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呀啊!!!!”疯了,疯了!!昨晚我肯定是中了那个不懂礼貌的家伙的催眠术才去了便利店的。噢,天哪!丑死了!!不仅起晚了还顺便获赠了对熊猫眼。撒赖这个死丫头,肯定先走了,噢,要快要快呀!“你这孩子,怎么不吃早餐就跑啊?!”“来不及啦!妈妈再见!!”嘿休嘿休,哎呀,哈哈,正好,来了辆出租车。“大叔,停车!!麻烦去大庆高中,谢谢!”耶!成功了!!—学校—“天小允!晨训早已经开始了,你像老鼠似的躲在那里干什么?!”噢,上帝呀!怎么今天的洪班主任来这么早呀?“那个……嘿嘿,早上好!”我干笑了两声。“你……真是拿你没办法!还不快回到座位上去!!”“啊…是!!”哼!死豹狼!幸灾乐祸的小人!!啊!!这个烂人!!气死我了!!啊啊啊!!我回到了座位上,冲着身旁的豺狼狠狠地瞪了一眼,坐下来的时候顺势踩了他一脚……“哎呀,我真是不小心!!”“你……”哈哈,龇牙咧嘴的豹狼也不错嘛!“明天我要出差,所以由副班主任负责考勤。但是不要妄想旷课,因为副班主任是李贤淑老师。”什么?开玩笑吗?李贤淑不就是那个指甲王吗?那个留着长长指甲的美加狂魔??!!嗷嗷!我的脸蛋啊!!看着台上得意洋洋的洪班主任,真想把他轰出去。啊,不行,一定要避开那个可怕的女魔头!!整天对着那些尖尖的指甲还不如对着不懂礼貌的家伙呢?不懂……不懂礼貌?不懂礼貌的家伙?!啊哈,对啊,我可以和撒赖交换学校的嘛!哦耶哦耶!噢天哪,整整一天都没工夫看书,脑子里想的都是明天要换学校的事。不过真的好兴奋啊!叮铃铃——哇呜——,终于下课了。哈哈,我现在的脚就像踩到了烽火轮,呼呼——哈哈。—家—“回来啦?”撒赖“嘭”的一声撞进来了,冲我打了一声招呼,就要回房间。“撒——噢姐姐——”我忍住内心的兴奋的冲到撒赖身边。“干什么,居然用起敬语来了?”撒赖诧异地望着我。“嘿嘿……你明天跟我交换学校吧,好吗?”“嗯?交换学校?”扫了我一眼,不过怎么好像没什么反应啊?0_0^“嗯!嗯!”答应吧,答应吧。上帝呀,保佑我吧,让撒赖答应我,嘿嘿。“为什么?”??!这个撒赖,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起来了么?这是什么眼光?好像我做了什么事似的,这个小狐狸!“没什么,你不是喜欢那个豺狼吗?你知道他在我们班,而且还和我同桌,所以帮你实现愿望啊!”上帝保佑,千万要成功,偷偷的瞄一眼撒赖,嗯,不错,眼睛一下子大放光明,呵呵,有希望。“真的?哈哈,我有多久没见到他了?——不对,不是你自己有需要吧?啊?!快说!!”撒赖一副抓到可疑证据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一只狡猾的狐狸,这个丫头!“不是~就是想你好……我也好。嘿嘿。”—_—!真是的,在这种事上,永远嗅觉灵敏的要命。“你有什么可好的?”哇!说漏了!糟糕!!撒赖狐疑的围着我打转,像探地雷似的从上到下开始全方位扫描,不,不会被发现了吧??“那个……叫你换你就给我换,怎么那么罗嗦?!这还算是姐姐吗?啊??!”没办法,只得使出撒手锏了——发怒。嘿嘿。“切,早这样不就好了,还说什么是为我着想,分明是你自己想的!还有,你吼什么喉?现在不是在求我吗?啊??!就这样吗?”撒赖把手往腰上一插,妈呀,撒旦诞生了吗?“哈哈~就当作是我刚才是突然发疯好了,嗯总之跟我换吧。好不好嘛?”“是吗?如果你真那么想换的话……”撒赖转了转眼睛,成,成功了吗?不过怎么这个眼神这么恐怖啊……不管了不管了,我只要成功,呜呼!“说好了?”我高兴得跳起来。“不过有条件。”“你说你说!”哈哈,没想到这么快就成功了。“我们这回真的扮成一模一样的吧,让所有人都认不出来!!!!!那样会更好玩吧?!”“这个办法好,还是你最聪明了,嘿嘿。”嘻嘻,顺便看看不懂礼貌的家伙会不会认出我,才不信他真的那么神呢,以为都是傻子吗?“平时我们上不同的学校,大家都不怎么清楚。应该很好玩吧!!!!试试看吧!”哇,看来撒赖比我还兴奋啊!“那我该怎么办啊?要画眉毛吗?”我盯着撒赖的脸问道,她平时脸上的妆我可不是简简单单能学来的。“什么?你以为我在学习就那么打扮的吗?”撒赖头抬的高高的,从上俯视下来,一脸鄙夷地看着我,架势真够拽的。“啊?那些还不够啊?我可说好了啊,我不要变成熊猫眼,还有,我也不想变成女鬼,还有——”“你有完没完?!要换学校可是你先提出来的?怎么?现在不愿意了吗?——画眼线啊!笨蛋!!”“噢没有!!那——你就画吧!”开玩笑,这可是好不容易的机会呢!一定要把握住!!啊!!镜子中的我真是不惨不忍睹!黑黑的眼线,长长的睫毛,还有红嘟嘟的嘴唇,哇呜——不良少女!不过漂亮多了!——第二天——嘿嘿,现在我已经是撒赖了!!啊!!我这么瞪大了眼睛也挺像撒赖的嘛……嘻嘻。不过,怎么感觉脖子总是无意识的缩来缩去,难道我是小偷么?“喂!!!!!撒赖!!”咚!!妈呀,吓死我了!“嗯…英…子。”没,没错吧?哎呀,早知道应该先问清撒赖死党的名字的。但怎么这么奇怪啊?好像踩到地雷似的,整张脸都绿了……“什么?@#$再叫我一次英子,我就把你的嘴巴打烂!!!”英子粗鲁地冲过来搂住了我的脖子。啊,要是撒赖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呢……“你…你这个@#$,哇……好痛啊。”我孤注一掷,扔出一句平是撒赖最常用的一句脏话。“啊哈!!这死丫头露出本性了!!!!!”英子拍了一下我的肩,豪气的像个英雄。唉……幸亏撒赖那家伙不管在家还是学校,都一样地这么野蛮。“哎呀,你干什么?放开我啦,不能呼吸啦!!”晕,英子勾住我的脖子死命的往教室里托,怎么有这种死党啊?噢!真丢人!!就这么被英子托到教室,英子大脚一挥就把门给踹开了,所有的人的视线都射到我们身上,妈呀,真想死了算了。……不过,怎么人们看了我们一眼就没反应了呢?难,难道撒赖她们喜欢这样????!!“喂!!!天撒赖!!!”呃?这不是延佑吗?嘻嘻,刚吃过他的免费宵夜不久呢。“啊……嗯!延…哦不……你……你这疯子,干嘛?!”还好还好,差点忘了我现在是天撒赖,不能对他示好。不过真的好累啊,撒赖这丫头,怎么上学还分出这么多等级群体啊,不累么?“现在该到了向我敞开心扉的时候了吧?”什,什么心扉?!看起来延佑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期待,难道,这段期间内……发生了什么事吗?哎呀,这我可怎么演下去啊?“说什么呢?”下巴一抬,眼皮往下一低,哈哈,肯定像极了撒赖吧?“什么?你忘了吗?我那天和你说什么了,啊?!居然敢不记得了!!”哇,吼什么呢?怎么了这是?想、想揍我吗?“喂,你想怎样?难道我一定要记得你说的话吗?凭什么?啊?!”晕!早知道这样,就不画成撒赖的样子了,好累啊。不懂礼貌的家伙在哪呢?