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寓言

男友铭走后的第9个月,我顺利考取了研究生。上课、睡觉、上网、做实验,依旧雷打不动地两天给铭发封邮件,每两个星期打个电话,这是我的生活。

2012-02-17 11:36 金陵晚报《好奇实验室》“真假鸡蛋迷雾重重”系列报道引起强烈反响!昨天上午,又有多位市民致电金陵晚报,表示也曾买到过问题鸡蛋。今天,12个问题鸡蛋和6个问题鸭蛋,将被送到江苏省农业科学院,请相关专家用实验来甄别。

  不久我分了导师,由此结识了一帮英俊潇洒机智的“青年才俊”师兄弟。上官是其中之一,开始对他注意最多不是因为他帅,而是因为他是惟一不戴眼镜的男生,眼眸深而黑。分课题研究小组的时候,导师说:“上官,你时间多些,多带带淳于。”靠在饮水机旁边的上官连连点头,顺手倒了杯温水给我。透过半杯水,看到一次性纸杯杯底映出来的是我最喜欢的海蓝色。

大方巷黄先生:问题鸭蛋摇后晃不停

  生活中越来越多的时间被叫到实验室去做实验查资料写报告。我的同学们叫苦连天,课题组里经常有以大压小的事情发生,高几届的研究生通常会把导师给自己的任务交给新人。我真是幸运,带我的上官非但不支使我做东做西,而且总是帮我,导师面前也总为我讲好话。呆在实验室里的时间越来越多,跟上官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多。空旷的实验室和枯燥的实验中有个很会说笑的人在身边便不觉得空旷和枯燥。我还是每两个星期给铭打个电话,但邮件越发越少。

白下区光华东街的夏先生打来电话,说他家也有一箱假鸡蛋,也是煮熟后发现的,“咬上去像橡皮筋一样。”同样买到一盒“假鸡蛋”的下关区五塘村的邵先生,更关心的是,这种蛋到底能不能吃。

  渐渐地,我在办公室上网查资料时开始用OICQ和在隔壁做实验的师兄弟聊天。OICQ里“鸡蛋”是跟我聊天的固定搭档,我则叫“鸭蛋”。“鸡蛋”跟“鸭蛋”碰在一起就很有话说,有时有连续几个小时的聊天记录。当然,再怎么聊,“鸡蛋”、“鸭蛋”绝对不会网恋,因为“鸡蛋”知道“鸭蛋”有男朋友,而“鸭蛋”知道“鸡蛋”就是上官师兄。但聊天和邮件是很可能冲突的,有好几次我都是因为聊天而忘记了给铭回邮件。

昨天中午,在鼓楼区大方巷4号,黄先生拿出了还剩下的6个“假鸭蛋”。

  终于有一天,当上官师兄夹着笔记本电脑到我寝室给我拷MP3的时候,开始有室友戏言我和上官很是般配了。说实在的,我的心开始变得忽上忽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OICQ上的头像,心总跳得比平时快。心动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停地告诉自己已经没有恋爱的权力:我是铭的女朋友。虽然因为铭越来越忙,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

黄先生告诉记者,这是年前他妻子在江北葛塘那边买的,当时卖一块钱一个,比市场价要便宜一些,就买了十几个回来。

  铭走后的第21个月,圣诞节来了。平安夜没有安排什么活动,吃完晚饭便去实验室。一个人在实验室心血来潮想到给铭一个惊喜,于是跑出去买了一张吉通卡给铭打电话。奇怪的是,电话那端很久很久才有人接听,而且还是个讲德文的不懂英语的青年女子。铭那里现在应该是凌晨三点了,凌晨三点怎么会有女子在铭的房间?

拿回来一看,黄先生就觉得不对劲,个头明显要比一般鸭蛋大,摇起来里面就跟有个小球似的晃荡个不停。煮熟以后,根本就没法吃,往桌上随便一扔,像个乒乓球一样跳了起来。

  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头昏眼花。回到实验室,木然地坐在电脑前,看到OICQ里“鸡蛋”的头像亮起来,忍了很久的眼泪不由哗啦啦流出来。当“鸡蛋”问:“怎么了怎么了?上网也不理我?”这时候,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像个苦孩子一样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上官。

蛋炕房工作过的张先生:可能是孵过一周的蛋

  OICQ上的“鸡蛋”很久没有反应。我就在怀疑是不是网络断了的时候,我听到隔壁门响,满脸严肃而又慌张的上官推门进来:“你没有事吧?”

当大家还在讨论到底是“人造蛋”还是“橡皮蛋”时,有位在鸡蛋炕房工作过的张先生昨天致电本报:这种问题蛋很可能是孵过一周左右的鸡蛋。

  沉默良久,上官深吸了口气,颤颤地说:“做我女朋友好吗?很久以前就想对你说这句话,但因为知道你有男朋友……”

张先生以非常肯定的语气告诉记者,这种问题蛋可以确定是真蛋,但是是那种孵过一周左右的鸡蛋。张先生解释说,在炕房,一般鸡蛋要孵化21天才能破壳,但总有一部分鸡蛋会孵化失败。这部分鸡蛋就会被挑拣出来,混在没孵过的鸡蛋里卖。

  他距离我不到半米,而铭,我只知道我们隔了半个地球,事过经年,我真的不知道他现在的模样。我太累了,真的希望有个肩膀靠一靠。上官后面的话我没怎么听清楚,只是一阵感动便糊里糊涂就势靠在上官肩上放声哭了出来。我从没有认真去想这么一靠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辞了做铭的女朋友的职,答应了上官。但是这一靠以后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圣诞过了以后,我仍然是我,上官仍然是上官,无非四目相对里有了些你知我知的默契。

这种鸡蛋有什么特点呢?摇起来会晃,这是因为鸡蛋在炕房里蒸了一周,鸡蛋里的水分蒸发了一部分。孵过之后确实会出现本报昨天报道过的“就像咬着一块胶皮,一点蛋味都没有!”至于什么原因使蛋味没了,张先生说他也不清楚。

其他新闻
  • 男友铭走后的第9个月,我顺利考取了研究生。上课、睡觉、上网、做实验,依旧雷打不动地两天给铭发封邮件,每两个星期打个电话,这是我的生活。 2012-02-17 11:36金陵晚报《好奇实验...
    2019-11-26
  • [中国] 麻姑说:“也许是孩儿一时眼花,看错了。” 随着喊声,拥来几个刀斧手,把麻姑推出了皇宫。 麻姑被杀的消息传到修长城的工地,苦工们无不痛哭流涕、义愤填膺。 www68399....
    2019-11-26
  • “现在还会有人喜欢写情书吗?”一个接受我的采访、给我讲关于情书的故事的男人坐得端端正正的,一边擦汗一边这样问我。 这个剧本看完大概有半个多月了。从看完的那一天开始我...
    2019-11-26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www68399.com皇家赌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lzlsoft.com. www68399.com皇家赌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lzlsoft.com