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寓言

每天放学回家,我都一个人孤单地坐在门旁的石凳上,背靠着一株栀子花,怀里抱着我心爱的大白猫,呆愣愣地注视着巷口,看人来车往,看时光流逝。不知从何时起,我的视线开始停在一辆崭新的“金狮”自行车上,那是我一直都想要的自行车。不知骑那车的人会是怎样的心情,每回他路过时,都会朝我咧嘴笑笑,然后飞速地消失在巷子深处。那是一个皮肤白嫩的大男孩,总背着一块画板,每天在巷子里穿来穿去。真嫉妒他的那股神气。

洋溪街道138号,一位白寸衫少年每天清晨七点雷打不变,支起画板,画阳台上的栀子花,有时他迅速作画,有时他盯着栀子花愣了神。

  一天傍晚,我如往常一样坐在那里,为我的大白猫素描。只听身后有自行车越过水坑的声音,当我回头去看时,他已站在了我的身后,目不转睛地望着我的杰作。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天我的脸红了多久。我以为他会提一些建议,可谁知,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夺过我的画板自顾自地描着,不一会一只活生生的猫已经跃然于纸上了,还在旁边写着哪里的线条该深,哪里的线条该浅。我早已惊得目瞪口呆,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当我回过神来,他已骑着车远去了。

他眼里仿佛有一泓不见底的死湖,平静又孤寂。路人见过他都说:“男孩的眉眼好看极了,他的样子却又落寞极了。”

  以后的日子,他依旧是每天都会出现,只是不再朝我笑了,甚至看都不看我一眼。从最初的缓缓驶进巷口变为飞速地闯进巷口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读高三,他突然像空气一般消失了,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一)

画画的男孩叫林疏。他妹妹叫苏离。

五岁那年夏天林疏遇见了苏离。苏离躲在妈妈身后,探出了一个脑袋偷偷地查探周围。

苏妈不得不笑着把她从身后拽出来,说:“苏离,快跟林疏哥哥问个好,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人小鬼大的林疏握住苏离的手,拍着胸脯说:“你长得真好看,你以后就是我妹妹了,以后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我保护你。”苏离听着笑了笑,心里想这个哥哥真可爱。

六岁,他们上小学一年级。苏离穿白色寸衫、黑短裤,扎两个麻花辫,水灵灵的大眼睛十分灵动,她是个美人胚子。

每天清晨,苏妈给苏离热上两瓶牛奶,苏离就带上牛奶喊林疏起床。

林疏:“诶呀!这个红领巾真丑,还这么难系,我不要戴着它去上学。”

苏离:“林疏哥哥,以后每天我帮你系吧,哥哥你戴很好看呢!”

林疏说:“我不要戴它,我不要……”

苏离追着林疏满客厅跑,她气急败坏的嘟着嘴:“林疏哥哥,你别再跑了,快停下来!”

林疏看见她嘟嘴生气的样子,忍不住捂嘴大笑,跑累了就停下来乖乖让她系上,“好吧,好吧!我就让你系吧!”。

遇见李不回之前,苏离从来没见过林疏真正生气的样子。

苏离趴在书桌上呜呜的哭,林疏连忙跑过去安慰。苏离:“林疏哥哥,我的铅笔盒被李不回抢走了,上课我没有笔写字了。”

林疏二话不说冲出教室,像个小英雄一样,指着李不回的鼻子大骂:“你快把苏离的铅笔盒还给我,否则大爷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砰!一拳挥在李不回脸上,小胖子被彻底激怒了:“啊!林疏你敢打我,啊!我妈都不打我……”

一记重拳还击,两人扭打在一起,苏离拉架被小胖子的胳膊肘撞到甩了出去。

林疏用尽全身的力量把李不回按到在地。

眼神凶狠地喊:“李不回,我林疏的妹妹我罩着,别人谁都不能欺负!你有本事抢她文具盒,就应该有本事打赢我。”

老师拿着教鞭赶来,林疏骑在李不回身上,像个小英雄一样,举着铅笔盒对苏离说:“苏离妹妹铅笔盒我给你抢回来了,你别害怕。”

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小小年纪就学会打架了,你是地痞流氓吗?老师平时是这么教你的?你给我罚站四节课!”把林疏从李不回身上扯下来。

苏离:“老师,林疏哥哥没有错,是李不回不讲道理。”

林疏站在墙角对苏离摇手,示意苏离不要说话。

老师愤怒:“不讲道理,他不讲道理你们就能打人了,你也去罚站,好好反思!”