人群里都没有啊?“你,你……好,这可是你说的,哼!!”延佑那家伙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回到了他的那堆朋友当中。啊……难道是我太过分了吗?我有些不安地看着延佑,可是按撒赖平时脾气,对待死对头只会比这更过分啊。“喂,天智允。你今天有点奇怪啊?!你怎么可以那么对延佑,太过分了!平时都不都是像对情人似的对他吗?”延佑身边的一个男生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像透视镜一样的眼光让我激灵灵的打了寒颤。啊,糟糕!!他是谁啊?!还有,谁跟谁是情人?!我吃惊地睁大了双眼。“我、我怎么了?”难道真的做了什么吗?撒赖和延佑??“还是——你为了隐藏什么才故意这么说的?是这样吗?”陌生的男生意味深长地说完这句话,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就走掉了。“你这算什么,孙振原。你是延佑的监护人还是什么?!”英子及其他几个看上去像是撒赖的朋友的家伙们在一旁嘟囔着。孙振原吗?没听撒赖提过啊,不过和延佑是哥们的话和撒赖应该是敌人吧?哎呀,不管了,冲!!“喂,孙振原,是不是?????(majayageda欠扁)啊?为什么拍我的头?!啊?!”我冲着那个男生吼了一句,心想这样应该就更加符合撒赖平日的表现了。“嗯?!你今天好奇怪啊。平时你可是一句都没骂过振原啊……”连一旁的英子都诧异地扭过头看我。呃?又……错了?“哈哈,只是开玩笑而已嘛joke,不知道吗,joke……”我慌忙干笑着打着哈哈。“你不是不会joke吗,以前还问我什么是joke呢?”撒赖的朋友中再次有人疑惑地问道。啊!!周围顿时一片寂静。啊!这种不知名的危机感是……?!身边的英子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说道:“她该不会是小允吧?!”“哦……?是真的吗?但是撒赖说过换学校会告诉我们的……”“对啊。肯定是小允……但怎么看怎么又觉得是撒赖啊?”一瞬间,大家都围了过来看着我。一束束探照灯就这么唰唰的射过来,哎呀,怎么办啊?这下死定了,撒赖应该会撒赖到底吧?“喂!!!你们这是在怀疑我吗?在怀疑你们的朋友吗?啊?”哇呜——果然见效。“不相信朋友,信谁啊?!啊?!”狂乱暴怒的向着人群挥挥拳头,哎呀,上帝保佑啊,保佑啊,我可不是故意的啊,这是撒赖的招数,可别算到我头上来呀……“什么啊,是撒赖啊。”“切,还以为被耍了呢!”“想挨揍啊?就知道你忍不了多久?”呼总算逃过了。周围的人看没搞头了纷纷撤掉了。哈哈,自、由、了。“喂~让开!!”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嗯??这不是不懂礼貌的家伙吗?哎呀,不,不会被发现吧?我急急忙忙把后面的头发拽到前边来。呵呵,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吧?“吃错药了么?怎么今天这么早来?”“嗯。”怎么没什么反应啊?还是——他只会对我才那么凶神恶煞?是因为……讨厌我吗?是这样吗?[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上课了,不懂礼貌的家伙慢慢地走到了第一排的最后一列,我刚要跟过去,却发现他座位旁边已经坐着一个女生。咦?他和撒赖不是同桌么?换、换座位了吗?天啊,忘了问撒赖她的座位了……我赶紧跑到教室外的走廊上给撒赖打了电话。“喂!你座位在哪啊?”〈2排第4列。@#$那你的呢?!〉“我座位……?那个……嘿嘿,我不是很记得了,反正是靠窗来着——”〈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你活的不耐烦了吗?啊?!〉电话那边传来撒赖一声怒吼,在电话这边听着都恐怖。不过,我的座位到底是哪排哪列啊?太熟悉以致忘了么?[嘟……]呃,还是这么急躁啊?不过直接看豹狼在哪就做在哪里好了。不管了,看看我的同桌是谁。“啊!!!”眼前近处的同桌竟然是撒赖的死对头——李延佑!!噢,天哪,刚刚还吵了一架呢!难怪这几天两个人的关系变了,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原来是同桌了呀!实在是不好意思,赶紧把头转向一边,对着谁都比对着他好,好尴尬。“啊!!!”我一时间惊得合不拢嘴,撒赖居然、居然和民对着坐?!没有任何预料的,民的侧脸撞进我的眼里,吓的我心跳都程180迈速递增了。呼呼——“叫得挺开心么,有什么高兴的事吗?”民扫了我一眼,继续整理书包。“没……没什么。白痴。”我傲慢的说了一句就把头转过去了,心脏还在怦怦乱跳个不行。呼我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不过,延佑好像不开心了呢,一个人很无聊的在那里弄笔玩呢。不会真的和撒赖出了什么事吧?回去的话非给撒赖骂的脱层皮不可。“喂……延佑,生气了吗?那个,哈哈,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别生气了,啊?”呃?真的生气了么?这可怎么办啊?我不是有意这么做的呀。“好可爱啊~我们延佑真善良……哎呀,你看我都这么对你了,你也该消消气了吧?啊?饶了我吧?好不好?好不好嘛?”扯着延佑的衣袖,估计现在的我什么威风都没了,真是没学坏的潜质!“噗……这有点过火了。”延佑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转过头来望着我。啊哈~~延佑这家伙终于消气了。唉@#$,我什么时候跟人撒过娇啊——我好不容易才哄好了延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正想把精神集中于课堂。“啊!!!!!”谁在后面扯我的头发,我恼怒地转过头去,咦?是不懂礼貌的家伙。“你是小——”那家伙疑惑地盯着我说道,我心里一惊,刚要打断他的话。“那边的那两个家伙!!!你们以为上课是游戏时间吗!!!两个人都给我到走廊站着!!!!!”啊!竟然被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发现了,挥舞着拳头高声冲我们乱吼着。又闯祸了?呃?怎么回事?不懂礼貌的家伙很坦然地走出了教室,习,习惯了吗?撒赖也应该很习惯了吧?在学校里被老师骂的学生……跟着不懂礼貌的家伙一起站起来的我,也走到了外边。我们两个并排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呆呆地站在教室门口,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突然不懂礼貌的家伙向我靠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警惕地望着他。