤物,但对他深喜的性事却非常冷感。 姗娜丽娃和他有过肉体关系,但在这方面她仍是可有可无,对他爱多于欲。 辛茜娅和红瑶对男女关系都有点厌倦,唯有沙莹不但不拒绝男女性事,还饶有兴趣,这使他不由暗暗心动。 姬慧芙生感应,白了他一眼,拉着姗娜丽娃走往一旁,商讨策略上的问题。 方舟伸个懒腰道;“白天快来了,有了太阳的帮助,我们可以很快蓄够能量,去大干一番了。” 沙莹掩嘴媚笑道:“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方舟偷看了姬慧芙一眼,叹了一可气道:“十多分钟怎够时间好好休息呢?” 仰头望往天上。白云重重,忽地想起外面若有一队黑狱人的战舰守候着他们时,他应该怎么办呢? 警号响起。领袖一号上第一师部队所有人员迅速离开岗位,进入宇眠室内,准备即将来临的反空间旅程。 雷坡武和白树来到他们专用的宇眠室,爱神的声音响起道:“翟斯飞已成功计算进入反空间的安全通道,刻下正逐渐增速,可在六个地球时内达至光速。” 两人对望一眼后,雷坡武奇道:“为何竟像很清楚黑巫号上所发生的事似的呢?” 爱神平静地回答道:“黑巫号护罩的耗能量比领袖一号大上二十点七八二倍,所以若要在短时间内臻达光速,必须把护罩的能量降至最低的水平?而我新发展来针对他们护罩的集束侦察波,便可以毫无困难钻入黑巫号去,获得我想要知道的重要情报。” 雷坡武和白树一起动容。 前者几乎是嚷来道:“夫院长找到了他们反空间的口了吗?” 爱神淡然道:“这正是我要知道的事,当他们由反空间弹来时,大将和参谋长便可对他们迎头痛击了。” 回应人:Gene回应时间:1998四月10日,10点09分

其他新闻
  • 南宋末年出了个大奸臣,叫贾似道。贾似道年轻的时候,是个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二流子。因为他姐姐当了宋理宗的贵妃,贾似道这个无赖,才步步高升,官儿越做越大,末了竟当上...
    2019-11-25
  • 1793年1月21日,刽子手亨利·夏尔显得特别兴奋,天刚蒙蒙亮,他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漱完毕,穿上红色制服,头戴高帽,准备去“上班”。他绰号叫“巴黎先生,”不知有多少人在他...
    2019-11-25
  • 明太祖朱元璋特别爱写对子,他不但自己写,还让家家户户都写。有一年的大年三十,他下令让南京城的居民,不管是当官儿的,还是普通老百姓,在第二天大年初一,家家门口都得贴...
    2019-11-25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