苏离偷偷对林疏笑,说:“林疏哥哥,我来和你一起罚站啦,老师的话不用理他。”

“林疏哥哥,我们拉钩,以后你再也不要打架了”

“好,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放学,李不回突然拦下苏离和林疏,深深一鞠躬:“对不起,我错了!”

从那天起学校里都知道,林疏的妹妹谁也不能欺负!

就这样——苏离每天清晨带上两瓶牛奶叫林疏起床;林疏故意扯苏离的辫子逗她生气;苏离追着林疏满地跑给他系红领巾;小学时光就匆匆流逝了。

  紧张的高考,结束了我对这段花样年华的盼望。第二年夏天,我顺利地考进了大学,专业是美术。在这座艺术的金字塔里,我也如其他大学生一般,顺理成章地谈了一个颇有才气的男友。他画得一手漂亮的水墨画。每当他要给我讲小时候的故事时,我就总是问他:“你偷偷地喜欢过路过你家门前的小女生吗?”他总会被我问得瞠目结舌。有些往事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就像当年遇见那个大男孩,只有一幅永恒的画面,永远挂在记忆的长廊里展览着。

(二)

十二岁,他们一起读初一,分在不同班级。不知不觉,林疏比苏离高出了一头。

他们卸下了脖上的红领巾。

苏离,她很漂亮,唇红齿白、肤白胜雪,一头青丝挂面,气质如兰,还画得一手好画。

林疏的变化很大,小时候他调皮野性。初中林疏谦虚有礼,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而且有一双修长擅长油画的手。

每天,林疏载着苏离穿过校门口的梧桐树荫,穿过大街小巷,从阴影到光明,撒下他们亲密的影子,在岁月里惺惺相惜,再把彼此刻画成的生命里的光。

但命运之手将他们推向手足无措的变化里,虽然他们靠的那么近,但苏离却梦见无数次自己失去林疏。

夏天,小雨。林疏和苏离撑一把伞在梧桐树下,梧桐叶被冲刷的干干净净的,空气里弥漫着绿叶的芳香,青翠的叶充满生机希望。

林疏突然紧盯着苏离的眼睛,欲言又止,两个人的脸像黄昏的落霞一层层晕染开来。

林疏突然开口:“苏离,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他眼里有不可亵渎的虔诚和激动。

“就是我有喜欢的女生了……”

苏离眼睛噙满了星星,心跳砰砰砰地。

“其实她就是你同桌赵慕。”

……

晴天霹雳一样。苏离哆嗦了几下,心跌入了谷底,强颜欢笑:“我知道了,林疏哥哥……”

林疏的脸烧到了耳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就是喜欢她,她的一举一动我都喜欢。”

不断有苦楚涌上苏离的咽喉,第一次苏离觉得自己快要失去林疏。

雨势越来越大,苏离和林疏的肩膀都已经湿了,林疏顺势把苏离拉进怀里:“好啦!傻丫头,咋们快回家吧。”

两个人奔跑在大雨里,很像热恋中的情侣。

苏离靠在林疏胸膛很近的地方,闻见林疏身上从小到大不变的洗衣液的味道。林疏不知道此时苏离的一双杏眼已经红透了,苍白的脸颊落寞又悲伤。

林疏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她的神经,夜晚苏离躲在被窝里轻轻抽泣。

苏离原以为可以陪在林疏身边就会很满足,但当知道林疏喜欢的人不是自己心情还是跌入了谷底,哪个少女不想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

www68399.com皇家赌场,那个红霞染透半边天的下午,有一群群麻雀掠过空中,闷热的喘不过气来。林疏走进苏离的房间:“苏离,你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赵慕吗?”

林疏看见书桌上的两条红领巾,林疏:“这两条红领巾还在啊!”

苏离盯着情书,酸楚的泪在眼里打着转,说:“林疏哥,我知道了,我会替你交给赵慕的。”

苏离帮着他们传递情书,再把林疏送给赵慕的糖果、巧克力带去班里,放在赵慕的桌肚里。

没有费经多少波折,林疏就追到了赵慕。

赵慕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性格开朗,笑起来脸上有浅浅的梨涡,雪白的皮肤看上去像个白瓷娃娃,惹人疼爱,为人不骄不躁,有很多追求者。

初一、初二,苏离每天塞给林疏一瓶牛奶,林疏每天塞给赵慕一些糖果、巧克力。

苏离的闺蜜笑苏离:“你还真是个称职的小月老!”