冷冷的扫了我一眼,一把扯过了我的头发,要打我吗?我惊恐的瞪大眼睛,他抓起一撮头发——闻了一下。“你……你干什…什么啊?!”赶紧抢过头发,跳开一步,开,开玩笑,这动作,使浑身都起大陆板块运动了。“天小允?!”不懂礼貌的家伙眼里带笑,好像发现我作弊一样的盯着我。“啊,你,你认错了。我,我是天智允。”不会吧?这么神?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偷偷的瞄了一眼,啊,好像没什么反应啊。“是吗?你真的是撒赖吗?嗯?”啊?这是什么眼神?像——猫逗老鼠!啊,痞子!!!“这样啊……你用什么洗发水?”边说边继续扯过我一撮头发闻,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他什么时候挨到我身边的?好奇怪。“嗯?洗发水?凯拉西丝。”怎么突然说到洗发水了?不是问过了吗?“凯拉西丝?嗯,一直都是吧?”“是,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没有,很正确啊。我也用这个牌子呢。那撒赖用什么牌子呢?”“撒赖啊,撒赖用,啊——”说漏了!!!这个狡猾的家伙!!!“还不承认吗?嗯?”用坏坏的眼光看着我的不懂礼貌的家伙!!!真是奸诈、狡猾、卑鄙……“我,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天小允啦?是你自己误会了!我,我是撒赖。”太危险了,我连退了好几步,离他远远的,比较安全。“是吗?真的要我拿出证据吗?我很愿意呢!”说着,民的眼里流窜着明显的笑容,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要干、干什么?“什、什么证据?还有,不要再靠近了!!”猛的向后跳开了几步,哎呀,撞到墙角了,怎么办呀?左右都是墙壁,而不懂礼貌的家伙则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有什么关系?真的要我拿出来吗?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哦。”说着,不懂礼貌的家伙突然双手支墙,啊!!快速的闭上眼睛,要——揍我吗?嗯,怎么……没动作啊?0_+悄悄的睁开一只眼——哇啊!!!!!不懂礼貌的家伙,好端端的低着头在那盯着我猛瞧!!“叫什么叫?吃炸药了么?”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不懂礼貌的家伙也打了个寒颤。“对,对不起。”“算了,饶过你这一回——还要证据吗?”眼前的家伙好整以暇的看着我。“什,什么证据?”“就是你是天小允的证据——”说着,头慢慢的低下,低下,啊,五公分……四公分……三公分……怦怦-怦怦-要……吻我吗?盯着不懂礼貌慢慢低下来的头,我的呼吸也急促了。啊,一公分!!!!“噗——”不懂礼貌的家伙像我吹了口气,顿时,刘海飞了起来。啊,我的痣!!!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双手挡住了眉毛。可是——不懂礼貌的家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一下子抓住了我手,牢牢的钉在了左右两边的墙上。“还不承认吗?嗯?天小允。”抓着我手腕的不懂礼貌的家伙就这样笑着盯着我,老鼠终于被逮到了。怎么挣都挣不开,索性抬起头来。“啊!!!”“啊!!!”我的唇扫到了不懂礼貌的家伙的脸,我——吻、了、不、懂、礼、貌、的家、伙??!{吱——}教室的门开了,刚才的数学老师忽然出现了。“做什么呢,你们两个?!罚你们站走廊是想让你们反省反省,不是为了把你们俩凑成一对的。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居然在这谈情说爱!!!”老师瞪大了眼睛向我们扑过来,左右看了看我们,然后目光停留在不懂礼貌的家伙盯着我的手上。啊!!几乎是同时的,我们挣脱了手。“你们——”“嘭嘭”两声响,我和不懂礼貌的家伙的额头上分别留下了一个大黑轮。数学老师却好像还没有消气,继续扯着嗓子冲我们喊:“绝不能原谅你们两个!!!!!过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说我们在神圣的数学课上做了什么不纯洁的事情一样,说完就走进了教室…“烦人…哼@#$”不懂礼貌的家伙就骂了几句后开始往另一个方向走开了,不,不去办公室吗?“那个,不懂,噢不,宣宇民!!!!!”“干什么?”回过头来,有点意兴阑珊的感觉。“那个,你不去办公室吗?要去哪里啊?”小声的问着话的同时,偷偷的扫了一眼不懂礼貌的家伙,不会生气了吧?“怎么?你也要去吗?那就跟着来吧。”恶魔般的微笑再次进了眼前这个家伙的眼里?想干,干什么?不过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跟上了不懂礼貌的家伙。男厕所?!不懂礼貌的家伙一脸坏笑的看了我一眼,就进去了。我也可以进男厕所吗?我红着脸,无奈地却又带着点好奇和兴奋,跟着他走进了男厕所。不过怎么总感觉自己像做贼似的,一路上都在缩着脖子左看右看。上帝保佑,千万别有别人在啊!!!“啊!!!!!”“喂!你怎么总是尖叫个不停啊?很好玩吗?啊?!!烦人!”被我连续吓了两次的不懂礼貌的家伙发飚了,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啊,对,对不起。不过,你,你的裤链……能不能……”看到不懂礼貌的家伙拉裤链的刹那就快速闭上眼睛的我,此刻,正用双手紧紧捂住眼睛,生怕看见一点点的光线,啊,好丢人。“喂,怎么了?上次你还穿着睡衣就往外跑呢?天小允?难道你来这种地方都是穿着衣服吗?”“上次是晚上,不同的,还有,你——啊!!”又上当了!!!我气愤的甩开手,却看到不懂礼貌的家伙正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双手抱胸。根本就没拉裤链嘛!“你怎么这么笨啊?难道没人告诉你什么是防人之心吗?……总之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嗯?怎么说的像妈妈似的?“说什么呢?还有,你怎么发现的我不是撒赖的?为了这个,我和撒赖可费了好大的劲呢!”反正都知道了,干脆问个清楚。“不知道。总之你跟撒赖不太一样。有一股很独特的味道。”“嗯?味道?什么味道啊?”“你上次和撒赖换过学校吧?那时候你用的洗发水也是凯拉西丝吧?”“是…是吗?那如果我和撒赖换一下洗发水就认不出来了吧?”哈哈,如果那样就好办了,以后换学校的话就用撒赖的,嘿嘿。“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行了吗?笨瓜!”说着啪了一下我的头。不过,真奇怪,完全不会生气。“难道不是吗?这可是你说的哦。”“就算你换成和撒赖一模一样的洗发水我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你。人和人之间很奇怪的,总有种东西是牵引两个人的。你身上……有种让人心里安定的东西存在,看到了,会觉得……很温馨。”说着这些话的同时,不懂礼貌的家伙眼睛直直地望着窗外,似乎触到了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哈哈,双胞胎都是那样子吧。”我不自然地笑着。啊,这是怎么了我?这种,奇怪的感觉。“哦,对了!有个问题要问你。”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样深沉的不懂礼貌的家伙让我突然想到整天看着窗外出神的豹狼,还有——他们上次的冲突,到底,为什么呢?“什么?”收回目光的不懂礼貌的家伙笑着看着我。啊,真不好意思。“呃,就是上次,你和成在河见面的时候好像彼此都认识对方,你们……是……朋友吗?”我盯着他的眼睛小心翼翼探问着。他的脸色顿时充满了愤怒和恶毒的恨意。“难道是……绝交了吗?”唉,好恐怖!不过既然已经问了,回头都不行了。呜呜呜……“绝交?要是那样就好了!”啊,这时候的不懂礼貌的家伙好恐怖啊,吞了炸药吗?“那个,哈哈……虽然不知道之前有过什么事,但都是朋友,就不要继续僵持下去了。在河也挺好的。”哇,好恐怖,艰难的吞了下口水,快速的看了一眼不懂礼貌的家伙,啊,暴风雨要来了吗?“在河?哈,看来你和他关系挺密切的嘛!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是不是要恭喜你呢?嗯?”“不,没有,那个,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同桌!我只是……希望你们快乐。”不知道为什,就是不想他误会,因为,我看到了不懂礼貌的家伙眼里的那丝一闪即过落寞。“不清楚就别乱开导人……有些事,是不能挽回的。”说着,不懂礼貌的家伙开始往外走。—教室—“喂!天撒赖!你去哪了呀?!”英子冲过来勾住我的脖子,立即把气氛调到最高点。“啊啊啊…那个,去了趟卫生间而已。”哎呀,差点忘了我现在还是撒赖呢。“你知不知道,在这所学校,进卫生间的时候是两个人,但出来的时候会变成三个人的说法?!”英子一脸严肃地望着我。“呵。你该不会是说我和民吧?”“难道不是吗?臭丫头,快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不是和李延佑吗?什么时候换成宣宇民了,啊?!”用力的把我的头勾向自己的英子,越说越兴奋,真是的,这是什么朋友啊。“喂,天撒赖,你该不会是……”一直在一旁听着的延佑似乎吓了一跳,慌忙走了过来。“该不会什么?!”奇怪,怎么每个人的脸色都这么难看啊?我做了什么事吗?“还不快坐到自己座位上去!上课了!!”啊!!老师走了进来,大家慌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但是一开始上课这个死对头李延佑就不停的捅我的腰。“喂——”“干嘛啊?!”怎么像个小偷似的。^“你刚才和民干什么去了?”“哦…那个啊?他跑去上厕所,所以我也跟着去了。唉,怎么这么热啊。”我热得要命,用手掀起裙子开始扇了起来。“啊。”延佑忽然红着脸用手遮住了眼睛。“喂,你干嘛啊。”“你……你怎么像个白痴一样!有……有没有穿衬裙啊你?!”噢!poor延佑,怎么连说话都结巴了?“没有啊。我一向不穿衬裙的啊!不方便。”“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男人看啊?啊!”延佑腾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力的拍着桌子冲我开吼。顿时,全班所有的眼睛包括老师的都齐刷刷的射向我们这边,啊,真丢人!这个死对头!!!真想把脸蛋遮起来,再也不要见人了。谁知延佑一把抓起我的手,死命的把我托出去,我就这样像个袋子似的被他拉到阳台上。疯,疯了吗,这是?一口气跑到天台,都不能呼吸了。天哪,今天是怎么了?“喂!!!现在该放手了吧!”李延佑慌忙松开了我的手。“嗯…对不起。”耶?错觉吗?怎么好像脸都红了?“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李延佑?!这是在上课,上课!!知道吗?”天,还要照着撒赖的样子来应付这个局面,真是乱了套了。晕!“嗯…嗯…那个…嗯…”延佑的神情忽然变了,一张脸变得更红了。“有事就说,干什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男人啊你?”“那天我们不是说好要彼此敞开心扉吗?为什么你不按照约定呢?”说到这里,延佑好像受到很大打击啊,我是不是该告诉他我不是撒赖呢?好像涉及到两个人的秘密呢。“那个,延佑啊,我不是——”“我知道我还不够好,但是我是认真的,我——”“不是,那个,我不是天智允!!”“????????(nanunnoruljoahanda我喜欢你)!”!!!双声合奏!!“那个,延佑啊,呵呵,我是小允。”说完赶紧低下头,把脖子缩到衣服里,会不会被揍啊?……好沉默啊,0_+偷偷的瞄了一眼延佑——噗哈哈!延佑的脸早就红成猪肝色了!!“喂,笑什么?很好笑吗?啊?!为什么不早说!!!”天哪,山洪暴发了吗?不过真的好搞笑啊!呵呵。“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怎么会喜欢上我们家智允呢?不是一直是死对头吗?”“智允吗?很漂亮啊!虽然没什么礼貌但很可爱的呀~虽然话说得很严肃,但心灵很脆弱,而且也很单纯,你不知道吗?”恢复了常态的延佑一脸的陶醉。“是啊,我们家撒赖虽然泼辣了一点,不过心灵确实很脆弱,所以——你可以喜欢她,但千万别伤害她。”“是!不过……你可不可以帮我保密啊?”**哈哈,一副害羞模样的延佑可真是挺可爱的。“没问题,我一定会帮你的!”刚松了口气,对望着彼此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是、上、课、时、间!!!“啊!!!!!!!”“死延佑,还在上课呢!!!被你害死了啦!!!”