初三的冬天,终于来了。苏离最喜欢的季节,白雪覆盖了整座玲溪小镇,无比静谧,和平。

苏离顾不上手套,焦急地冲出了家门。纤瘦的身体,跑的越来越远,白色的羽绒服最终消失了茫茫大雪里。

苏离想到电话里赵慕带着哭腔的声音:“苏离,你快来呀,林疏和校外的一群混混打起来了,他受了伤,苏离,苏离……”眼泪不断地涌上来,脑子仿佛要炸裂开来。

祈祷着:林疏哥你千万不要有事,你等我,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苏离赶到的时候,混混们听到警笛已经逃跑了。只剩下赵慕抱着受伤倒地的林疏,哭成了泪人。

林疏被送往医院急救,警察联系了林疏母。

林疏妈妈赶到医院的时候,哭道:“我们林疏是个好孩子,怎么会惹上混混呢!”苏离抱着林妈坚定的说:“阿姨,你别担心,林疏哥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赵慕哭着:“阿姨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林疏不会受伤的……”

赵慕和林疏在饭店吃饭,几个混混见赵慕长的好看,偏要赵慕陪他们喝一杯酒。

林疏绝对不同意:“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会喝酒,我替她喝。”

被称作发哥的混混说:“我管你小子是谁,老子今天就要她喝我这杯酒。有本事你小子和我出去单挑,你赢了,她就能不喝这杯酒。”

林疏答应了:“说话算话。”

但混混是不会说话算话的,他们见发哥占了下风,一拥而上,对着林疏拳打脚踢,赵慕哭着:“求求你们别打了,我喝,我愿意喝这酒,我喝。”

医生说林疏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不会留下后遗症,手臂骨折已经打上石膏,需要住院修养一段时间。

赵慕和林疏的父母见了面,知道了她们早恋的事情。林疏妈妈说希望赵慕和林疏彻底分手吧,林疏是个好孩子,以前从来没有惹上过混混。

赵慕的爸妈带着她离开了铃溪小镇,赵慕走的那天,给苏离打了个电话哭着说:“苏离,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也喜欢林疏,现在我走了,你一定要照顾好林疏,我希望林疏能够开心快乐,我真的很好喜欢他…替我告诉他,我和他分手了,让他不要找我。”

赵慕走后,林疏出院了。他刚出院就想找赵慕,苏离:“林疏哥,赵慕姐她搬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赵慕姐让你忘了她,不要再找她!。”

林疏红着眼咆哮着:“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孩就这样脆弱的哭了,像一个丢了心爱玩具痛哭的孩子。

林疏不上课,苏离陪他不上课。林疏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酒买醉,苏离陪他喝酒,陪他流泪。

林疏醉了,朦胧的眼睛有泪珠挂在睫毛上,他猛地起身把苏离搂进怀里,宠溺的吻上苏离的唇,他的唇是那么冰凉却又不容反抗……嘴里说:“慕慕,你回来了。”

苏离被林疏紧紧搂在怀里,无法推开他,又一次她眼泪的决堤垮了。

他为赵慕打架,流泪。她为林疏旷课,喝酒。他为她,她又为他。

终于林疏彻底睡着了,松开了手。苏离起身,用她瘦小的身体吃力的背着林疏,好几次她都失败了被压在林疏身下,她一点一点的移动着,终于把林疏搬到床上,替他盖好被子。

她心疼的摸着林疏的脸颊,哭了,她的眼泪好像全都是为了林疏。

她用热毛巾替林疏擦了擦脸,林疏握住她的手,这一次她没有试图放开,而是握紧他的手,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她就一直坐在他身边,任由林疏握着她的手,看了他一整夜。

第二天,清晨她离开了,整宿没睡的她回家熬了粥给林疏。

林疏醒来,苏离已经送来了小米粥。林疏看着她,拨了拨她的刘海,又把她凌乱的头发扎成低马尾说:“傻丫头,你不用陪着我的,你看你都邋遢成什么样了。”

苏离说:“小时候都是林疏哥保护我,现在换我来护着你!”

其他新闻
  • 巴里翁医生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子贤惠,孩子可爱,可他家的女仆奥尔茄不明个白地死了。他为了排除自身的嫌疑,凭着高明的医术,很快弄清了奥尔茄的死因:她的肠子里有一种像...
    2019-11-27
  • www68399.com皇家赌场, 300多年前的一天,意大利物理学家、天文家伽利略(1564—1642年)在威尼斯的一所大学里教书。 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体温表已是非常普通的东西了,不仅医院广泛...
    2019-11-27
  • 迈克是纽约一家小报的普通记者。一个周末,他在一家不大的酒店里看见几位身份显赫的企业家从一个房间里走出,其中一位是福特。福特手里拿着一张菜单走向服务生,微笑道:“小...
    2019-11-27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