延佑也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抓起我就往教室飞奔,噢,天哪!今天真是悲惨的一天。—教室—“咚!”力大无比的延佑一下子撞开了教室的门,全班所有的人眼睛包括老师的再次光顾到我们身上,真丢人!!“你们两个!!!以为这是游乐场吗?啊?这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老师,啊?!!!放学后都给我到办公室去!!!”Mygod!!!又,又要去吗?我开始像雷达一样扫射全班,啊!!宣宇民!刚才还没回来的家伙,现在已经坐在教室里了。“啊……”我心中一惊。“喂!!!!你刚才去哪了?!”延佑显然没有看到民那对愤怒的眸子,还在那兴奋的问东问西。听到延佑的声音,不懂礼貌的家伙抬起头看了看我这边。我慌忙低下了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去了趟办公室。”扫了我一眼,民不紧不慢的公布了答案。办……办公室!!我忘记了!!!还有,放学后还得去……和英子她们玩笑着度过了下午的时间,不知道问什么,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不懂礼貌的家伙只是不时的把目光瞟过来看一眼就做自己的事了,而我也是飘忽不定的老是往那个方向看,我们……这是怎么了?叮——铃——铃——“今天迟到的人留下来做扫除,值日生扫除结束后来一下办公室。好了。其他的人都回去吧。”台上撒赖的班主任短短地做了总结,宣布了放学。大家都陆续背着书包走出了教室。宣布完毕,大家都像被松了绑似的兴奋的一沓糊涂。不懂礼貌的家伙也开始一件一件的收拾东西。经过我身边时,慵懒的扫了我一眼,走过去了。“喂!!!宣宇民。”下意识的吧?我开口叫住了民。听见我叫他,那家伙慢慢转过头。“……怎么了?”啊,没话说了……他,生气了吗?因为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吗?我开始手足无措了,连眼睛都不知道盯到哪里。“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就像……以前一样好了,请你……不要——躲着我。”“我有吗?”他笑了笑,却是面无表情。“你好像认为我是因为你的那句话而生气了,其实我一点都没生气!所以你也不要太在意,就跟……就跟从前一样就好了……”我死死地盯着不懂礼貌的家伙,双手攥着手机,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坚强。不懂礼貌的家伙也直直的看着我,终于开了口:“走吧,傻丫头。这么单纯,我怎么放心得下呢?”说完,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和好了么?呵呵,这样真好,又能和不懂礼貌的家伙像以前那样了。“啊!!!!”挣脱了不懂礼貌的家伙,我第三次尖叫了。噢,真丢人。我立即遮住脸蛋,怕不懂礼貌的家伙克制不住愤怒揍我一顿。“你又怎么了?”果然——还是被我吓到了。“那个,我,好像忘了去办公室了。”“有大脑没小脑的家伙!”不懂礼貌的家伙在那念叨了句,拉起我的手继续走,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要,要逃么?“不要拿这副呆瓜的表情看我,反正你本来就这么笨。算了,平时都是撒赖欺负你,难道你就不想回馈点什么给她吗?你真的以为她在学校不给你惹事吗?”呃?怎么不懂礼貌的家伙眼里,明明流窜着明显的恶作剧的表情,但我的心就是随着水涨船高呢?哎呀,坏孩子!不过,最终还是克服不了不懂礼貌的家伙的诱惑,我——逃、跑、了!哈哈,第一次做坏孩子哦!!—家—“我回来了!”“今天过的很开心吗?”撒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到冰箱里取出啤酒张嘴就喝了一大口。“遇到困难了吗?豹狼怎么样?”“不要提那个豺狼了,我现在不想听到他的名字!!!”说着又灌下了一大口啤酒,!!会不会醉啊?“喂,撒赖!你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放下酒瓶,惊慌地摇了摇撒赖。撒赖看了我一眼,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了?豺狼这家伙!“撒赖,到底怎么回事啊?可以告诉我吗?”撒赖擦掉眼泪,抽泣道:“我不是去你们学校了吗…没想到你原来是成在河的同桌啊…?”“嗯,是同桌,我不是说过了吗?”“所以我就假装是你说了声你好~…但他问我是谁。还叫我不要假装是小允……”“他认出来了?!不会吧?我们哪里有那么熟?”真是不可置信。不过这件事值得哭出来吗?“还有,他居然说我整天在消磨生命,说我周旋在一大堆男孩子中间,我有吗?我有吗?那是哥们,哥们!!!你懂吗?”不知不觉间,撒赖已经喝了多半瓶啤酒了,脸蛋红扑扑的,看来是醉了。“好了好了,你醉了,我扶你休息吧。”“躲开,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说我没有思想,只懂得打扮……嗯…是的,我的确是这样的,所以也许你会羡慕我。但是我也不喜欢这个样子啊,我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为了你。呜呜呜——”“什么?撒赖,我是小允啊,你在说什么?还是扶你去睡觉吧!”“不用,就是因为你!你学习好,什么事都很认真,也不像我这么不听话,妈妈爸爸也一直更喜欢你。我有什么?学习不好,也不乖,经常挨骂。所以我只能打扮,只能和民他们混,你知道吗?啊?!这算什么?!我也的确很努力了呀……”撒赖已经开始摇晃了,醉了吧?但撒赖的话却是心里的话。我从来不知道撒赖会有这种想法。把撒赖扶到房间里,取了些热水,替她擦了擦脸。醉后的撒赖脸蛋红红的,真可爱。那我呢?难道我就没有努力过吗?!我也……好辛苦啊!你说我受妈妈爸爸的宠吗?!从小妈妈领着我们出去,我一直就充当着丑小鸭的角色,这些……你知道吗?因为你长得比我可爱,从小妈妈就更喜欢带你出去。所以,我觉得只有努力学习,才会让妈妈爸爸多看我一眼。所以,我一直都很辛苦。我其实……一点都不勤奋,也不认真。只是很能忍耐而已。因为你不做,所以只能由我来做。因为我做了,所以起码能维持现状……你总是把什么事都想得太轻松,但是因为你那单纯的想法使我更加头痛。其实人活着,不是有很多不幸的事吗?但是你却不懂得这些,从来不懂……

“喂,好妹妹,就交换一次吧~”撒赖几乎快把她的脸整个贴在我的面前了。“想都别想。”“喂~连姐姐小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吗?”撒赖扑闪着双眼,一脸期待地盯着我,满脸的纯真与无辜。“小小的请求?!让我和你交换彼此的学校是小小的请求吗?!简直太荒唐了!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以这样啊!”“什么?这有什么嘛。反正我们长的很相似,体形也差不多,不会有被逮住的危险的啦……姐姐我都说是为了要开创一下恋爱事业了,妹妹你真的不能帮帮姐姐换一换吗??”唉,今天撒赖这不懂事的家伙已经缠着我说了不下半个小时了,说什么由于我们班有她喜欢的男生,为了她的恋爱事业,竟然异想天开的想要和我换学校,彼此交换去各自的学校上学。啊!!就知道利用自己的双胞胎妹妹乱来。“对了,你喜欢的男生是谁啊?我们班的?”撒赖竟然说我们班有她喜欢的人,以前我竟然不知道,我禁不住好奇地问起。“不知道吗?你们班最帅最善良的那一个!”*^_^*撒赖的脸上浮现出一片陶醉的神情。“最帅最善良的?!没有啊。”“说什么呢!!!!你的意思是我家耀焕长得丑,脾气又不好,是不是?!”~_~撒赖闻言开始发飚了。“啊?!你是说任耀焕啊~~?”“是啊~~”>_<撒赖又开始一脸的陶醉神情,“我们家耀焕真是帅呆了……”原来撒赖是喜欢上坐在我同桌后面的那个小男生任耀焕了——是个和我关系不错的儿时玩伴。“耀焕有什么好啊。”“啊?!你现在是在说我家耀焕的坏话吗?!”哟!!已经开始对我发火了,说句耀焕不好就引起她这么大的愤怒,真是受不她了。反正依撒赖的花痴性格,坚持不了多久,过不了几天就又会说我不喜欢耀焕~我喜欢某某某之类的了~“总之我才不要换。”我怏怏地转过身去不理撒赖,哼~~才不吃你这套呢,为了你乱犯花痴却让我这个妹妹去劳师动众地换学校?这么荒唐的事情我才不去做呢。“为什么啊~我连喜欢的人的名字都告诉你了!!!!!这……这不符合我们的约定嘛!!!”撒赖已经急得语无伦次。“我不记得我说过你告诉我喜欢的人的名字就跟你交换学校呀?”“喂”撒赖继续她的撒赖特长,冲着我撒娇似的嚷道。“还有,我为什么非去你们学校不可啊!!你那里会比我们学校好吗?”“喂!!!!!你这是在瞧不起我们学校吗?!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有多好啊?!!!不上早自习,放学又早,帅哥也很多!!!还要说下去吗?!你想听,我还可以多说几点!!!!!”撒赖一边扳着手指头数着,一边兴奋地看着我。晕……这些真是非常值得“自豪”啊,天智允大小姐ˉ﹒ˉ“哎,不管,我要睡了。”我是彻底对她失望了,站起身就要跑回卧室。“唉,没办法,既然事已至此,那我也只好亮出秘密王牌了。”撒赖谈了口气,故作深沉地说道。秘密王牌?!“哦?说说看。”尽管如此,我还是好奇地再次坐下来听撒赖继续她的游说。“嗯—我们班有一个真的很不错的男生……”撒赖不断关注着我的反应,慢慢地说。“所以呢?”哈哈~~撒赖是在故意引诱我吧!我故意装做漫不经心的样子,可心思却已经全都跑到撒赖的下一句话上去了,看撒赖的这个神情,他说的这个男生似乎真得不错呢。“再加上……那个不错的男生……是我的同桌……也###天上学,会跟我走得很近也说不定哦~~”撒赖继续一句一句地说道,一边紧盯着我的反应,一脸的得意。同,同桌?!我的心情已经兴奋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连带着理性也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唉,这该死的“异性兴奋症”。∏∏“呼!知道了,跟你交换可以了吧~~”简直是下意识的回答一样,555,自己真没出息!“真的?!哇哦~小允最好了!”撒赖冲上来,在我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啵~~”晕~~又拿她对付男生的招数用在我身上,心里总觉得自己吃了亏~~不过在只交换一天的前提下,我还是决定交换学校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哎呀,我的脸怎么又红了!!—大庆尚高—校门前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告诉我已经来到了姐姐的学校,嗯,不愧是尚高,风景真是美啊~~第二天一早,我依约打扮成天智允平时的装束,来到了大庆尚高。校园里绿树成荫,再加上一些白白的雪点缀一下,真是美呀。“呼~~”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还是蛮惬意的么。“砰~~”身旁传来一声巨响。“喂!!你没长眼睛吗?”“怎么着?是你先撞到我的吧!”原来是两个人在吵架,我转过头循声望去,哇呜!!竟然是两个帅哥。不过这帅归帅,怎么一个个都似乎好凶恶的样子。我小心翼翼地在校园里闲逛了逛,果然是可以大饱眼福……嘿嘿~~好多帅哥哦~~嗯,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动身去撒赖的班级了,记得是2年B班吧。哎呀……忘记问撒赖她的座位号了~~ˉ﹒ˉ;;我无奈的站在2年B班的门口发呆,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同学陆续走进教室。要不要给撒赖打个电话问问?正在迟疑中,却听见身旁一个熟悉的女声。“咦—小允,哦不,智允啊!!!”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生站在我的身旁,一脸疑惑地盯着我。“咦?美婧?”哈哈,这不是我小学时的同学美婧吗?“怎么?原来你和天智允是一个班的么?她是我姐姐。”我略有些兴奋地问道。“我就说嘛,总觉得智允和你长得很像,姓也一样,原来果然是双胞胎啊~”“嗯……我和她从小学起就不在一个学校读书的,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我们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妹的?对了,我今天替她来上学,她的座位是哪里啊?”我小心翼翼地低声打探敌情,眼睛也时不时地瞟来瞟去。“哦,在我后面。瞧~~就是那儿。”美婧所指的座位是第四行第四列,传说中的睡觉避风港,最适合上课打瞌睡了,怪不得撒赖总是不出成绩~~唉~~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死丫头,一次都没联系我,我这心里可有点失落啊。”美婧还是跟往常一样心直口快,用拳头轻轻在我的肩膀上捶了一下,怪责道。“我们搬家了,没办法联系啊~对不起啊>_<”555,一见面就埋怨人家。眼看着就要上课了,我慌忙照着美婧的指示走向撒赖的座位,却见对面一堆帅帅的男生中,一个人挤出来,好奇地迎上前来,眼神中满是诧异。“天撒赖!你把头发弄直了吗?很漂亮啊—”走到近前忽然又拍着我的肩膀,道:“我不喜欢你那乱蓬蓬的发型,这个好多了。”“啊,是吗,谢谢。”我的脸又不争气的一红,伸手理了理头发。那男生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继而又冲我讪讪地笑了一下,又重新回到那堆帅帅的圈子里了。长的很可爱呀。难得撒赖还会认识这样的男生,我正好奇地继续盯着那个男生,身旁的美婧突然小声提醒我道:“他叫李延佑,是撒赖的死对头~所以他要是再跟你搭话,一定不能给他好脸色看!!知道了吗?”“哦哦。”我不住地点头应承着,怎么还有专门找茬的朋友啊?撒赖这家伙~~到底该说她人气很高呢,还是该说她很有人缘呢。接下来的时间,我乖乖的坐到撒赖的座位上,利用上课前的间隙和撒赖的死党们一一见面打了招呼。撒赖的朋友中,大部分都有些恐怖,而其中一个自称为英子,名叫洪妍花的那个女生最为抢眼了,因为眼神不怎么对劲的她可以算是撒赖几个朋友中最不怎么凶的一个了。撒赖这家伙也真是,怎么可能和这么恐怖的人们相处的那么好?突然又觉得她也很了不起……嗯,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她们知道今天的天撒赖已经换成了我天小允大小姐。[叮—叮—叮—叮—]上课预备铃声响了—我慌忙回到座位上坐好,从桌子里抽出了教科书。[兹啦—兹啦—]课桌里面传出一系列奇怪的声音。“什么啊?”我小心翼翼地把桌子里的东西统统翻出来。哇~~全都是饼干啊,薯片之类零食的袋子~~迎面扑来一股诱人的香气。死丫头,在学校也这么邋遢。“唉……”看来我这次又要当她的免费清洁工了~~我一边无奈地叹着气,一边起身将那些空袋子整理好扔进了垃圾桶。“呦~~天智允大小姐~你原来还是个会扔垃圾的girl啊?”正要返回座位,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正是撒赖的那个死对头——叫什么……李延佑……的来着?看样子他似乎闲得很无聊嘛,那本大小姐也只好陪他玩一玩了,想起刚才美婧的提醒,我决定不给他好脸色看。“拜托你从我眼前消失一下,好吗?”我冷冷地道。听了这话,他一脸惊诧的表情。“喂!!!怎么着?你又想和我一决胜负了是么?!”他那可爱的脸上已经满是挑衅的神情,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额前的头发也在飘来飘去。“拜托先管好自己的发型吧,小子。刘海为什么才剪一半就作罢了呢ˉ_ˉ”盯着他的头发,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哄”地一声整个教室里都炸开了锅,周围的人都一个个“哈哈…”“呵呵…”的大笑起来。咦?明明不怎么搞笑的话,怎么大家的反应这么激烈?难道我说错话了吗?却见那个叫李延佑的男生整个脸都红了起来,远处的美婧却冲我竖起了大拇指。“他最近为了发型的失败一直特别沮丧~~哈,那发型真的很搞笑吧?”回到座位上,美婧转过身来笑着对我说道。“嗯,脸长的很可爱,不过发型却很搞笑。”我一边点头应道,心中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小子的发型早已经是大家的笑料了。“喂!秃老鹰来了!!”美婧忽然小声道。只见一个胖胖的秃顶老头大腹便便地走进了教室。“他是教外语的老师—我们背地里都叫他秃老鹰。”美婧悄悄忍着笑小声对我说道。嗯,还真的很像秃老鹰呢,呵。“起立!”大家一起站起来向老师行礼,“老—师—好—”坐下的时候,我才惊奇的发现,都已经开始上课了,我身旁的座位怎么还是空着的?咦?撒赖的同桌为什么还不露面呢?难道这个人每天都迟到?我忍不住好奇,小心地回身向美婧问道:“坐在我旁边的人为什么还不来啊?”美婧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他啊,天天都迟到。能赶得上第一节课,就算是早的了。”哦,原来如此,没想到撒赖的同桌,原来还是个不良少年啊。于是正式开始上课了,看来撒赖他们这里的英文课和我们学校的一样无聊,-O-眼皮好重,怎么又开始困起来了?都怪昨天晚上太兴奋了,嘻嘻……忽然身后有人用力的推我,啊?是做梦么?可是这感觉也太真实了!摇摇~晃晃~忽然身后传来美婧焦急的呼唤:“喂!!喂!!”唉…睡的正香呢……勉强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却看见周围的同学都在望着我,怎,怎么回事?!“37号天智允!!!!!”台上老师的喊声越来越高,我这才恍然大悟。“嗯……到!!!!”慌乱中,我还是听见了四周撒赖那些死党们的窃笑声和低语声。唉,真是一群“患难与共”的朋友呢~~这秃老鹰吃了火药吗!这么大嗓门,耳膜都快要被他震破了。“你是天智允吗?”秃老鹰抬起头,眼镜下的眼睛盯着我,很明显对我的刚刚反应这么迟非常的有意见。“天小…哦不,对…^^;;”我伸了伸舌头,呼~~好险!!差一点就说漏了嘴。“嗯…读一下28页第三句…”秃老鹰点了点头,继续道,看来似乎对我老师的乖小孩儿表现印象不错呢~~28页第三句?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翻看书,开始一字一句的读起来。“IthoughtshewasbusywritingthesissoIdidn’twanttobotherher.Anyway,Ishouldhaveasked…”怎么感觉整个教室里突然间静了下来,我明显感受到了四周同学们惊讶的目光。怎么了?难道撒赖平时连这种程度的英文都读不出来么?朦朦胧胧中,自己竟然禁不住沾沾自喜起来,朗读到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声音越发高亢激昂,吐字清晰纯正,谁知单词刚念到一半,只听得[吱—]一声刺耳的开门声响起,我抬头循声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正在回身关门。啊~~我的目光迅速地在整个教室了扫了一遍,只有我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难道他就是我的——同桌!!——那个很帅的同桌?这一刻我的心跳竟然不自觉地有些加快,最后一个单词的尾音,也支吾着搪塞了过去。“宣宇民!为什么这么晚?!”出乎意料的是,秃老鹰的语气中却没有过多的责备和气愤,想来已经是习惯了吧,果然是问题学生呢,哦~~原来他的名字叫宣宇民啊!“?????yu(gamsuroun对不起)。”我的“准同桌”轻轻的向老师鞠了一下躬就径直向我这边走来。嗯—瘦俏的脸孔,酷酷的发型,长相的确是不错,称得上是帅哥,不过……怎么总觉得好面熟呢?面熟的帅哥?!…这一边秃老鹰已经满意地点头示意我坐下,而我的同桌他也已经走到我的座位旁,开始埋头坐下整理书包,我呆呆地望着他,努力在脑海中寻找有关他的回忆。却见他忽然转过头来奇怪的看着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天智允,把口水擦掉。”哦,我下意识的慌忙用手去擦口水,啊!被……骗了。我的脸微微一红,慌忙转过头去。-_-#刚见面就这么丢脸~~不过真的很面熟啊,而且这么不懂礼貌……啊?!礼,礼貌…?!不懂…礼节…?!!!!我霍然转过身去,紧紧地盯着他上下打量起来。帅而冷酷的眼神,高耸的鼻梁,还有那一身单薄的休闲装,连款式都那么眼熟,只不过今天换了一种颜色而已。没错!!就是他!圣诞节晚上的那个不懂礼貌的家伙!!!……怪不得他会认识撒赖,原来是同桌。一瞬间,我之前对这个同桌的所有期待和幻想都冰冻成了憎恶与绝望。我一声气,居然一口气睡到了中午……^“喂—起来了,大小姐。”耳边再次想起美婧的声音。啊,下课了吗?“嗯,几点了啊?”我伸了伸懒腰,迷迷糊糊地问道。“中午啦~~就算课不听,饭总要吃的吧。”美婧忍住戳了我脑袋一下。“啊,睡了那么久吗?”我略有些诧异。“没什么,智允每天也睡到这个程度。”美婧终于忍不住笑道,“你们果然不愧是双胞胎呢,真是旗鼓相当呢……”什么?!天智允…ˉ_ˉ怎么可以这么说嘛!我可跟她不一样,我只是昨天晚上太兴奋了,没有睡好而已。可是,这个理由却有说不出口,总不能告诉她我犯花痴,兴奋得睡不着吧。大家一起去吃午饭,除了平时撒赖的那些朋友,当然还多了一个美婧,总之,今天还是多亏了美婧帮忙呢。饭桌上,我及时向那些撒赖的朋友们悄声说明了身份,嗯……还是这样保险点儿,大家也好对我有个照应嘛。“哇哈哈……怪不得呢!比起整天不知安静的撒赖,她可好多了啊。”“喂—见不着撒赖那丫头,看着她,真是胃口大增啊。”“嗯……撒赖如果也把头发弄直了扮清纯模样,应该就像她这样吧?”“啊哈,谢谢。”唉,听着这些话,可真是不利于消化呀……到底撒赖是怎么结识了这群丫头的啊?她们画着这么粗的眼线要变魔术吗?最让人惊异的是,她们脸和脖子的颜色完全不一样,难……难道你们想要拍霸王别姬吗?ˉ_ˉ哦不……!!我最喜欢的猪排饭,最终却连一半都没吃完就扔掉了……我艰难的把目光从丢掉的猪排饭上转开,努力让心情安定了下来。嗯……美婧她们还有活动,我只好自己先回教室了。走回教室的路上,一面继续缅怀着自己的那份猪排饭,一面心中盘算着回家之后怎么向撒赖讨回一个公道。咦?……路过走廊的窗户,上面映着自己的影子,怎么头发这么乱?!啊!!!难道刚才睡醒觉,竟然忘记梳头了??!!这个美婧,刚才怎么也不提醒我?!我慌忙掏出梳子,对着窗户的玻璃开始梳头。“哇……!!!”窗户上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快速地转过头去——“啊!!!”撞、撞到鼻子了!!!怎么……离我这么近啊?!“??!!干嘛吓我一跳?!”不懂礼貌的家伙似乎被我连续两次的尖叫吓了一跳,皱了皱眉头。“啊,那个,哈哈——哇——!!!!你,你做什么?!”不懂礼貌的家伙居然拿起我的一束头发凑到鼻尖上去闻?!怎么回事啊?“你用什么洗发水?”不理我的尖叫,不懂礼貌的家伙边闻边问。这关他什么事?难道我头发有什么异味吗?不可能的,明明是昨天才洗的。不过,这么亲密的举止,真的让人很不好意思呀,估计我现在的脸已经像红苹果了。“用凯,凯拉西丝。”忍不住抓过一束头发也凑到鼻尖下闻,没有啊,挺清新啊!“哈哈,你真以为有什么吗?猪。”扔下这句话就走了,留下我呆愣愣的站在那。又——被骗了?—家—“天智允!!!”“那个,哈哈,小允哪,今天好玩吗?”看着我愤怒地把手指掰弄得咯咯响,撒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着,一边问一边扭过头去,似乎在找退路。“怎,怎么了?我同桌长得很帅吧?哈哈。”“是啊,长得好帅啊!”我白了她一眼,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圣诞节发生的事情统统抖了出来。“噗哈哈哈~他真的闻了你的头发啊?!好搞笑啊!!你也真够蠢的,怎么也跟着他闻啊?不过民一向都很少和我们打交道的,平时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酷毙了。说不定他喜欢上你了呢?呵呵。”“说什么呢?他都不知道我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听了撒赖的话,老觉得脸红心跳,哎呀,真是受不了,不是很讨厌他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算了,说不定他还真是那样,只不过是,喜欢撒赖。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什么的样子,真不舒服。还是问下撒赖和耀焕的进展吧。“好啦好啦……你呢…今天还顺利吗?”我慌忙打断她接下来很有可能的自恋行为,此时此刻我难保能抑制住揍人的冲动。“当然!!!今天体育课被球撞了一下,我就故意装作很痛,结果耀焕立即背起我上了医务室~”撒赖顿时兴奋起来,不停地嚷嚷道。“疯了…”我已经无言以对,撒赖却又再次双目紧闭,又开始了另一种自我陶醉状态。“他的背……好温暖啊!!!以后我们也常常这样交换学校吧,妹妹~”撒赖又扑上来,扑闪着眼睛故作可爱地盯着我。“滚开!!!!!”呼~~我无奈地谈了口气!!我都说过了,看在猪排饭的份儿上,我也不会再去你们的学校了,哼~~。

其他新闻
  • 以斯帖(续) 122 以斯帖记4 一个穿着奇特的人出现在书珊城的街上,这个人里面穿着撕裂的衣服,外面罩着一件参加丧礼才穿的麻衣外袍,头上满是尘土。圣经说这个人“穿麻衣、蒙灰...
    2019-11-24
  • 邪恶的王子押沙龙 76 撒母耳记下15:1-12    希伯仑这些日子格外地热闹。大卫曾在那儿当犹大的王七年半。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还不断地有人进城。城里的人兴高采烈,又歌又舞,...
    2019-11-24
  • 敬畏上帝的国王希西家 107 列王纪下18:1-7 历代志下29 犹大国王亚哈斯死的时候,整个犹大国的情况糟透了,犹大国曾经拥有的成就和繁华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凉...
    2019-11-24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